玩转峇迪 巧变时尚男装

陈书林设计的阳光型男峇迪服饰,以中间的峇迪泳裤最吸睛。(张荣/特约摄影)
陈书林设计的阳光型男峇迪服饰,以中间的峇迪泳裤最吸睛。(张荣/特约摄影)

字体大小:

目前在亚洲文明博物馆举行的年度大展“我们的峇迪”有“番外篇”。由南洋艺术学院策划的延伸展览,请来学院服装设计系校友、导师如陈书林,与学生五组人放胆诠释峇迪布,创造出32件峇迪时尚男装,叫人眼前一亮。

你可曾看过热带型男穿上峇迪泳裤去弄潮?

本地顶尖服装设计师陈书林(Max Tan)用数码技术将峇迪图印在防水弹性莱卡布(lycra)上,裁成热辣辣南洋风的三角泳裤,鼓励南国男儿大胆玩转峇迪布。

设计了12年女装的陈书林首次挑战男装,推出阳光型男峇迪服饰。(张荣/特约摄影)

他还用峇迪布裁出过膝长浴衣;两款峇迪衬衫一款用黑布滚边,高开衩移到衬衫前,变成酷炫的设计元素;另一款长袖峇迪衫分两截,一衫两穿,拆开下截变成露腰外衣,男女适穿。他的七分裤和短裤也很撩人,大腿上高开衩,两片布合叠起来,走路时里侧的峇迪布滚边若隐若现。

晒出一身古铜色的他是不折不扣南国男儿,以往大量使用单色,也从未正式设计男装的他笑言:“这是我使用最多图纹的一次。我三年前就对传统亚洲服饰很感兴趣,将汲取的灵感,如人们怎么扎纱笼等,一点点融入我的设计和剪裁里。这次得以全神贯注地玩转峇迪布,为自己打开进入东南亚纺织品的一扇门。”

延伸展览总策划南艺服装系副院长陈鸿坤(左)与BINhouse继承人尔郎。图前服饰是南艺校友印尼设计师Fedri的作品。(张荣/特约摄影)

布料来自BINhouse档案库

陈书林八套峇迪男装构成的迷你系列,是亚洲文明博物馆年度大展“我们的峇迪”(Batik Kita)的延伸展览一环。由印度尼西亚知名的创新当代峇迪时尚品牌BINhouse提供面料,南洋艺术学院策划,请来学院服装设计系校友、导师如陈书林与学生五组人放胆诠释,创造出32件叫人眼前一亮,市面上前所未有的峇迪时尚男装。

南艺服装系副院长陈鸿坤(Anthony Tan)是促成此次多方合作的统筹。他20年前在雅加达首次接触BINhouse的峇迪后就惊艳万分,一直希望有机会跟品牌合作,“当我去年收到BINhouse寄来的一个大箱,打开看见有三四十匹峇迪布时,我意识到这个梦想终于成真了。”

BINhouse的营销与传播总监,也是品牌联合创办人洪淑敏(Josephine Komara)的独生子、继承人尔郎(Elang,全名Airlangga Sjah Komara),特地来新为展览宣传、助兴。他说,这次提供给设计师使用的峇迪布全来自他家的档案库,每款布数量很有限,因此只提供一匹,“我希望跟设计师分享我们这30几年来所累积下来的各种峇迪革新。”

BINhouse的副线Cita虽有男装,但品牌主要关注的仍是女装,尔郎说:“我们很期待看见年轻亚洲设计师会怎么诠释峇迪布,很好奇在他们的眼光下,BINhouse的男装会是怎样的。”

陈鸿坤透露,这五组设计师都经过精挑细选,鲜少在他们作品应用峇迪布。他很雀跃在他们新鲜的巧思与大胆的颠覆下,峇迪不再是古板老气的“男题”,峇迪男装也可以很酷、很潮、很超前,超乎人们的想象。

南艺在籍学生(左起)洪艺瑜、杨声玲、李桂花、郭羽彤和Ezra,联手诠释具设计感的峇迪服饰。(张荣/特约摄影)

峇迪与皮革、编织等结合

皮革女匠人,“钱工坊”(Senkoubou)创办人钱施颖将她熟悉的皮革与峇迪结合,缝成外套的翻领;T恤圆领和纱笼裤的腰带、饰带等,展现出带点浪人气质的飘逸民族风。她将这系列称为“浮”,是因为灵感来自东南亚的渔夫,“BINhouse柔软的峇迪丝布结合坚韧的皮革,宛如渔船划过水面,带出刚与柔的美。”

毕业自南艺后自立门户,创办刺绣编织工坊Beadbadwolf的陈雪儿,创新地将缤纷的编织手艺融入峇迪男装,编织出一系列露营主题服饰。她织出无袖背心套上峇迪短袖衫;在袖缘缝上毛线球;在峇迪衫缝上大熊、营火、帐篷图案的补丁等;衬衫纽扣装饰也是她一针一线手缝的。

皮革匠人钱施颖将她熟悉的皮革与峇迪结合,带出刚与柔的美。(张荣/特约摄影)
陈雪儿将缤纷的编织手艺融入峇迪男装,给予峇迪可爱的男孩味。(张荣/特约摄影)

这些传统手工艺给予峇迪新鲜的童趣和可爱的男孩味。她说:“我希望透过这些现代人喜欢的编织手艺,让人们重新发现峇迪布,感受它的美。”

前南艺生,而今回印尼家乡发展的Fedri,除了用BINhouse峇迪裁剪西装、睡衣风长袖上衣、飞行员夹克外,还在峇迪布上烫印夸大的巴冷刀、花纹、波点等传统峇迪图纹,大胆的撞色彻底揉碎峇迪给人的传统形象。记者见后十分惊艳,对Batik Kita策展人李楚琳赞叹:“峇迪竟然可以打造出如此当代的南洋风华,可以媲美Gucci的潮look。”

展示千禧新生代的观点

南艺一批在籍服装设计学生——Ezra、郭羽彤、杨声玲、 李桂花、洪艺瑜和蔡佳铃等,也以千禧新生代的观点,透过对峇迪布的加工、精致的剪裁和配饰的使用,联手诠释一系列充满设计感的峇迪服饰。

在剪裁上,他们使用现在流行的超大版型,并将不同的面料与峇迪布叠出层次感。他们也将常在峇迪布上看到的波点放大,用激光技术切割出来缝补上,夸大峇迪图纹的特色。洪艺瑜说,他们被峇迪布的迦楼罗神鸟(Garuda)图纹吸引,于是用激光技术在毛毡上切割出来,制成大胸针来搭配峇迪服饰。

这32件服饰目前只在展示阶段,未有量产计划。不过各位看了是不是很想将它们占为己有,穿出博物馆?

展览即日起至10月2日在亚洲文明博物馆(ACM)2楼Foyer举行,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