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数报纸走入历史

2018年3月16日,《联合晚报》读者在各处报摊形成人龙,排队购买报纸。(蔡玮谦摄)
2018年3月16日,《联合晚报》读者在各处报摊形成人龙,排队购买报纸。(蔡玮谦摄)

字体大小:

看别人手握报纸会让我动容是因为始终坚信被印出来的文字纵使没有在网上的流量高,但摸得到的纸版比网络世界更具抚慰人心的力量。

2018年3月,初到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社会新闻组实习一个多月,16日下午到报摊采访,现场见读者排队等待晚间报纸到来,想抢先购得《联合晚报》创刊35周年限量版特辑。数码时代讲究信息即时易消化,网络渐取代纸媒成为主流。但对忠实读者来说,网络没法复制触摸报纸后手指黑黑的亲切感,还能看报纸一天是一天。年长人士尤其喜欢在咖啡店、组屋楼下聚精会神地阅读报纸,画面是美丽的。

新加坡报业控股今年5月宣布重组媒体业务,台湾《苹果日报》同月出版最后一期报纸,全面改为网络版——世界各地的报业都面临前所未见的冲击,纵然局势不尽相同。由11个国际民间组织共同成立的“资讯与民主论坛”(The Forum on Information and Democracy)6月发表报告将新闻业衰退之棘手与气候紧急状态相提并论,呼吁各方提供新闻室更多资源与支持。当然,媒体自身也该争气。

读者在报章走向黄昏之际继续给予支持可遇而不可求。到各国媒体的社媒常见网民批评自家新闻素质低,有些甚至会因为自己不是忠实读者而感到自豪,殊不知媒体是一面镜子,报道的素材源自公众,谁愿意受访,愿意说什么,这些都将影响新闻品质,反射出社会面貌。

遇到该说话却拒绝访问的人经常让记者心烦。报道无法出街可以找其他题材补上,可受访者一旦错过发言的黄金时间,事后想补上如同试图抚平揉皱的纸张。记者坚持实事求是,也愿意助受访者经营公共关系一臂之力。

虽然还不是全职记者,但求学期间有机会投稿,写这篇难免让人感觉不中立。然而维护新闻生态不只是编辑团队,也有赖希望获得第一手新闻和准确资讯的社会大众支持,作为报馆一员会更想呵护犹如精致瓷碗的报业,希望报纸不要越做越薄。

传统媒体是夕阳行业,想投身报业的年轻人肯定被劝过:“不要冲动,这年头做报纸不赚钱,前途暗淡。”去年12月因实习需要,我问各族朋友有否读母语报章,大部分自认母语不好,所以不读母语报纸。新加坡现今的母语发展处在颓势,母语报章吸引年轻读者更加困难,生存极具挑战。

报纸其实没有感情,有感情的是做报纸、卖报纸、读报纸的人。看别人手握报纸会让我动容是因为始终坚信被印出来的文字纵使没有在网上的流量高,但摸得到的纸版比网络世界更具抚慰人心的力量。仍坚持做报纸的前辈多半也希望承载集体回忆的纸媒能一直存在,而不是曾经拥有。新一代新闻工作者会拥抱数码转型,一些同时会守着一分浪漫,相信努力能换来保存报纸的希望。

有人说事情未发生便无需感到惋惜,可当报纸从世上消失的那天真正到来,人们会失去什么?美好的东西大多终会消失吧。而我们早已在倒数报纸走入历史的宿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