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从入住重生的酒店开始

订户
罗克利夫庄园的历史可追溯到1774年,曾是板球俱乐部也曾是医院,英国的铁路企业更始于庄园。(酒店提供)
罗克利夫庄园的历史可追溯到1774年,曾是板球俱乐部也曾是医院,英国的铁路企业更始于庄园。(酒店提供)

字体大小:

疫情趋缓后旅游,不仅更珍惜远游时光,也会更眷恋每一寸踏过的土地,不再只是走马看花。当经过历练的旅客不再追求一般景点,就会向往更深入的旅游维度。而这个过程,可从一些被赋予第二生命的酒店开始。

英国是不少人在国境开放后前往欧洲旅行的首选国家,曼彻斯特以北风光明媚的大湖区和周遭的田园小镇,由于更接近大自然,没有大都会的喧扰,更成了伦敦以外的旅游热点。这些地点有不少有别于国际连锁品牌的精品酒店,比如全球奢华精品酒店(SLH)的成员酒店不仅有个性,更有迷人故事。

呼吸莎士比亚

距离伦敦大约两小时车程的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Stratford-upon-Avon)位处大湖区边缘,是大文豪莎士比亚诞生和成长的地方,镇内的景点几乎都和莎翁有关,比如他的家、他的学校。但与旅客最能产生直接联系的,或许是能呼吸到莎士比亚的雅顿酒店(The Arden)。

雅顿酒店并不在比较热闹的小镇中心,而在著名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RSC)对面。酒店选在这个地址并非偶然,因为就像这个小镇的不少其他建筑,雅顿酒店的建筑和土地根本就属于剧团所拥有。雅顿酒店与莎士比亚有深厚的历史关系。原来莎士比亚的父亲约翰·莎士比亚(John Shakespeare)与名媛玛丽·雅顿(Mary Arden)结婚后在商场大展拳脚,为当时只有1500人的斯特拉特福打造了许多建筑,雅顿酒店的前身就是其中之一。

雅顿酒店内挂满曾经入住酒店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演员照片。(酒店提供)

雅顿酒店是典型的英国风味精品酒店,45间客房都充满浓郁的书卷气,窗外就是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连风景都有艺术气质。虽然雅顿酒店的主建筑可以追溯到17世纪后期,但这片土地和花园曾经有一座伊丽莎白时代的住宅建筑,叫作布鲁克之家,据说,莎翁曾在花园里写了他的一些作品。这栋建筑自1965年起以酒店的身份转世投胎,并被伊甸园酒店集团与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于2009年9月合资收购。

到斯特拉特福游玩,入住雅顿酒店几乎是一种理所当然。晚上呼吸着莎士比亚入眠,隔天一早到对面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参加后台观光游,然后到莎翁的故居逛逛,会让你带着满腔的莎翁气质离开。

雅顿酒店就在著名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对面。(吴庆康摄)

庄园铁路蝴蝶梦

拥抱大自然是到英国大湖区的目的,这个区域占地广绿意盈然的住宿很多,历史悠久的罗克利夫庄园(Rockliffe Hall)是当中瑰宝。这个现今结合了18洞高球场的庄园可追溯到1774年,其身份也不断变化,曾是板球俱乐部,1950年代则是医院。1971年由麦克凯恩主演的英国犯罪电影“Get Carter”曾在这里取景。

但最重要的是,英国的铁路企业原来始于罗克利夫庄园,英国的东海岸干线沿着庄园边界延伸,通过达灵顿(Darlington)连接伦敦和苏格兰。当地的钢铁大王汤姆斯·史托里(Thomas Storey)从 1821年起与工程师乔治·斯迪芬森(George Stephenson)在达灵顿和斯托克顿铁路工程上密切合作,从1936年起就住在当年称为Pilmore House的罗克利夫庄园,铁路爱好者可在附近的达灵顿、希尔登和约克铁路博物馆回顾这段铁路历史。

入住占地375英亩的罗克利夫庄园除了能了解这一区的发展故事,更能真正拥抱大自然。庄园是不少野生动物,尤其是蝴蝶的天堂。英国有59种蝴蝶,而罗克利夫庄园是其中20种蝴蝶的家园。在这里还发现了12种蜻蜓和豆娘,还有90多种不同的鸟类,以及17种不同的哺乳动物,包括6种蝙蝠。有趣的是,现在有2万只巴克法斯特蜜蜂在罗克利夫庄园授粉,庄园的蜂箱是这类蜜蜂的家园,由庄园团队和达灵顿养蜂协会的志愿者看顾。

曼彻斯特证券交易所酒店为二级保护建筑。(酒店提供)

证券交易所传奇

由证券交易所改建而成的酒店在世界各地不少,最新的英国曼彻斯特证券交易所酒店(Stock Exchange Manchester)更受注目,因为酒店背后的主人与足球息息相关。这栋建筑最初由建筑师Bradshaw, Gass & Hope设计,于1906年开业并持续交易至1979年,最终并入伦敦证券交易所。这栋二级保护建筑在2014年被足球明星加里·内维尔(Gary Nevile)和瑞恩·吉斯(Ryan Giggs)收购,将之改造成精品酒店。

曼彻斯特证券交易所酒店旧中央大厅现为餐馆,上方的大型圆顶天花板经过修复重现交易所1930年代的堂皇。(吴庆康摄)

由于建筑本身的历史,酒店基本上也是景点,被改建成Bull and Bear的餐馆的名字也与证券交易和股票有关,因为就是在这个空间见证了牛市和熊市的起伏。由米其林星级厨师Tom Kerridge主理的这家餐馆就在建筑的旧中央大厅,上方的大型圆顶天花板经过修复后重现了交易所1930年代的堂皇,其他如壁炉、拱顶和彩色玻璃窗都是保留下来的建筑遗产,视觉震撼与罗马许多大教堂的不相上下。

酒店不同楼层的客房走廊还挂上了交易所当年的一些旧文件,包括一些特别活动的晚宴或午宴餐牌,在这些历史文件之间走动穿梭,想象当年在这个空间发生的一些事件,相比曼彻斯特总是灰蒙蒙的天色和略为沉闷的市景,证券交易所酒店是了解这座城市的舒适起点。

Eugenia de Montijo酒店修复后重现昔日的气派,彩色玻璃屋顶是原有庭院的大理石地板酒廊的焦点。(吴庆康摄)

世遗古镇的皇后宫殿

西班牙的美食和建筑也让这个国家的不同城市成为很多人疫情趋缓后的旅游目的地。世界文化遗产城市托莱多(Toledo)每一个转角都是历史,这里的酒店也很难不与历史挂钩。

这座世遗城市的唯一五星级酒店是万豪国际酒店集团(Marriott International)Autograph Collection旗下的Eugenia de Montijo。这个名字有点拗口,原来就是法国最后一位皇后欧仁妮·德·蒙蒂霍的其中一栋文艺复兴宫殿。她在1853年与拿破仑三世结婚时,得到这栋建筑作为结婚礼物,之后成了她的宫殿之一。

托莱多是一座到哪里都可以步行得到的迷人古城,所有重要景点如托莱多大教堂都在这家历史酒店的15分钟步行距离之内。意外的是,虽然曾经贵为皇后宫殿,但现在周遭都是民宅,2018年翻新重建后外观并不起眼,但入内却隐约流露古典气息。

世遗古城托莱多的Eugenia deMontijo曾是法国最后一位皇后的宫殿。(吴庆康摄)

酒店的设计与20世纪初的许多经典酒店一样,有覆盖主厅的彩色玻璃圆顶和大理石马赛克地板等装饰。就像这座古城的很多古老建筑,总会在装修和翻新的过程中在地下发现千百年前的历史痕迹,Eugenia de Montijo在翻新过程中也保留了建筑内部的考古文物,如以往的贵族区用纵横交错的原木建造的木天花板,就有三扇彩色格子的装饰,修复后重现昔日的气派,彩色玻璃屋顶成为原有庭院的大理石地板酒廊的焦点。

被赋予第二生命的这座宫殿,设计细节体现了当年这法国最后一位皇后的生活和她对时尚的热情,例如束身衣形状的灯具和带有尚蒂伊蕾丝图案的前台。这些细节点滴,都与托莱多古城一脉相承,在世遗古城入住翻新宫殿,有走进历史的感觉。

棉花屋酒店内1957年建造的著名螺旋楼梯,悬挂在上层的金属框架上。(吴庆康摄)

到棉花屋酒店定制服装

到西班牙几乎不可能不到巴塞罗那,这座城市有太多看不腻的景点,而一些就在酒店内的另类景点,会带给旅客高迪以外的惊喜。

市中心有一家称为棉花屋(Cotton House)的酒店,与当地的纺织业息息相关。酒店的建筑本身是一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19世纪标志性建筑,就在棉花纺织基金会的前总部旧址上,曾是棉花仓库,也曾是巴塞罗那纺织业从事棉花相关工作的成员的聚会场所。这栋建筑后来被酒店业者看中,翻新工程于2015年1月完工,成为万豪国际酒店集团旗下的棉花屋酒店后,成了许多建筑爱好者的必游之地,尤其是建筑内部1957年建造的著名螺旋楼梯,主要特色是它的支撑点不在下面的地板,而是悬挂在上层的金属框架,是建筑爱好者的重要打卡景点。

以往棉花公会会员的办公室,现成了棉花屋酒店为男女客人提供手工裁缝服务体验的空间。(吴庆康摄)

值得一赞的是,酒店除了保留建筑外观和翻新设施之外,更没有忘记它曾是棉花纺织基金会总部的原本身份。早餐地点的一个空间有三面墙都用过去的旧棉花面料和客人的订单装饰,像个迷你展馆。酒店客房内有一本由历史悠久的英国布料公司Thomas Mason特制的精美面料簿,就像到裁缝店时会看到的参考面料簿子一样。为了纪念其前世身份,酒店还与巴塞罗那最负盛名的裁缝机构Santa Eulalia合作,在被称为“L'Atelier”的空间为男女客人提供手工裁缝服务体验。事实上这是以往棉花公会会员的办公室,巴塞罗那纺织历史的过去和现在,似乎在这个空间重叠。

酒店内的私人博物院

在巴塞罗那除了看高迪,也可以看非洲和中美洲文物,而且就在酒店内。位于市中心的SLH成员酒店克拉丽丝(Claris Hotel)的前身是韦德鲁纳宫(Vedruna Palace),这栋新古典主义建筑很有历史,建于1883年,是第一批占据巴塞罗那扩展区的邻里街角建筑,已被列入加泰罗尼亚建筑遗产名录,并在1992年翻新成酒店。

艺术和文物在克拉丽丝酒店扮演重要角色,每个房间和公共区域都有来自前哥伦布时期的艺术收藏品。(吴庆康摄)

艺术和文物在酒店扮演重要角色,酒店的每个房间和公共区域都有来自前哥伦布时期艺术的壮观收藏品。原来酒店的主人佐迪·克洛斯(Jordi Clos)身份特殊,是西班牙著名的收藏家、学者和艺术赞助人,还因设立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克洛斯考古基金会和埃及博物馆而闻名。克洛斯考古基金会拥有欧洲最大的向公众开放的私人收藏,克洛斯的部分私人藏品在一楼形成了一个小型博物馆,目前正在展出的是“玛雅与中美洲的辉煌”(The Maya and the Splendour of Americas),有超过50件从未在西班牙展出过的精选艺术品,值得一赏。

克拉丽丝酒店客房的古文物摆设。(酒店提供)

其他艺术装置贯穿整个酒店,如3世纪和5世纪的罗马马赛克与来自古埃及的千年艺术品,18世纪的英式家具,19世纪的土耳其基利姆利,以及5至13世纪的印度和缅甸雕塑等。酒店和客房的这些元素,都让你觉得像在穿越世界各地旅行,而无需走出客房半步。当然,在巴塞罗那还是应该出去走走,除了高迪,克洛斯设立的巴塞罗那埃及博物馆就在酒店旁边。

出国慎选有历史有故事的住宿,把酒店当景点,体验更独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