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兰 北眺的奢侈

码头向海面长长延伸,变身海上休憩空间。
码头向海面长长延伸,变身海上休憩空间。

字体大小:

无法出国的日子,在兀兰海滨公园往北眺望,亲情与友情就在海峡上交汇,那么近又那么远。

这样的眺望也在这段时间显得奢侈,因为那一望,就出国了。

无法出国的日子一路向北,来到兀兰也就走到了岛国尽头。再往前一步,一步之遥就是长堤,就是彼岸。小小的一步,却是如此的难以逾越。

走在兀兰海滨公园(Woodlands Waterfront Park)凭栏眺望,对岸新山市容一览无遗,用手机拉近简直触手可及,那么近又那么远。

公园正对着柔佛海峡,滨海步道绵延1.5公里,完全面向着对岸风光。核心看点是一个L型码头,向海面长长延伸。400米的码头是本地最长码头,也是新加坡与新山最近的距离。偏远角落疫情期间爆红,成为分隔新马两地亲友隔海相望的最新热点。

兀兰海滨公园凭栏眺望,对岸市容一览无遗。

新马一家亲

公园和码头其实一直都在,只不过,疫情前的寻常日子,岛国最北的兀兰,一直都扮演着驿站角色。出发到马国的会合点,或是入境新加坡后各自解散的地方。人来人往的过客之境,很少被当作一个目的地来看待。

重新探索兀兰,从最北的这道码头开始,更有新马本一家的切身体会。兀兰海滨周边大片地段,前身为马来西亚皇家海军总部。海军基地迁移到马来西亚后,基地与码头移交新加坡政府,土地重新发展,海上的这段码头得以保留翻新,并且围绕着码头发展出整个海滨公园。

码头变身海上休憩空间,可以吹海风看夕阳,码头上有一间水上餐馆,称得上是最靠近马来西亚的餐饮地点。坐在柔佛海峡上用餐,美食伴着对岸风光,绝无仅有。

海滨公园主打对岸风光,往内陆方向走去,马路对面另有很大一片的绿色天地可以探索。

海军部公园溜滑梯游乐园区。

海军部公园(Admiralty Park)是北部最大公园,以拥有最多滑梯的公园成为网红热点。实际上,整个公园占地27公顷,设有多元设施的游乐区只占了7公顷,另有整20公顷的自然区,辽阔空间里呈现两种迥然不同的面貌。

从海军部路这一边进入,环境清幽。自然步道沿着支那河(Sungei Cina)通往公园核心,小小河流出海口通向柔佛海峡,河流周边以前是陈厝港的种植区与村落。

陈厝港的港主是陈开顺,获得柔佛地不老河(Sungai Teberau)的港契后,带着新加坡的伙伴渡海开辟另一个陈厝港,成为新山华人最早落脚之地。如今新山还有陈厝港,新加坡却已不留痕迹。河岸周围后来还有个甘榜支那河(Kampung Sungei Cina),也已渐渐被人遗忘。

海军部公园里河流周边一派自然面貌。

河流穿越红树林沼泽地,周边一派原生态自然面貌。沿途树影掩映,蝉鸣鸟叫,偶尔还有猴踪出没,完全看不出曾经的人烟迹象。

河流尽头是一个池塘,旁边有餐饮角落,往前就是小朋友最爱的溜滑梯游乐园区。26条滑梯各具特色,本地公园里最高、最长、最宽滑梯,都可在这里找到。周末小朋友满场乱跑,嬉戏玩耍。游乐区走着走着就进入共和理工学院范围,青春洋溢,与支那河畔的幽静怀旧,形成强烈的对比。

从甘榜到新镇

沿着海军部西路往关卡的方向一路逛下去,海滨行人道环境优美,一边是对岸风光,一边是蓊郁芭林,恍惚间仿佛身在邻国。道路尽头转角处地势较高,可以放眼新柔长提。还想看得更远,登上组屋高层,整条长堤连同对岸风光尽入眼帘。

继续往前转入马西岭巷(Marsiling Lane),北部最早组屋区。宁静组屋周边都是工业区,来到靠近海军部路的马西岭巷巴刹与熟食中心,浓浓生活气味扑面而来。小贩中心里还能找到一些数十年的老摊贩,经历甘榜路边摊进驻熟食中心的转型。

马西岭巷巴刹与熟食中心建于1975年,连同周边十多座组屋,是马西岭最早的一批组屋。当时靠近关卡的海滨地区都是乡村,最后的马来甘榜罗弄花蒂玛在1989年拆迁。邻里小区创建于甘榜末代,见证从甘榜与种植园,到组屋与工业区的变化。

周边好几座宗教建筑都在1980年代落成,同样见证甘榜到新镇的发展,也看到社区发展过程中,种族宗教和谐的面貌。

工业区里的上帝庙济公坛。

马西岭工业区3路一排排工业建筑中有两座庙,凤图庙从还是福春村的年代已经香火旺盛,1992年迁移到现址,附近同样受土地征用法令影响的宫庙,神祇都被安排供奉在庙内。隔壁的上帝庙济公坛也类似,早期是南益树胶园里的简陋板屋,1988年土地被征用另觅新址,与杨厝港的济公坛联合在现址重建新庙,1994年竣工,去年底全面翻新,殿内雕工细致精美。

工业区另一边的西瓦克里斯南印度庙(Sri Siva Krishna Temple),1982年从三巴旺迁入现址,成为北部最主要兴都庙之一。海军部路上,巴刹对面有一座建于1983年笃信圣经长老会新生命堂,靠近关卡另有一座安努尔回教堂(Masjid An-Nur)。早期兀兰甘榜林立,但没回教堂,历经多年努力, 终于在1980年完成这座堂皇建筑,尖塔高耸入云,成为这一带的地标。

新旧兀兰中心

提起兀兰就想起兀兰新镇,暌违多年旧地重游,整个市镇中心已移了位置。

以前的兀兰镇中心(Woodlands Town Centre)就在关卡旁边,长提近在咫尺。2017年兀兰关卡扩建,征用旧兀兰中心部分地段,旧有记忆中新马过客往来不断的边陲新镇,从此走入历史。

兀兰中心路(Woodlands Centre Road)还保留着本来路名,但原本围绕其中的“中心”已被夷为平地,旁边的兀兰镇公园则已改名为马西岭公园。

兀兰广场充满现代感的绿色建筑爽朗开阔。

曾几何时,兀兰从新镇扩大为区域中心(Woodlands Regional Centre),心脏地带也在市镇发展中已悄悄移位。兀兰区域中心最热闹的地段围绕着兀 兰地铁站周边,从地标商场长堤坊延伸开来,与毗邻的兀兰民事中心、兀兰广场,组成了新时代的兀兰中心。

由于是新发展的中心,与其他卫星镇中心很不一样,没有成熟组屋区里常见的邻里商店与小贩中心,放眼都是综合用途的现代建筑。建筑与建筑之间以有盖走廊和地下道互相连接,穿行自如,仿佛一步跨向了未来。

尤其是疫情中开张的兀兰广场,充满现代感的绿色建筑爽朗开阔,中间保留绿地,周边种植绿色植物。走在公共空间里满目绿意,凉风习习,与长堤坊一带的纷纷扰扰简直天壤之别,也看到未来市镇的面貌。

旧兀兰镇中心拆除后,兀兰中心路小贩中心的68个摊贩,绝大多数都搬迁到附近的马西岭商场(Marsiling Mall)。综合项目集合了熟食中心、超市、商店,在同一屋檐下综合了昔日的邻里中心。

小贩中心里除了兀兰老字号,也有其他地区搬过来的人气摊贩,采用新式规格,备有自动化归还托盘系统和中央清洗碗碟设施。早在强制归还托盘和餐具之前就已先行一步,也是最早引入这两项设施的小贩中心。

新一代组屋区面貌

从区域中心延伸开来,组屋区里小逛一圈。平时很少到这一带走动,也可能因为是后发展的地段,感觉处处耳目一新,完全像来到了新地方,也是另一种旅游趣味。

新一代组屋公园维斯达公园(Vista Park),横跨兀兰16通道与兀兰6道之间的大片绿地,虽然是邻里公园但设计用心,趣味十足。公园在疫情中全面翻新,增添新设施如有遮盖篮球场、法式滚球场、多功能场地,健身角落设备新颖,还可一边运动一边充电。游乐场分散在公园各个角落,玩法多样,如绳索走道与攀爬设施、各式秋千、趣味滑梯等等,亮眼吸睛。

走过周边组屋发现整体环境新颖舒适,除了最新的游玩与健身设施,公共空间的植物使用自动化灌溉系统,设有地下水缸收集雨水,晴天时渗入土壤中提供水分,再次看到新组屋区的先进面貌。

现代版龙头游乐场,脚下的浮雕以橡胶林与橡胶厂为主题。

公园附近的组屋之间,还散布着其他小游乐场,当中最有趣的昆虫游乐场,蚱蜢与蚂蚁滑梯造型独特,不只深受小朋友欢迎,也是IG拍照亮点。

建屋发展局的新一代游乐场不只注重游玩设施,也根据社区历史与文化特色规划主题,发展成为拥有鲜明特色的社区空间。例如吉丰是军队、大巴窑是沼泽、三巴旺是船舰,而兀兰以昆虫为主题,可想而知,以前这里就是一大片山芭地区。

福山公园被细心打造成恐龙乐园。

在新颖组屋区里寻找昔日面貌,兀兰7道第852座组屋前方,一眼就看到一个现代版的龙头游乐设施,怀旧又新奇。同个街角,墙上浮雕以橡胶林与橡胶厂为主题,追溯兀兰前世记忆。由此可通往福山公园(Fu Shan Park),兀兰另一网红打卡热点,公园里有各种造型各异的恐龙,色彩鲜艳,

公园被细心打造成侏罗纪公园,其实名称源自早期的福山园,陈嘉庚在这里买地开垦,发展成新加坡最大的黄梨种植园,后来也由此开始种植橡胶而发迹。可惜小小的公园里已看不到这段历史,恐龙都没有绝迹,往事已烟消云散。

兀兰镇东公园是一座山丘。

还想寻找橡胶树踪迹,兀兰13街的兀兰镇东公园(Woodlands Town Park East),山上还有一棵早期橡胶园留下的老橡胶树,已列为受保留古树。整个公园是一座山丘,如今已包围在一座座组屋当中,走到山顶与周边组屋大致同样高度,透过高楼间的空隙可以看到柔佛海峡。

山上树林浓密,充满野趣,从苍莽林区到组屋林立,只在转眼之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