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玩Dota

2019年8月,第九届TI在中国上海落幕。来自欧洲的OG战队与劲敌鏖战数小时后,最终蝉联冠军,创下TI赛事历史上首次有战队两次夺冠的传奇纪录。(取自TI官方页面)
2019年8月,第九届TI在中国上海落幕。来自欧洲的OG战队与劲敌鏖战数小时后,最终蝉联冠军,创下TI赛事历史上首次有战队两次夺冠的传奇纪录。(取自TI官方页面)

字体大小:

成年后,每个人忙不同事情,多年没有一起玩Dota,最近在社交媒体了解昔日战友的近况——有的在读大学,毕业的顺利当上分析师……知道大家疫情下别来无恙十分安慰。

YouTube会根据用户常看的内容推荐类似视频,前阵子点开一支有关MapleStory(《新枫之谷》)的视频,结果一口气看了十多支。MapleStory是一款大型多人线上角色扮演游戏,东南亚版于2005年推出。16年后重听童年电玩里的熟悉音乐、看角色与可爱蘑菇boss搏斗等让人意犹未尽。

MapleStory是我玩的首款线上游戏,后来也玩过Audition Online(《劲舞团》)、Grand Chase(《永恒冒险》)等。8岁开始上网起,多不胜数的游戏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娱乐活动和交友空间。人在新加坡的我可通过电玩认识远在美国和欧洲的玩家,虽然不知道彼此长什么样子,但会克服时差约定同时间上线打怪兽,甚至记得对方的生日,当天送上祝福和礼物。青涩的我们以为电玩可以打一辈子,怎料不少游戏后来无预警下架,错失互换社交账号的机会。

聊线上游戏,不能不提Dota(《遗迹保卫战》,也译《刀塔》),这是我玩得最久的游戏。Dota是一款多人即时对战游戏,每一场游戏可支持10人同时连线,分五人一个正营。每个玩家会操作一个英雄,成功摧毁对方遗迹建筑的阵营将取得最终胜利。Dota伴我成长,我也看着玩家们从一个平台换到另一个——最初在mIRC,到Battle.net、Garena,如今上Dota2。上学时玩Dota有助解压,尤其考O水准那年因备考疲惫,即使第二天有考试,我仍和朋友准时上线。父母向来对我采取放养式教育,只要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无大事不会干预我的生活。我想,父母当年对我每晚玩Dota,不准备隔天考试的生活并非不担心,而是意会打电玩是我放松的方式,不唠叨是不想给已在自我要求的孩子增添更多压力。

我曾和朋友参加电玩比赛,友谊在一场又一场的ggwp(good game well played,指质量高的游戏,也可做胜利者给失败者的鼓励)健壮。我当年有 “man Qian” (意为勇猛)的绰号,因为敌人出现时,我总有不知哪来的把握,会不假思索地往前冲。朋友总会通过麦克风嚷着“back”(撤退),却又不自觉地跟我联手击倒敌人——是反射动作,无需言明的默契。成年后,每个人忙不同事情,多年没有一起玩Dota,最近在社交媒体了解昔日战友的近况——有的在读大学,毕业的顺利当上分析师……知道大家疫情下别来无恙十分安慰。

近几年虽不再玩线上游戏,偶尔还是会关注电玩新闻。用文字描写Dota略显苍白,想一睹玩其游戏时的惊心动魄可观看一年一度的Dota 2国际邀请赛(简称TI)。TI于2011年在德国科隆首办,去年因疫情被迫取消。上个月公布第10届TI若无突变,今年8月会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世界各地的顶尖玩家到时将一争高下,争夺奖金池里超过4000万美元的奖金。玩Dota从不是儿戏,各职业电竞战队来势汹汹,须有志有谋有默契方能脱颖而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