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岁的金钱观:保护伞?追梦过程?

订户

字体大小:

成长在小康社会环境,相对安稳的社会安全网使年轻世代金钱观念更趋多元。四名二字头的年轻人告诉早报记者,只要量入为出,钱是够用的;累积金钱数额不是人生唯一目标,他们更在乎人生中其他财富——幸福家庭,好友相伴的快乐时光,投入志业的满足感,心灵的平静与充实。

一项全球研究报告显示,在冠病疫情大流行期间,人们更加关注贫富差距,年轻人尤其明显。

更加吊诡的是,正当国际经济活动为全球疫情掣肘之际,地产、股市等投资性交易市场却十分火热。在本地的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投资平台广告,仿佛人人都可在投资的热潮中分得一杯羹。

作为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一代,是否会为金钱感到焦虑,为前途感到不安?他们又会用手中金钱做出怎样的选择?

早报记者邀请四名来自不同背景的年轻人,听他们分享自己的金钱观,以及如何为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做财务上的规划。

他们当中有人认为无论世界如何动荡,扎根自己所热爱的领域,在研究上有所建树就可以坦然面对未来;也有人认为要把握好手中的每一分钱,让“钱尽其用”获得最大收益,才能未雨绸缪为明天撑起一把保护伞。

张佳怡

年龄:20岁

职业:美妆顾问/销售主播

收入:2000 - 3000元

张佳怡去年从理工学院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留学服务公司做短视频编导。不过受疫情影响,公司缩编裁员,上周她刚开始在商场做美妆销售顾问的新工作,偶尔在直播间做销售主播。

虽然现在的工作没有原来一样高的固定薪水,但收入与业绩挂钩,她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

张佳怡并不为金钱焦虑。在上一份工作的收入状况下,除了个人开销,赡养父母,每月还有固定的积蓄。

她说:“我和父母住在一起,自己日常的花销包括吃饭、交通,每个月有三五百就够了。每月我会固定交给父母四百元,此外就是偶尔买些新衣服和化妆品,都可以用很久的。比如口红我是用完才买新的,不会像收藏一样,或者跟风追新款。每月存钱是没有问题的。”

目前张佳怡还没有固定的投资习惯,不过妈妈替她做了些打算。“我现在的积蓄都是存银行,妈妈说等到达一定数额,会帮我购买一些低风险的理财产品。”

关于未来的财务目标,佳怡暂时还没有明确的想法。她认为:“钱只要在够用的基础上多一点点就很好了,我并不热衷于成为很有钱的人。我希望未来有自己感到舒适的房子,不过这个目标离我还远,要先找到合适的人一起努力啊。”

虽然前两个月失业的状况让她有些紧张,但刚刚入职新工作的她说:“只要有一份工作,好好努力,总能存到钱。”

黄垣融

年龄:26岁

职业:网络安全工程师

收入:5000 - 8000元

刚工作两年的黄垣融虽然还是职场新人,却已经是投资场的老手。他从2014年就进入股票市场,不过他的投资习惯比较特别:只买不卖。

黄垣融与家人同住,日常生活开销节俭,这让他有很多现金可以支配。其中近九成会被他投入股市,不过他的策略并不是低买高卖,更像是投资不动产。

他说:“我会认真阅读财经新闻,做足功课,购买自己认为有增值潜力的股票并长期持有,不会为短期的波动买卖。不过每半年左右,我也会检讨所持有的股票背后的商业模式,重新评估做出判断。”

黄垣融偶尔会为自己的投资决定感到焦虑,怕自己的判断失误,有时也会为股市的行情捏一把汗。不过他认为,投资是人生中的必修课。就像购买医疗保险一样,投资理财是未雨绸缪,给人生上保险。

他说:“人生充满意外,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到那时候你能靠的只有自己。”

关于财务目标,黄垣融并没有确切的固定数额,而是相对动态的。他说:“理财不是设定一个目标,然后去完成它;而是根据你手中所有的资源,尽量好地利用它。”

面对市面上林林总总的理财工具,他认为性价比好,回报要稳定是他最看中的品质。加密货币近期非常火爆,但他没有动心,认为短期内通过买卖可以赚到钱并不意味着产品有内在价值,更不意味着这个资产会根据时间稳健地增长价值。

黄垣融认为自己短期内没有可预见的大额开销,如买房、深造等。不过如果回到学生时代,他希望告诉自己放轻松一些,多花写时间和朋友在一起,享受大学时光。赚钱的方式有很多。

侯若木

年龄:27岁

职业:研究助理 / 在读博士生

收入:3000 - 5000元

侯若木来自中国北京,中三时获颁教育部奖学金来新加坡,现在是本地永久居民。他目前在本地大学担任研究助理,工作之余同时在计算机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在日常开销方面,他觉得没什么压力。他说:“冠病疫情以来,午餐一般在小贩中心打包,也经常买菜回家煮;以前方便和朋友聚会的时候,我不会太在意聚会花销,一个月也就几次和朋友见面的机会。”

侯若木现在边工作边读书,收入的相当一部分用来交学费。已经成家的他也提到,房租、水电费、日常饮食这些开销,妻子会和他一起分担。

不过说到自己组装电脑的业余爱好,若木就笑了:“因为最近加密货币的热潮,显卡价格暴涨。我这样的电脑DIY爱好者,现在要还想买高端点的显卡,就有些心疼钱包。”

每半年左右,他会和妻子检讨财务状况,尤其在大额或周期性支出上态度谨慎。关于投资性理财,他仅把小部分资产用于投资。他说:“直觉告诉我,当下经济情况比疫情前更不乐观。可事实与我的感觉相反,各地的资产价格都在上涨,交易市场十分火热,好像周围的人都在积极地投资。”

在这种情况下,他采取比较保守的态度,主要选择自己能够理解的,稳健的投资工具来均衡配置资产。若木和妻子很喜欢孩子,买房、养小孩是近期可预见的支出。别的长期支出包括赡养父母;随着年龄上涨的医疗、保险支出等。

侯若木表示,自己每个月都能有一些存款,但他的财务目标不在于达成一个数额,而在于持续性。他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学术上:“如果做一件事做到老,能在自己热爱的研究领域里有所建树,自然也会有财务回报。”

“我不担心未来的基本生活。现在计算机领域的热度比较高,很多人才涌入,机会也很多。现在好好做研究,不落人后的话,以后肯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赵雨晴

年龄:28岁

职业:大宗商品经纪人/网络博主/创业者

收入:8000元以上

来自中国南昌的赵雨晴,同样是教育部奖学金获得者,现在已是本地永久居民。她是当下时兴的“斜杠青年”:她是全职的金融从业者/是在Instagram坐拥35万粉丝的知名博主/也是勇于挑战自我的创业者。从事金融工作和知名博主的身份让她拥有可观的收入,不过这令人羡艳的收入也曾让她陷入迷茫。

赵雨晴说:“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一度沉迷于购买奢侈品,从头到脚甚至小到钥匙扣都必须是名牌。心想,我也是一个可以靠自己能力买奢侈品的人,用自己赚的钱买房买车,算得上是人们眼中的成功人士了吧?”

可是赚钱太快,会有空虚感;看到别人比自己赚钱更快还会感到焦虑,她发现金钱和奢侈品都没能让她的内心得到满足和平静。

“我慢慢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用赚钱和消费来证明个人价值的逻辑。正如法国社会学家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在《消费社会》一书中提出,如今商品的‘符号价值’取代了‘使用价值’的重要地位。换句话说,我买的不是让自己过得好的东西,而是让别人觉得我过得好的东西。”

不愿意再为别人眼中的自己而活,让雨晴向内审视自己。她认为要找到内心所爱,做自己坚信有意义的事情,才能够不被大潮流裹挟,获得内心的满足。

如何才能找到内心所向呢?赵雨晴认为要通过不断尝试新的东西。毕业后她一边做大宗商品经纪人,一边经营自己的社交媒体,如今已拥有大量的粉丝。她深知当下网络世界的游戏规则:“每个人的注意力都因为社交媒体的轰炸变得越来越短。很多人可以一夜爆红,但是重要的不是你能走多快,而是能走多久和走多远。所以我一直在思考,如何通过现有的影响力去做有意义的事情。”

赵雨晴去年开始接触加密货币,和大学校友一起开发了基于波卡生态系统的去中心化借贷平台—— Konomi,并发行了自己的加密货币Kono。她说:“我很看好加密货币的未来,我也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认识到加密货币真正的价值。”

今年,赵雨晴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一个打造健身社交应用的创业团队,主要负责吸引投资人和积累早期用户。她最近要和两届东运会马拉松冠军苏睿勇开始一个跑步训练,来激励更多的人加入跑步的大家庭。

赵雨晴说:“我发自内心地坚信体育能激发每一个人的潜能,同时把生活的阴霾一扫而光,给人带来积极的改变。”

“我热爱自己的每一份工作,让我一直在路上,不断学习,充实自己,体验未知的快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