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设计师 裁缝东方美

订户
后天便是大年初一,你或已定制一套旗袍或唐装过节,或选择以中国结纽扣、中式领口点缀的服饰,低调拥抱东方美。本地服装设计师善用东方元素,结合现代人的喜好和需求,打造现代东方韵味。他们希望更多人,尤其年轻人,学会欣赏旗袍唐装的美,不只在春节才穿着去拜年。
后天便是大年初一,你或已定制一套旗袍或唐装过节,或选择以中国结纽扣、中式领口点缀的服饰,低调拥抱东方美。本地服装设计师善用东方元素,结合现代人的喜好和需求,打造现代东方韵味。他们希望更多人,尤其年轻人,学会欣赏旗袍唐装的美,不只在春节才穿着去拜年。

字体大小:

中国风早已在国际时装舞台上大显锋芒,并成为许多国际服装品牌的灵感来源。本地也有一群服装设计师对东方元素情有独钟,他们钻研新技术,尝试新剪裁,设计新穿搭,为传统旗袍唐装注入现代感,让年轻人也愿意穿。看不同世代的设计师如何诠释现代东方美。

春节期间,更多人会穿上有东方元素的服饰出门拜年,通过服装设计师的不同诠释展现春意。事实上,东方元素不只在春节期间亮相,这些年它不曾在服装界缺席。以东方元素设计闻名的本地不同世代服装设计师,在虎年迎春之际,分享他们对东方元素的领悟。

吴来灿 — 旗袍不限于过年穿

百丽宫三楼一个角落的服装店,一年365天都很有春意。那是本地著名服装设计师吴来灿(60岁)的大本营,店里一件又一件漂亮的旗袍,看来充满东方气质,却也很现代。吴来灿是本地旗袍设计的佼佼者,客户包括名媛、明星和王室成员,他也曾为不少舞台剧担任造型设计。他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谈到春节期间东方元素服饰需求增加的现象时强调,“新加坡有好几百万的华族人口,我愿意相信人们对旗袍穿着的需求和需要会越来越高。但旗袍不应该只是在过年才穿的象征性服装。”

吴来灿的旗袍最大特色是斜裁,以更好地贴合身体,更适合日常穿着。(龙国雄摄)
吴来灿的旗袍最大特色是斜裁,以更好地贴合身体,更适合日常穿着。(龙国雄摄)

从事服装设计30年的吴来灿说,他喜欢不同背景和文化的男女穿着他设计的唐装或旗袍,在一定程度上,那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保护和延续。他的旗袍最大特色是斜裁,以更好地贴合身体,更适合日常穿着。

吴来灿是从已故上海师傅那里学会传统旗袍的裁剪功夫,但他颠覆规则,斜裁面料,让面料柔和地塑造女性的轮廓,不显得僵硬。当织物斜切时,它会稍微有弹性并且垂坠性更好。无论穿者走路或坐着,或当体重增加或减轻时,旗袍都会跟随其曲线自我调整。传统旗袍在穿者坐着时,臀部周围会形成线条,但吴来灿的斜裁旗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种裁剪技术通常用于西方时尚,而不是东方服饰,所以他的旗袍设计有浓厚的现代感,搭配半宝石纽扣,成为其独特标志。

现代旗袍要平衡传统与创新

中国风时尚服饰是以中国元素为表现形式,建立在东方文化的基础上,将传统与现代元素相结合。吴来灿说:“我从传统旗袍开始,但我总是不断思考如何将之更新,特别是采用新技术,所以我的旗袍不仅要现代而且要舒适。我有最简单的经典或戏剧旗袍,但它们总是现代的。如果旗袍不能更平易近人、更现代,那么选择穿上的年轻人就更少,再过一两代,它就会彻底消失。”

但他强调,虽然使旗袍具有现代感很重要,但它不应该被解构到无法辨认的程度,在创新和传统之间应该有一定的平衡,纯粹要打破所有规则是没有意义的。

如果旗袍不能更平易近人、更现代,那么选择穿上的年轻人就更少,再过一两代,它就会彻底消失。——吴来灿

黄华 — 不言而喻的东方美

另一在东方元素方面有独特诠释的是本地资深服装设计师黄华(74岁),他近年虽然鲜少在公众场合露脸,但他在乌节路Design Centre的据点,依然是不少新旧客户定期光顾之处。黄华的设计在本地时尚界备受尊崇,尤其是他那标志性带有“不言而喻”的东方美,大片衣领搭配宽松衣袖,上佳绸缎飘逸充满仙气,俨如武侠片中男女主角的服饰,在寻求低调却有深度东方元素的客户中,极受欢迎。

黄华认为服装上的东方元素更重要的是一种气质和表达。(龙国雄摄)

黄华接受本报访问时说,女士对东方元素服饰的要求一直都在,特别是在一些中华传统节日如春节或中秋节,而男士就没有那么强烈。“但要注意的是,女士在时尚方面对东方元素的要求并不是一种流行或趋势,它一直都在,当你经常和一群在某方面有共同想法或喜好的人在一起,自然会受到影响。”

传统戏曲潜移默化的影响

黄华喜欢含蓄的东方元素,它可能是织物的分层,穿着时布料不同的包扎方式,各种结和纽扣的设计,还有颜色的组合。(龙国雄摄)

叱咤时装界足有44年的黄华说,在他成长的五六十年代是服装最有气质最漂亮的年代,他自小跟着当裁缝的妈妈在针线之间打转,学会了裁剪当时最流行的旗袍的基本功。但他强调,他在服装设计中的东方元素,并不仅仅是受到妈妈的针线影响,而是自幼跟着妈妈听丽的呼声,在李大傻讲古和各种传统戏曲中吸取灵感。黄华甚至还懂得唱京剧,只要哪里上演大戏,他必定是台下观众。

黄华说,他也许对东方文化了解不深,但很欣赏这些传统戏曲的演出,演员的唱功,举手投足、台步、眼神,当然还有讲究手工与针织的戏服都让他着迷,所谓的东方元素,从形式到实质,早已在他心中留下根基。他说:“我自小也看华语片,听华语流行歌曲,但这些都只是我的个人兴趣。我自中学以后开始接触西方流行文化,看Vogue杂志,欣赏这些西方时尚杂志中的超模与服装。但即便如此,我那早已根植的对东方美的喜欢,从来没有被削弱。用比较难听的说法,我似乎已经中了东方毒,戒不掉了。”

我那早已根植的对东方美的喜欢,从来没有被削弱。用比较难听的说法,我似乎已经中了东方毒,戒不掉了。——黄华

杨碇翔 — 灵活百搭现代东方主义

近期在饮食界出位,以娘惹私房菜Little Social引起关注的杨碇翔(50岁)原来也是一名服装设计师,拿手设计改良式旗袍,特别是可以独立披穿的旗袍肩领,灵活性特强,也在一群名媛间引起兴趣,订单频密。

有近30年服装设计经验的杨碇翔,拿手设计是改良式旗袍。(龙国雄摄)
杨碇翔设计可以独立披穿的旗袍肩领,搭配灵活度高。(受访者提供)

虽然设计服装已接近30年,但杨碇翔这些年来并没有成为主流的商业设计师,甚至连店面也没有,靠的都是口碑。他的刺绣功,对颜色组合的大胆使用,以及衣领和肩部非常灵活的搭配性,成了他的设计最与众不同之处。他对中华文化特别感兴趣,但也喜欢将西方的轮廓融入设计中。

杨碇翔说:“我喜欢跨文化组合,这使我的创作灵活且易于穿戴。旗袍的历史和穿着风格或许给年轻一辈带来穿着上的挑战,因为一旦搭配不好很容易被指为文化挪用,但我认为旗袍是可以非常百搭的。我的设计可以很轻松地搭配衣橱里任何东西,它可以是斗篷、围巾或裤子上的细节,隐约中会感觉到一丝中国风。”

独立披穿的旗袍肩领,受到一些名媛喜爱。(受访者提供)

杨碇翔擅长为客户定制设计,裁剪适合他们个人风格和生活方式的服饰。“我通常会鼓励客户以现代方式展示东方文化,并欣赏中西方各自呈现设计风格的独特方式。”

我通常会鼓励客户以现代方式展示东方文化,并欣赏中西方各自呈现设计风格的独特方式。——杨碇翔

年轻设计师 诠释东方美

在2019年曾与黄华合作的新生代设计师潘丽颖(32岁)认为,东方主义仍然是许多女性和男性非常流行的选择,在任何活动中穿上东方元素的服装,都会看起来很棒。

Ying The Label创办人设计师潘丽颖认为,东方主义仍然是许多女性和男性非常流行的选择。(严宣融摄)

2015年创办Ying The Label的潘丽颖,在服装设计上的标志,是她用水彩画在布料上诠释现代化的东方主义。她说:“我喜欢水彩艺术,水彩是一种非常流动的媒介,每一个笔触都有柔软和温柔的触感,可以让整个作品变得非常抽象。牡丹可能看起来不像我们看惯的牡丹,但散发出牡丹的特征。因此,这些作品在印花上看起来很东方,但同时具有现代感,因为我在画作的定位和风格上做了变化。”

潘丽颖在服装设计上的标志是她用水彩画在布料上诠释现代化的东方主义。(严宣融摄)

对潘丽颖来说,东方元素最迷人的是颜色组合,她总是好奇颜色如何改变服装的观感,比如一朵红玫瑰在黑色背景的观感与绿松石完全不同。她也尝试将传统旗袍现代化和年轻化,比如旗袍可以搭配牛仔外套,增加街头感;中领衬衫可以搭配皮裙,打造更年轻的造型。

旗袍可以搭配牛仔外套,增加街头感;中领衬衫可以搭配皮裙,打造更年轻的造型。——潘丽颖

设计须配合穿者日常生活

The Missing Piece品牌创办人霍伊玲(40岁)也说,作为设计师,她们可以通过了解客户的需求,使服饰的东方外观更适合现代消费者的生活方式,例如让设计更休闲或多功能,或使用新鲜、吸引人的颜色、图案和面料。

The Missing Piece品牌创办人霍伊玲通过了解客户的需求,使服饰的东方外观更适合现代消费者的生活方式。(受访者提供)

在澳大利亚修读医学研究博士学位时开始学习缝纫的霍伊玲,在实验室的漫长日子和写论文之间,喜欢购买布料自己制作衣服,最后从爱好发展成个人的品牌。霍伊玲指出,市场对亚洲或东方设计的需求很大。以新加坡为例,旗袍是社会最时尚的女性常穿的服装,尤其是出席各种活动时,感觉气质端庄。为了让更多人能更频繁地穿上东方设计,这些衣服须要与穿着者的日常生活相配合,让他们在移动、生活和工作中穿都舒适,尤其是在新加坡这样的热带气候下。

霍伊玲认为气质端庄的旗袍是社会上最时尚的女性常穿的服装。(受访者提供)

霍伊玲说:“作为设计师,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东方风情与舒适度、耐磨性和多功能性融为一体。比如现在过年的时候,我有很多客户想穿一些能展现中国传统的服装,但那依然得是具现代感和实用的。”

作为设计师,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东方风情与舒适度、耐磨性和多功能性融为一体。——霍伊玲

更多华人通过服饰拥抱传统

春节期间,中式服装的需求大增是常态,杨碇翔说在其他节日如中秋节,甚至是出席婚礼,都有越来越多人选择唐装。“我的服装都是为每个客人特别定制,裁剪适合他们个人风格的式样,我通常会鼓励客户以现代方式展示东方魅力,在传统与现代之间灵活搭配,不必过于死板。”

来自香港曾以新加坡为基地的新生代设计师蔡毅明也发现,在农历新年和其他重要的文化活动,如婚礼或生日,有更多华人通过服饰拥抱传统。因此,在农历新年期间,人们对这类服饰的需求肯定激增。

来自香港,曾以新加坡为基地的新生代设计师蔡毅明发现,现在有更多华人通过服饰拥抱传统。(受访者提供)

Yi-ming是蔡毅明在2011年创立的一个受东方元素影响的时尚品牌,最显著的特点是以现代东西方的方式诠释当地文化和东方设计。例如,品牌在服装系列中加入中国结纽扣、中式领口,或香港街景印花等东方细节。蔡毅明说:“在新加坡生活了几年,我的最新系列是献给狮城的,这是一组专为新加坡设计的东方服饰,有传统细节如中华纽扣,也很有新加坡风情,灵感来自标志性地标和新加坡菜肴,如叻沙和沙爹都被时尚化,设计为图案或由这些图标组成的图案,也适合在春节穿。”

蔡毅明的新系列现代旗袍采用本地地标作为设计元素。(受访者提供)

设计师春节订单翻倍

这些年来,穿上资深服装大师如黄华或吴来灿标志性中式服装的客人,从亚洲、欧洲到中东都不缺,而他们在本地更有一群忠实知音,订单并不只在春节期间特别紧张,而是任何时候都在忙。

吴来灿说:“春节期间的订单一般来说会比平时高出双倍,甚至接近三倍,但过去两年的情况有所不同,我的客户要求的不仅是穿上好看的服装,还必须是能引起他们共鸣的设计。一场疫情风暴似乎连根拔起许多东西,现在是时候更深入强烈地发掘我们的文化根源,缺少文化的根,我们就很难继续茁壮成长。”

黄华透露,每逢春节这样的大日子,他的订单会上升至少30%,但今年情况更为“严重”,他多了不少新客户,让他应接不暇。“我想,很多人都想在身上披一些充满节日喜气的亮丽服装,来驱散可怕的疫情带来的负面情绪,所以我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尽量满足每一个客人的要求,让大家开心过年。”

吴来灿认为旗袍必须具现代感,设计也要符合当今文化风格。(龙国雄摄)

虽然东方元素是传统华人大节的首选服装,但吴来灿坦言,他不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或适合穿唐装或旗袍,要谨记的是,在人人不断突破、探索和发现更多风格的同时,我们不应该失去根基。他强调:“我对旗袍很感兴趣,但仍得不断尝试一些现代的、实用的和符合当今文化风格的设计,以免旗袍最终成为过去,只能在博物馆看到,或在特殊场合穿的服饰。”

东方元素是一种气质和表达

中国元素开始在欧洲时装周上大放异彩,可能是2000年初期。中国传统图案和服装工艺开始被设计师挖掘,重新演绎。盘扣、刺绣、扎染、传统中国旗袍、唐装、中山装、龙纹、云纹、吉祥纹、竹子,以及泼墨,中国元素就像一块刚被开采的油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问杨碇翔那服装上的东方元素为何物?他说:“那是我们对自身历史的认同,对美丽中华文化的欣赏,以及认识我们自己的一种表达。”吴来灿认为,服装上的东方主义是一种态度,但拥有超越的力量和生存的本能,当然还有一定的特质、特点和风格。

黄华则指出,从表面上看,所谓的东方元素少不了比较亮丽的颜色,手工少不了刺绣,样式方面免不了唐装领口、旗袍、中山装,在气质上是比较有书卷味或大家闺秀的,但这些都只是表面,因为东方元素更重要的是一种气质和表达。

黄华说:“我并非科班出身,没有正式上过服装设计课,设计时没有一个从概念到制成品的完整过程,但东方元素的诠释更需要的是感觉和领悟,比如飘逸的裙角和衣袖,上佳的绸缎,整体的视觉感,更重要的是要容易穿,容易搭配。东方不一定只是中国,从韩国到日本,从越南到印度,这些亚洲国家地区的建筑、景物、服饰,以及衣物,都充满东方元素,是西方人眼中的Chinoiserie,也就是中国风。”

黄华是在1978年由《她的世界》主办的第一届年轻设计师比赛中脱颖而出,虽然他没有夺冠,却被当年胜出的陈勇的一系列莲花主题服饰给震撼,是陈勇当年的设计,让黄华领悟到时装要做到有东方元素,并不须要将所有大红大紫往你眼光里塞,而是如何将东方元素的感觉诠释出来。

国际品牌
诠释中国风

中国风或东方元素在国际时装舞台上并不陌生,尤其是在中国崛起之后,更成为许多国际服装品牌的灵感来源。2011年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对中国的传统旗袍大加改造,服装秀上模特儿解开了几个纽扣将长腿露出,对襟盘扣的收腰上衣,利用水粉色的天真勾勒了一幅绚丽的画面。拉夫劳伦(Ralph Lauren)同年的秋冬系列设计,以中国古代服饰的装饰元素和玉饰为点缀,中式立领、龙纹刺绣、旗袍式腰身的剪裁等细节,成为时装发布会上的亮点。

旅居纽约的华裔设计师吴季刚(Jason Wu)也曾诠释一组中国风浓郁的服饰,改良旗袍式的修身连衣裙和女性化十足的复古耳环都让西方人士赞叹。阿玛尼(Armani)2015春夏高定系列也大秀东方元素,以竹作为核心设计元素。其他如泼墨、京剧脸谱、青花瓷、刺绣、剪纸等中国传统艺术,都曾是国际大牌的设计师汲取灵感的元素。

穿者气质才能带出东方美

黄华说,东方主义对他而言就是亚洲精髓,那可以是从中东、日本到蒙古的远端,而不仅仅是中国、日本或东南亚。个别民族的真实性是绝对美丽的,但不应该直接或当面摆在你眼前。他说:“我喜欢含蓄的东方元素提示,可能是织物的分层,穿着时候布料不同的包扎方式或腰带系法,各种结和纽扣的设计,当然还有颜色和颜色组合的合理使用。”他强调,即使是“禅”也不一定是黑色、灰色和中性的白色。他尤其喜欢深靛蓝的灰烬色调和牛血红、洋红色和粉红色。

黄华重申:“所有这些都取决于服装或系列的季节和情绪,重要的是不能太戏剧化或服装化,它必须是‘无季节和永恒的’。但说到底,东方元素能否展现出来有赖于穿着者,尤其是穿者的气质,而不单单只是衣服。比如当一个完全不懂东方文化的西洋女子穿上中式传统服装就以为是中国风,那就大错特错,像我们常说的‘这是关乎歌手而不是歌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