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医生导览员 探索本地医院发展史

订户
新加坡中央医院是蒲杉医生导览活动的主轴,新旧建筑共存,看点颇多。
新加坡中央医院是蒲杉医生导览活动的主轴,新旧建筑共存,看点颇多。

字体大小:

你可知道新加坡第一所医院建于何时?“四排坡”又是什么地方?来自印度的蒲杉医生工作之余潜心钻研本地医院发展史,并在周末变身义务导览员,向公众介绍医疗相关景点。让我们跟随他的导览路线,一探岛国医疗服务的变迁。

我所认识的蒲杉·巴拉迪瓦(Pushan Bharadwaj)除了是一名资深的核医学(nuclear medicine)顾问,同时也是一位热衷本地文史的新移民。我们数年前在一场芽笼士乃徒步之旅活动上结识,最近因为他的文史研究有了新进展而再次联系。

来自印度加尔各答的蒲杉医生任职于新加坡中央医院,工作之余潜心钻研本地医院的发展历史,并且在周末变身导览员,义务带领公众游览一些和医疗相关的景点。这些景点主要围绕在欧南路和丹戎巴葛一带,共有十几个看点之多。

蒲杉医生和我分享了他的“新加坡早期医院发展史”导览路线,从珍珠山开始,一路穿越新加坡中央医院,再造访麦士威路一带的老建筑,横跨一个世纪,为之精彩。我在此抽丝剥茧,深入浅出介绍几个要点,间接勾勒出岛国医疗服务的变迁。

珍珠山见证医院发展变迁

珍珠山是导览活动的起点,该处见证了本地医院最早期的发展。(蒲杉提供)

新加坡的医疗史始于莱佛士开埠时期,历史源远流长,事迹多,人物亦多,与岛国的发展环环相扣。

新加坡的第一所医院建于1821年,即新加坡中央医院前身,设在勿拉士峇沙路。当时仅是个简陋的木棚屋,主要为英殖民地时期所雇佣的印度士兵(Sepoy)提供医疗服务。

医院几度搬迁,一度落户牛车水一带的珍珠山,这里也是蒲杉医生导览活动的起点。该处见证了本地医院最早期的发展,别具象征意义。

1845年设立在珍珠山的中央医院易名为海员医院 (Seamen's Hospital),设施虽然较完善,不过只为英军服务。与此同时,华侨富商陈笃生于1844年在珍珠山出资建立贫民医院,为穷人看诊。医院后来搬迁数次,当中包括广惠肇留医院位于实龙岗路的现址,1909年落户摩绵路(Moulmein Road),之后命名为陈笃生医院。

海员医院则在1860年搬至竹脚路,1882年迁到欧南路,也就是俗称的“四排坡”(See Pai Poh)。该名称来自驻扎于此的印度士兵,军营称之Sepoy Line,又因为地势较高,当时的市民便将它音译为“四排坡”。有趣的是,老一辈的国人今天还习惯称中央医院为“四排坡”。

虽然珍珠山上的两所医院早已拆除,不留任何遗迹,从旧档案照片可依稀看出这两栋建筑蕴含旧殖民地风味,颇有气派。

珍珠山也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事迹。早在史丹福·莱佛士登陆之前就已经有华人定居山上。随行的船长詹姆斯·柏尔(James Pearl)和莱佛士一同登陆新加坡时,因看上这座山而从华人那里收购,并把房子建在山顶上,同时种植胡椒藤。

出于对莱佛士的尊敬,柏尔将这座山命名为史丹福山(Stamford Hill)。1822年,当莱佛士从苏门答腊岛归来,熟知这座山未经他的同意而被收购,便下令英国政府收回。然而,他很快又改变主意,把小山交还给柏尔。柏尔对莱佛士深感不满,于是以自己的名字重新命名,就成了我们今天所知道的Pearl's Hill。

四面钟的鲍尔楼

位于新加坡中央医院的鲍尔楼建于1926年,包含钟楼,四面钟仍在运作。

为了应付与日俱增的医疗需求,“四排坡”于1926年扩建,同时命名为新加坡中央医院,由当时的海峡殖民地总督劳伦斯·基里玛(Laurence Guillemard)主持开幕。

从最初的木制棚屋到800个床位的大医院,历时一个世纪,这已是新加坡中央医院第七次转型,掀开了本地医疗发展的新篇章。

新加坡中央医院是蒲杉医生导览活动的主轴,这里保存了不少历史性的建筑物,看点颇多。该院刚于去年庆祝创立200周年,院方特别设立徒步路线,并在个别标志性建筑外提供简介。

我走了一趟中央医院,发掘这里的建筑新旧共存,旧建筑散发古韵,新建筑外观气派,形成强烈的对比。在这些建筑物当中,要属鲍尔楼(Bowyer Block)最为显著。

建于1926年的鲍尔楼是医院当时的三大主楼之一,富有新古典主义建筑特色,有典雅的柱子,还包含钟楼。四面时钟仍在运作,墙面上的雕刻细致。该大楼是为纪念在第二世界大战中壮烈牺牲的鲍尔首席医生(John Bowyer)而命名。

鲍尔楼目前改为医院博物馆,通过旧文物介绍医疗发展史。

新加坡中央医院在上世纪80年代因扩建工程而将鲍尔楼的左右两侧拆除,煞是惋惜。保留下来的建筑物目前改为医院博物馆,通过旧文物介绍新加坡中央医院的发展历程,也能借此一睹内部的建筑风采。

鲍尔楼的建筑师为柏西·凯斯(Percy Keys),他的另一得意之作是浮尔顿大厦。他同时也负责以下所要介绍的医药学院的建筑工程。

医学院大厦的西医贡献

医学院大厦目前为卫生部,被列为国家古迹。

新加坡的西医教育有一段漫长的历史。早期的西医一般来自英国和印度,有志当西医的本地学生都必须到印度的马德拉斯医学院考取文凭。

1905年,在富商陈若锦的资助下,新加坡才拥有第一所医学院。校舍位于欧南路和新桥路交叉口,前身是一所女精神病院,该学院后来命名为爱德华七世医学院(King Edward VII College of Medicine)。

为了能够容纳更多学生及提供新设施,当时的英政府决定在中央医院内建造崭新的医学院大厦(College of Medicine Building)。建于1926年的医学院大厦建筑风格和前市政府大厦(现为国家美术馆)非常相似,尤其是高耸的柱子,肃穆庄严。

医学院大厦完成近半个世纪的教育使命,现为卫生部大楼。该建筑保留完好,左右两侧的墙面有生动的浮雕,刻画与医学相关的古希腊人物,异常生动。设计师为意大利雕塑家鲁多夫·诺里(Rodolfo Nolli),他在岛国留下诸多杰作,当中有旧高等法院正面的浮雕,以及旧丹戎巴葛火车站前的四座巨大雕像。

华商出资兴建陈德源大楼

陈德源大楼由陈笃生的孙子陈齐贤出资兴建,以其父陈德源命名。

在卫生部大楼的后面,伫立着一座风格截然不同的建筑。这座建于1911年的欧式建筑即陈德源大楼(Tan Teck Guan Building),由陈笃生的孙子陈齐贤出资兴建,以其父陈德源命名。

陈德源大楼可谓新加坡第一所医学院的延伸,它既是学院的行政楼,也包含讲堂、解剖室、病理博物馆及图书馆。陈德源大楼的设立让我们意识到,当时的华裔富商对于国家建设和人民福祉总是不遗余力地出钱出力,展现博爱精神,影响至深。

陈德源大楼也是本地少见的乔治时代建筑(Georgian architecture),此风格强调结构对称,多由红砖砌成,古色古香。它和医学院大厦同时在2002年被列为国家古迹,如今由卫生部管理。

这里提醒大家,由于陈德源大楼和医学院大厦皆属卫生部的行政楼,不能随意进入。在欣赏建筑物的当儿必须保持“安全距离”,也切勿近距离拍摄。我在拍摄陈德源大楼时就遭到保安人员阻拦,所幸当时已拍了数张照片,礼貌性自行离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