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身定造

音乐串流平台Spotify推出“只有你”(Only You)功能以分析用户独有的音乐品味。(互联网)
音乐串流平台Spotify推出“只有你”(Only You)功能以分析用户独有的音乐品味。(互联网)

字体大小:

“早晨播放林忆莲、蓝战士的《下雨天》,不愧是你的作风。”Spotify的“只有你”如此形容我。这或是演算法对我现阶段心态的理解,正如性格测试不能通过几样数据测出我完整的人格。

昨天,我是魅力超凡的艺术家;今天,我是神秘温柔的疗愈师。不,我并非每日换一份职业;我也不是Billy Milligan。如果你常浏览社交平台,必定看过/玩过最近爆红的“网易云性格主导颜色测试”。即便不知道这是何玩意,你一定做过其他或繁或简的性格测试。你满怀期待收获最终测试结果(好比翻页阅览今日运势般)——那专属于你的描述。

专门____的歌手

就如郑秀文霸气地唱出“我绝对是独一无二”,音乐产业经常标榜“量身定造”。某歌手新专辑诚邀某几位音乐人亲自操刀,量身订造风格统一/各异的歌曲。这些歌曲或适合歌手的音域,或与歌手的形象吻合;于是A-Lin总在主歌秀中底音,梁静茹则几乎与情歌画上等号。亦有歌曲试图发掘歌手不同的音色,亦有意颠覆歌手的既定形象;梅艳芳与张国荣百变的演绎风格为典例。凡此种种(加上非歌唱作品、宣传、私生活等)为塑造及经营一个(歌手)品牌。作为品牌的消费者,听众有无意识地选取消费的对象。如果你刚分手,应该不会播放梅张的动感舞曲。如果你正感到淡淡忧伤,你比较可能低吟梁式情歌(还可以配上她炙手可热的感情八卦)。

以上的论述假设了品牌具有别于他者的招牌歌曲,是歌曲服务于品牌。以《小情歌》为例,吴青峰的自创曲在风中飘着,被数个歌手拒绝收录于专辑,最终回到他的怀抱——而类似例子不少。与其说是《小情歌》服务于苏打绿(此非专门为苏打绿而写的),不如聚焦在《小情歌》是被重新包装的主打歌,且能在苏打绿品牌下推出。尤其在这翻唱盛行的世代,没有任何歌手可以“霸占”一首歌;而是其如何将歌曲(原创/翻唱)有说服力地融入其品牌里,如同量身订造般。

忠于_____的听众

歌手能(被)打造出来,而听众亦如是。在卡带光碟尚存的年代,无论是试听、挑选、购买、播放等,听众皆需亲自打造自己独享的音乐体验——因为喜欢某个歌手/专辑而反复聆听;因为偏爱某种风格的歌曲而将它们刻录到光碟。而近十年来,音乐串流平台的涌现改革了听众的习惯。这不仅是将上述的环节数码化,更是通过各种新兴科技(大数据、人工智慧、机器学习技术等)为听众“量身定造”个人化的服务。听众只须打开应用程序并播放清单即可,无须多做多想。

近几个月,Spotify更推出了“专为你打造”——依据听众的播放习惯(按过赞、分享、收藏等)订造数个专属合辑,以曲风、艺人、时代等划分类别。当然,我的独立音乐合辑必然有我常听的郑兴、HUSH、郭顶、告五人。可是,里头也出现了灵魂沙发、美秀集团、my little airport等我从未播放过的独立乐团。于是,在播放这专为我打造的合辑时,我不仅听到熟悉的声音,亦有机会接触或符合或刺激我音乐品味的作品。串流平台似乎有种难以攀比的预知能力,无形中不断地塑造且拓展当代听众的音乐品味。

“早晨播放林忆莲、蓝战士的《下雨天》,不愧是你的作风。”Spotify的“只有你”如此形容我。这或是演算法对我现阶段心态的理解,正如性格测试不能通过几样数据测出我完整的人格。你问我,明早我是否依然播放林忆莲的《下雨天》?我不知道明天的林忆莲和我将会怎样,可能也要看天气吧。于是,我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可能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