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愈正念笔记本

订户
Papercranes Design笔记本近年融入正念提问,帮助人们积极记录生活。
Papercranes Design笔记本近年融入正念提问,帮助人们积极记录生活。

字体大小:

新一代记事本和日记簿就像是一位心灵辅导师,帮助人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你今天心情如何?有什么让你难忘和感恩的事?”

“你达到你设下的目标了吗?你今天的运动量如何?”

“你吃了什么?有喝够水吗?”

近年正念思潮盛行,加上疫情对人们心理健康的重击,记事本、日记本,甚至台历的用途已不单单是告诉你今天星期几,本周有什么要完成的事,该赴的约,下周有谁生日。取代空白格的是正念的提示,正能量的引导,以及帮助人们认清自己本质,戒掉坏习惯,建立健康新习惯。

新一代记事本和日记簿就像是一位心灵辅导师,帮助人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梳理心理健康

安·汤姆斯(Ann Thomas,39岁)在2018年创办Revel网站,作为本地购买正念笔记本的一站式平台。有儿童心理学背景,曾在幼儿园当教师的她,在生下儿子后放弃教职潜心照顾孩子,直到孩子上了小学一年级后,她才重回社会。安一向热衷正面心理学,那时刚接触到正念笔记本,她决定创设一家帮助国人梳理、照顾自己心理健康的文具店。

一站式正念笔记本零售店Revel创办人Ann Thomas。

安说,现代笔记本可分成“自由联想”和“提问引导”两种。

“自由联想”通常使用空白页的笔记本。纽约设计师Ryder Carrol在2013年创造一套“子弹笔记术”(Bullet Journal),引爆做笔记规划人生的风潮。他教人们以最简洁有效率的方式,快速地把复杂的、要完成的杂务、任务、目标,在空白页上组织、记录下来,“回顾过去,疏离现在,计划未来”。有创意的人也会在空白页数作画抒怀。

安说,来她店买空白笔记本的多是二十几岁,有时间探索、审视和记录心情的年轻人。她说:“写日记、笔记能同时动用左右脑,一边掌控思考、情绪;另一边掌控创意,当人们手写日记时,他们是在抒发心情和梳理情绪,左右脑同时启动时会让人更深层地理解自己的情绪。”

助治疗焦虑症

然而,并非所有人——尤其是工作和家事忙碌的成年人——有时间每天坐下来记录一天的心情和经历。有些人看着空白的页数不知从何写起,反而产生焦虑感。

2013年推出的“五分钟笔记本”(5-Minute Journal)改变这一切。由具行为科学、市场销售和催眠术知识的UJ Ramdas联同伙伴Alex Ikonn创办的Intelligent Change公司设计,“五分钟笔记本”去除传统的日历格式,任由人们自行填充日期,取代每一页的,是几道引导人们审视自己的人生和思绪的简单提问:

今天有什么值得感恩?能做些什么使今天更美好?有什么正面的话要提醒自己?今天发生什么好事?今天学到了什么?

Revel推出各式的提问式正念笔记本。

简单易用的“五分钟笔记本”全球至今售出超过130万本,更引爆提问式正念笔记本的风潮。这几年内,市面上出现形形色色,引导式的疗愈、自愈笔记本,甚至还有心理医生推出提问笔记本,融入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的元素,帮助病患治疗强迫症和焦虑症。

除了“心”,一些笔记本也延续到“身”的照料,帮助人们监督自己的饮食、睡眠和运动量。安说:“总的来说,这些笔记本主要帮助人们消除负能量,了解自己,克服心理障碍,更积极地面对人生。”

在草创期,安常得做教育工作,对顾客讲解什么是正念笔记和用途。冠病爆发后,人心惶惶,普罗大众试图安抚自己的情绪,她的业务也开始蒸蒸日上。她说:“大部分国人居家办公和学习,有了时间审视自己的内心。有顾客来问我:‘我常感到焦虑,你推荐怎样的提示笔记本?’或是‘有什么笔记本能帮我处理我忧伤、沮丧的情绪?’这段时间很多人极愿意敞开心房跟人对话。以前买笔记本的大多是女性,这些日子我发现我的男顾客也增加了,表示越来越多男士愿意探索、面对自己的情绪。”

正念笔记提高士气

安的货源大部分来自国外,不过近年,本地也出现了正念笔记本设计师和品牌。

Papercranes Design创办人陈祉蒨

28岁,建筑设计出身的陈祉蒨六年前创办Papercranes Design笔记本品牌。她说,初创品牌时,她将重心放在精美图案、封面的设计。近年,由于自己开始使用外国的提问式正念笔记本,在思绪上得到正面的效益,她也渐渐把提问的元素融入自己的设计里。

她说:“我两年前把习惯追踪空格(habit trackers)放进我的记事本。今年则添加目标栏和感恩栏目。接下来还计划加入情绪栏目。有些人还是喜欢空白页的笔记本,所以最近也推出习惯追踪贴纸,让用者随意添加进去。有些外国正念笔记本变得越来越复杂,反而剥夺人们自由发挥的空间,因此我觉得本地市场对更简单的笔记本有需求,我在设计上也会取得平衡,不会过度提问,给予用者更多空间。”

本地设计的提问式正念笔记本The Kind Friend。

在台湾出生,澳大利亚长大,2019年前来新加坡发展事业的李君仪(Jamie Lee,33岁)在本地推出“The Kind Friend”正念笔记本。她的设计简单易用——左边列出本周的目标、任务和每日心情指数;右边四栏是习惯追踪记录;最爱、最恨本周的哪些事;以及本周值得感恩的事。

The Kind Friend 2019年11月一推出便在21天内售罄,在两年内建立起庞大的粉丝群,目前有超过五万人关注品牌账号。李君仪设计的正念笔记本,在疫情期间深受本地跨国企业欢迎。谷歌、Spotify、Linkedin、Salesforce等大公司都大量购入,请她印上公司标识,派送给居家办公的员工。

李君仪说:“这些公司把员工的心理健康摆在第一,希望透过正念笔记的方式帮助他们处理心理压力,提高士气。”

她指出:“现代人对着电脑、手机的时间越来越长,过度依赖数码科技对心理的影响很值得关注。很多人转向正念笔记来中断数码科技的使用,从虚拟世界回到现实的生活。”

OuterEdit为RJ Paper设计的今年台历传递正能量,还能作为明信片寄出。(受访者提供)

台历也疗愈

不单是日记本、记事本,台历近年也疗愈起来,一页一月传递正念和送暖,让用者会心一笑。

本地备受设计师、艺术家信赖的纸张供应商RJ Paper今年35周年庆,特找来本地设计事务所OuterEdit为他们设计虽静态但又互动的2022年台历。

共创OuterEdit的夫妻陈圣仁(38岁)和陈雪敏(37岁)说,台历的设计灵感来自亲友聊天群里常收到的长辈图。陈圣仁笑说,很多后辈收到时内心或许会稍嫌图文、用色俗气:“但我和妻子却被长辈单纯的诚恳打动。他们是一片真心要给大家献出祝语,祝大家一天有好的开始,一整天过得顺顺利利,所以我们配合每月插图的祝语也刻意保留了蹩脚的英语文法。不是取笑长辈,而是要传递他们单纯的心意,所以台历也取名‘好心一页页’(Good Intentions Calendar)。”

设计团队为每月绘制独特的插图,每页都有一对一模一样的明信片,其中一张能取出写下祝语寄给关心的亲友,另一张可自己留念,或沿着割痕撕下寄给第二人。

陈雪敏说:“这两年疫情让我们和团队更意识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对心理健康和毅力非常重要。有了数码科技,我们更容易即时彼此联系,但我们觉得人们静下心坐下来,一笔一划将祝语手写下来,然后亲自邮寄出去,所付出的心思和诚意会比传简讯还来得有意义,收信人的感悟也更深。”

夫妻俩也认为台历不该只是木讷地呆坐桌上,这款月历除了能当卡片寄出,每页还藏了彩蛋,如小图;励志、幽默短句,爱猫人还可以寻宝,寻出藏在12页月历的15只猫咪。(可从www.rj-paper.com/collaboration/calendar-2022/网购)

台历双语绘本

本地纸品印刷公司“品印”,现由第二代传人洪昇(55岁)接棒经营。她说:“我父亲印制的大部分是美女风景台历,送给客户的。演化到数码时代,每人手机里都有日历,我们要怎么给台历注入新生,把它们变成人们愿意掏钱包购买,美观实用的纸文创制品呢?”

品印团队(左起)韩明俦、洪昇、廖锦钊和插画作家沈耀荣。(蔡家增摄影)

钟爱疗愈绘本的洪昇在2019年找来本地作家与插画家小土,把台历变成一年12个月都能翻阅的中英双语绘本。原名沈耀荣(50岁)的小土刚开始只是将自己走出丧父之痛,照顾年老母亲的心路历程画出、写下。靠写作来治疗心灵的他说:“2020年第一本绘本台历《时光》只是写出自己的感受,让读者读得疗愈不是我的目的,或许因为这样才更疗愈吧。2021年的《记得忘记》是告诉自己在照顾家人之余,要活在当下,记得早起、欣赏大树。把‘记得’画成石头,倒影在水里变成忘记,意思是我们要像石头一样坚定,但有些东西却要学着忘记。”

小土的绘本台历已成为品印的一个系列。洪昇说:“每月的插画虽源自小土自身的故事,但却让很多人有共鸣。”她最喜欢8月份看国庆烟花的一张插画,疫情高峰期时,有朋友将这张图拍下发给她时让她很感动:“我们虽然在不同的地方,但心却没被隔离,有千里共婵娟的感觉。这种纸品创造出的共鸣,让我们持续推出这台历。我们还为台历提供个性化的印制服务,即使有人只买一份,我们也会帮他们在封面印上收件人和送者的名字,让送台历的举动变成一种送暖的动作。”

今年,小土以《重启》为主题,绘制许多他童年的老玩具。他说:“2022年是大家盼望已久的重启之年。我从游戏的重启联想到疫情后的重启。老玩具代表着集体回忆,不管经历过什么事,希望大家能保留珍贵的回忆,继续走下去。”(品印的绘本台历网页:pinpress.com.sg/our-products/calendar/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