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团诚可贵 独立价更高

订户
左起:李瑞敏反思过去的事和吸取经验,但从不后悔创团。(谢智扬摄)陈杰孝的独立舞团“淼舞”以即兴编创为核心。(张荣摄)钱志鸿创团以来最大的成长是学习、钻研和重审传统和自己的文化根源。(谢智扬摄)
左起:李瑞敏反思过去的事和吸取经验,但从不后悔创团。(谢智扬摄)陈杰孝的独立舞团“淼舞”以即兴编创为核心。(张荣摄)钱志鸿创团以来最大的成长是学习、钻研和重审传统和自己的文化根源。(谢智扬摄)

字体大小:

淼舞(Miao Dance)、雾岛舞踊队(Kirishima Dance Corps)都是疫情中创立的独立舞团。舞桊则沉浸于多元化的环境,自由尝试更多艺术元素。“独立”来之不易。《联合早报》记者对话三个独立舞团创办人,道出独立舞团“独”有的美丽与哀愁。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