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食族】请给需要帮助的乘客让个座

北京巴士车厢后座,男乘客闭目休息。摄于今年8月。(法新社)
北京巴士车厢后座,男乘客闭目休息。摄于今年8月。(法新社)

字体大小:

作者一句话: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坐下来,自己就不会太累;可是一旦坐下来,他可能就会永远失去再站起来的动力。怎么办?的确很难办。

6月的北京雨一直下。他坐在公共巴士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头依偎着玻璃窗。黄豆大小的雨滴清脆地敲打在窗玻璃上,窗架与他的头骨共振,他觉得好清醒。

车上人还不多,他打量四周的座椅。他发现所有的椅子都很美:美的方式虽各不相同,但绝对没有在争奇斗艳。放眼望去,这种美从整体上看是很祥和的。例如:最后一排的椅子美就美在视野开阔,车窗两侧的景色都能看到,但却是最颠簸的。而车两侧的椅子虽然美在平稳,坐上去却不能同时看到四面八方的景色。你可以更喜欢最后一排的座位,但不能说它们就一定比前排的座位更美,反之亦然。

眯着眼,欣赏着这些椅子,他的内心突然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支配了:所有的椅子都很美,但每个乘客却只能选择一个。原因很肤浅,人只有一个屁股,而且若是不守规矩在巴士上来回倒腾换椅子,还会惹得众人嗔怒,没有人想要成为社会舆论的准星。更何况,大多数情况下,那些好的位置早就被先上车的乘客占了。他觉得他犯了一个错误:好椅子这么多,自己在未经选择的情况下已经不知不觉地坐在了其中一个上。

于是他下意识地站了起来。虽然车厢很空,但他决定先暂时不坐下来。他觉得自己很潇洒:车上有这么多的空位,每个空位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美感,而自己却毅然选择站着。似乎有一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快感,又好像王小波笔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很敢于无视对生活的设置。

路行颠簸,站久了,他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坚强,疲劳逐渐侵袭了他的全身。有好几次,他差点抵挡不住椅子的诱惑,就要就近找个座位坐下来。坐下来,自己就不会太累;可是一旦坐下来,他可能就会永远失去再站起来的动力。怎么办?的确很难办。

更可怕的是,车厢里不止有他一个人。在热闹的大街上,在空旷的车厢中间,只有他一个人像怪物一般站着。看着这个举止怪异的人,坐在椅子上的乘客无不感到奇怪。他仿佛能感受到周围座位上人投来的不解目光正缓慢地灼烧他的皮肤。也许在一个大多数乘客上车都会第一时间寻找座位的社会,有座位却选择不坐就成了一种原罪。

坐,还是不坐?他内心无比纠缠。此时此刻,在车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成了一种煎熬。巴士停车靠站,上来一大群熙熙攘攘的乘客,突然就把车厢挤满了。有些乘客上车后迅速就找到了位置良好,靠窗通风的座位,露出得意的微笑。有些上车较晚的乘客就只能选择靠后的位置挤一挤。偶尔,还会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因为抢座位而大打出手。若是遇到老人或孕妇,便有一两个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在群众咄咄逼人的目光中无奈让出自己心仪的座位。车厢里很吵,嘈杂声中,隐隐约约能听到广播正在播放:请给需要帮助的乘客让个座,我们向您表示感谢。

他突然释然了:自己和他人一样,都是人,都留着粉红色血液,有二十三对染色体,一双透彻的眼睛和油亮的头发。上车就座一点也没有不潇洒。如果从某天起不再想选择座位了,也不应该觉得惊讶。改变,不过是留在身上的粉红血液在反复的思索与反省中被提炼成了钢筋铁骨。

到那时,让座亦不再是一种美德,而是一种由心的选择。(“字食族”关键词创作系列之三)

关键词创作系列,请关注《取火》Instagram:@litupourworld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