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后创意圈 二元形态并驾 AI人工齐驱

AI能让设计师和世人脑洞大开,从不可能,变成可能看到的设计。图为Ulises设计事务所用AI设计,飘在巴黎塞纳河上的充气凉亭。(Ulises Design Studio提供)
AI能让设计师和世人脑洞大开,从不可能,变成可能看到的设计。图为Ulises设计事务所用AI设计,飘在巴黎塞纳河上的充气凉亭。(Ulises Design Studio提供)

字体大小:

从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到善用其“智慧”,过去一年,创意设计界和其他领域一样,经历了换位思考的阵痛;人们为适应新生活形态调整日常穿搭,一些人从潮文化中寻觅物质以外的精神慰藉。

过去四年,不管是对疫病或对人工智能(AI),人类的存亡一直面临着巨大考验。在一次次的对垒与抗衡之中,我们的社会衍生出一个二元形态——人类与病毒;人类与机器/电脑;居家与办公;坚忍与玩乐等等等。这二元性深深影响着近年时尚生活与创意的发展和趋势,展示着人类是如何在这两极中寻找平衡和立足点。

Miu Miu 2022年从网球服取得秋冬服装的灵感,并在法国圣特罗佩开设快闪网球俱乐部。(互联网)

环顾时尚圈,即使现在社会回归常序,人们的衣着却是回不去了。于是时尚界出现了一种有趣的二元性:时装周T台上展现刺激感官、颜色五彩缤纷、造型夸张的“多巴胺穿搭”(dopamine dressing)娱乐看官;人们日常生活却选择促进血清素(seratonin)生成,给人带来舒适、满足、愉悦等情绪的衣着。于是务实、舒适、功能性的运动休闲与出游风影响着正装与各大时尚品牌的设计。 

以AI为例,创意界已从一开始的惶恐与抗拒,转为不得已接受其不可挡之来势,并学着如何调整心态与它共存。记者访问的两位设计人士都将AI视为激增设计选择和效率的帮手、工具,最终拍板、选择的仍是人类。站稳以人为本的定位以后,AI暂时不再是创意人的威胁。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为沙地阿拉伯的Trojena滑雪场设计了一栋水晶造型的摩天楼。事务所主创总裁帕特里克·舒马赫透露,事务所大部分建筑初期设计都有使用AI软件。(Zaha Hadid Architects提供)

@创意设计篇:从人工智能到增强智能

德国艺术家Boris Eldagsen(左图)用AI生成一幅两代女人同框的黑白照(右图),夺得索尼世界摄影大赛首奖。他后来拒绝领奖。(互联网)
陈珊妮教AI学她的声音唱歌,并推出单曲。(互联网)

人工智能科技近年最闹哄哄的演变是生成式人工智能(Generative AI)科技——人们用文本(text)“指令”AI软件生成内容——简称AIGC(AI-Generated Content)——如撰写文章,翻译文字,生成各种图像、音频与视频等。去年,AI生成艺术(画作/图像)横空出世,让2022年成为“AI生成艺术元年”,2023年成了世人交叉双臂,看好戏的一年。

在建筑界,AI似乎更有用武之地。英国最大规模,全球名声响当当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建筑事务所的主创总裁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直言,他们大部分项目的初步设计都用AI生成图像。

Anterprima尝试用AI生成3000多套概念图,设计团队再从中筛选出200套,优化后得出最终的8件。(品牌提供)
Anterprima用AI设计出的最终版服饰。(品牌提供)
Anterprima用AI设计出的绿色服饰。(品牌提供)

日本时尚品牌Anteprima去年12月与香港推广使用AI设计的公司AiDLab合作,使用他们研发的AI时装设计软件AiDA设计出8套服装,在西九艺术文化区M+举行时装秀。Anteprima初步将概念、色系和图案印花等输入AiDA后,生出3000多套概念图。团队从中选出200件进一步完善后,得出最终生产和展示的8套。

记者今年采访品牌创办人荻野泉(Izumi Ogino),她对AI的看法值得创意人参考、深思:“我们未来无法避免AI科技,所以我对AI是抱着开放的态度,跃跃一试。不过我所坚持的是:所有初步的设计概念必须来自于人。有了这概念,让AI去帮设计师海选资料,带回点子来。这些点子必须要由人来筛选,最后也必须是由人来拍板定案。”

本地建筑名家莫玮玮说:“对我而言,AI将会是另一个设计工具,为建筑师衍生出更多点子。选择更多,就更容易跳出框框,得出不落俗套的设计。用AI设计的一个好处是,我们能用数据衍生出各种不同的情境,作为筛选设计方案的佐证,有助建筑师和客户最终做出一个明确的选择。但我们不能指望AI代我们画图,最终将点子转化为这个国家与文化独有的设计,靠的还是人脑。”

本地建筑师莫玮玮认为AI势不可挡,未来唯有调整心态,把它们当作设计工具使用。(林方伟摄)

尘埃虽未落定,但设计界已从当初忧心忡忡饭碗被机器抢走,到视AI为手上的一把新工具。IBM前总裁,现任董事会主席罗睿兰(Ginni Rometty)亦呼吁人们换位思考:“让我重看AI,我会把它视为‘增强智能’(augmented intelligence)的缩写。”即是说,可快速分析海量数据的AI能优化和加速设计程序,为设计师提出更多调整、提升设计的建议,大大强化设计的效率。

色彩缤纷的“多巴胺穿搭”是2023年春夏趋势之一。(互联网)

@时尚篇:台上多巴胺穿搭台下素衣示人

今年时装秀场T台展示方式及服饰设计的夸张,与务实、功能性的日常穿着形成巨大反差。

相较过往,2023年时装秀场对于美的表达明显更为多元,即便复古依旧占据主线,审美已突破语境与环境的限制。比如在经历两年的线上线下混合展示之后,今年春夏巴黎时装周被时尚编辑和买家们认为是一次“疯狂”的成功,上半年大多数品牌在春夏系列中都将时装印象聚焦于灵巧鲜活的色彩搭配,尤其是提振情绪的黄、橙、红、粉等色彩受欢迎,设计师用强烈视觉冲击展现时尚魅力。

这种“多巴胺穿搭”独特性在于不仅是抢眼的色彩堆砌,同时在色彩大爆炸般的穿搭风格中寻求协调,体现在冷暖对比,或色块拼接,或明亮饱和色彩与低饱和度色彩的相撞,不过在本地的实际生活场域中,这种大胆配色并不常见。

Vivienne Westwood的2023秋装展示了夸张的肩袖设计。(取自wwd.com)

下半年最显著的趋势之一是1980年代宽肩线风格卷土重来,硕大圆润的肩部处理是一大亮点;同时大图案变得更加突出,尤其是格子和条纹,更有存在感、更有趣的大格子和宽条纹极为繁多——这一切都说明,经历疫情“摧残”的时尚界,终于迎来灵感迸发的时刻,设计师们极力以奔放色彩和华丽造型抢夺受众关注,时装“秀”意味浓厚。但日常生活中,这些美学元素尚未完全渗透。

随着生活逐步正常,职场多采纳灵活工作制,休闲与正装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居家办公仍是不少行业采纳的工作模式,因此后疫情时代,休闲装仍为时尚主流趋势,甚至大幅取代传统意义中的正装。

这是因为随着消费者重新思考他们在工作和其他正式场合的着装形式,正装也被赋予新的定义。全球知名时装商业评论“BoF”和麦肯锡(McKinsey)联合发布《2023年时尚状况》报告时指出,39%的时尚高管预计,正装将成2023年三大增长领域之一,而且正装的整体设计风格更趋于休闲。

休闲和正装有机融合,界限已不明显。图为中国品牌Markgong的设计。(取自wwd.com)

随着以“松弛感”为首的形容词席卷时尚圈后,正装与休闲单品的混搭居然无障碍地适应了各种场合,将西装外套、牛仔裤、T恤、卫裤、帆布鞋等单品,做有规则搭配,从而实现上班得体,下班party的诉求。这种看似一丝不苟但却游刃有余的穿搭风格,符合当下都市白领、粉领实际的场景转换需求。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旅游出行恢复,那些更注重健康生活方式和功能性的服饰,成为人们追逐的潮流重点,功能性品类迅速地占领时尚消费市场。Lululemon、Patagonia等致力打造适合瑜伽、户外运动、徒步、登山等功能性服装品牌,以迅猛之势进驻消费者的衣柜;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博柏利(Burberry)、Miu Miu等奢侈品牌,今年也推出极务实的功能性设计,其中,Miu Miu从网球运动中汲取灵感,推出更加舒适的系列。

出游风、运动风已从一股快速卷起的时尚潮流,演变为更具稳定性和长久性的生活方式。

路易威登今年推出极务实、具运动美学的功能性服饰。(品牌提供)

@次文化篇:芭比和潮玩跻身“现代藏品”

今年大火的两个潮流关键词:芭比、潮玩(pop toy),两者有一个共通特性,都是玩具。可别小看玩具,作为潮流次文化的代表,“玩具虽小,意义非凡”。所谓次文化或亚文化,是指相对于主流文化的小众文化,主要以青少年和年轻人为主。小朋友从小玩芭比娃娃,年轻人对潮玩爱不释手,喜欢拆盲盒,疯狂收集小玩偶。这些都可以在潜移默化间,由习惯爱好开始,形成一种小众文化。

电影《芭比》席卷全球,引发关于女权主义的讨论。(取自Warner Bros. Pictures网站)
为期三天的本地首届潮玩大会吸引不少年轻人到场。(互联网)

这两年随着泡泡玛特(Pop Mart)在本地越来越火,人们对潮玩的关注度大大提升,今年本地潮玩领军机构ActionCity首次在滨海湾会展中心举办为期三天的潮玩大会“Pop Toy Show Singapore 2023”,展示全球50多位设计师的设计,带入不少珍藏版、限量款玩偶,同时邀请到潮玩界重量级人物“Molly之父”Kenny Wong、Dimoo设计师Ayan Deng等,签售见面会现场排起长龙。

另一边电影院里,8月吹起“粉红芭比风”。电影《芭比》席卷全球,带着无数女生的童年记忆,风趣幽默地探讨女权主义,在打破完美、与真实世界的碰撞中,寻回本真。

芭比与潮玩,一东一西两种不同的产物,一个开始于1940年代的美国,一个诞生于1990年代的香港,都借助玩具的形态成为一种流行符号。在潮流文化的研究中,新兴符号的重要标志是通过结合媒体、时尚、动漫等不同形态传播,再借助商业力量推广,逐渐由次为主,成为一种“现代藏品”。其中很重要的一环是背后的叙事力,以故事赋予玩具叙事价值可以吸引人。例如芭比如何圆梦女生的想象,电影中宣扬的女权主义,是从一个娃娃延伸出的精神世界。

同样的,每一个热门潮玩IP的背后有它的性格和所存在的独特时空。根据最新发布的潮玩产业报告,潮玩正成为年轻一代身份认同的表达,在收藏的一个个小小IP玩具背后,是动漫文化、个人乌托邦世界的表达。年轻人所热衷的“现代藏品”,是一种从物质消费迈向精神消费的过渡。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