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换代的美丽

字体大小:

作者一句话:时代不断变迁,永不更改的是文字中那分情感。

收藏于一盒盒的函件、收据和会议记录,静静躺在潮州八邑会馆的办公室,等待着另一个世纪的人来翻阅。身为一名零零后,有机会到会馆实习,近距离接触这些宝贵的资料和文物,是种千载难逢的体验,总让我心里掀起连绵不断的涟漪。那些文件历经了几个时代,酝酿成发黄的篇章,大部分都禁得起时间的考验,字迹豪迈,只不过周围泛着时光的印迹。这就好似红酒,发酵越久,味道越浓郁。

我们负责整理与扫描文件,并写文案存档。过程中,惊诧地发现当时的董事会议记录,都是用毛笔亲手写的,一笔一划端正无比。那种诚心诚意,真令人钦佩。1960年代的文件,是用打字机一字一句打出来的,繁体字从右到左,工工整整地排列着。它们收存在文件夹中久了,铁因生锈已染到纸张,像是肉体被禁锢留下的伤疤,看了令人心酸,有的已是“无字天书”了。只有某些较薄的函件破裂了,我们都耐心地修补好。

阅读来往的书信,能窥探昔日人们的日常作息,从收据也看到以前订阅报章,购买物品和飞机票的价格,再与今日的相比,总为繁琐的工作,增添不少乐趣。疲惫时,抬头望一望,办公室牌匾刻着“发扬光大”四个字,不禁令我感慨不已,保留潮州文化的使命,落在我们年轻人的肩上。手握这些历史悠久的文件,赋予了我满满的使命感,感觉自己任重道远。我们的任务,就是消化文件的内容,浓缩成简短的文案,存档于电脑,让世世代代的人,鉴赏潮州文化的历史与演变。时代的巨轮逼迫着转型,传统的纸张,已被科技所威胁。

这让我想起最近新加坡报业控股重组媒体业务之事。髫年时代的我,就热爱投稿,每星期总会翻开一页页报纸,查看是否刊登了自己的文章。一旦刊登了,就会将那一页剪出来,好好收藏。阅报时,也会拿着铅笔,在有意义的句子下划线。我还曾用手写的方式投过几次稿,从初稿到定稿,足足重写三篇,不辞劳苦。但如今,上大学的作业都是用电脑打字的,一开始很难接受,但后来发现,打字既环保,又方便删改。

有演变,才有进展,世间的一切都在不断地演化。19世纪的普鲁士教育模式,制定出一套高度严格的规则,有系统的校服、课纲,学生一排排坐着听老师讲课,做错了被惩罚,而学习是为了应试。这种“自上而下”的教育方法,一直沿用至今。但随着时代更迭,逐渐兴起“翻转课堂”,教育模式更加灵活开放,而过去那种填鸭式教育制度,被认为是禁锢思维。现代社会中“教育”的定义变得更广泛,不只是老师机械式地灌输学生知识,而是提倡自主学习,主动提问,积极创新。

“法待人而后行,事因时为变通”,保留文化也一样,墨守成规未必是最好的方法,过于强硬地恪守,反而可能带来反效果,因为每个时代,有不同的需要和关怀。灵活变通,随风转舵,才能顺应时代的需求。虽然会很惋惜,但这只不过是换个形式,内容、情感、质量,只要有心,就能维持不变。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数码时代,也非一无是处。就如音乐方面,现代歌手发行专辑,已经很少有实体版的光碟附带歌词簿,但这并不影响歌曲的质量,能在数码平台上收听,反而让歌曲更快地红遍全球。数码时代,其实已迫在眉梢,是我们迟早都得面对的,而疫情是个催化剂。与其兴叹于纸质时代的式微,不如张开双臂,驾着科技的巨浪。

以书写传情达意的时代,早已被覆盖和掩埋了,对于像我这样热爱雕琢文字的人,难免会有一阵心寒。不过,这是新篇章的开启,没有告别旧的,又怎能迎接新的?虽然会依依不舍,但也须要放开放下,顺应时代的变迁,并在数码时代中,寻觅另一片天地。

希望在这动荡的年代,不变的是文字里蕴含的情感,但愿它永驻于屏幕中。我相信数码时代,亦是一道风景,也期待着,那更新换代的美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