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食族】执着

(龙国雄摄)
(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她的工作是近年发展起来的前沿行业——记忆篡改师。

作者一句话:永别了,我想念你们!

“怎么样,你搞定了吧?”

“切,要不你来?”

“连业绩第一的魔改手卫桦都搞不定,我凑什么热闹?”宝夏亲昵地拍了拍卫桦的肩膀。“这回碰上硬茬了哈。”

卫桦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心底越发焦灼。

作为国安局管辖下的新部门,“裁剪局”的规模并不大。卫桦做这行好几年了,一开始的跌跌撞撞到如今媳妇熬成婆,成功率在同行中遥遥领先。你问她是做什么的?她的工作是近年发展起来的前沿行业——记忆篡改师。

记忆是每个人内心深处的东西。或厌恶,或珍藏,但它总如影随形,对人施加显性与隐性的影响。

没错,记忆影响着人的思维和选择,控制了记忆也就控制了那个人。这次,她碰到个钉子户。眼前这位科学家的表现,免疫于她的技巧经验,在攻势下风雨不动安如山!

“难道失灵了?”卫桦百思不得其解。百试不爽的套路,在此君身上全然不奏效。她一遍遍潜入科学家的意识,植入准备好的片段,加以催眠引导,固化印象。科学家果然是浮华世上少有的纯粹者,此君又是顶级水平的,脑海里除了难懂的科学符号就是抽象概念。然而最使她风中凌乱的,是任务进度的缓慢和挫败,总感觉科学家内心在抵抗着什么。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种种诡异现象使她思绪万千。

“熵值好像越来越大了。”马督工的神出鬼没吓了卫桦一跳。上升的熵值说明科学家的思维在不断走向无序和不确定,与任务要求背道而驰。

“呃……督工好。”卫桦指着空中沉浮的曲线解说道:“工作起初是奏效的,但很快就被他自身强大的纠正能力反噬,似乎……”

“说清楚。”马督工脸上浮现惊愕的微表情,即使转瞬即逝,还是被卫桦捕捉到了,谁叫她吃这口饭呢?记忆篡改是一份需要综合能力的工作,其中心理学占比较重。这反应不对劲啊,她暗想,但神色如常道:“应该是有什么执念放不下。”

凌厉的神色通过马督工微眯的双眼溢出:“确实不好办。”

卫桦满腹的疑云有增无减。科学家的保密级别极高,因此她不了解太多。从其记忆得知,他的领域是纳米材料,结合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间谍门……无怪乎她胡思乱想。

“能做的我都做了,实非不努力,而是此君不可雕也!我的一世英名……”正抑郁,忽然警报大作。

当卫桦听到宝夏的声音,还以为是幻觉,随即一个激灵,如堕冰窟。“敌人在内部,不要给科学家减熵!听到吗?不要减熵!不要减熵!”接着眼前出现血红的“拯救科学家,保卫共和国”几个大字。

事态不妙,大有蹊跷,卫桦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不祥的预感在发酵……宝夏因公殉职的消息令所有人沉默。然而没有人的哀恸比得过与她并肩多年的战友卫桦,众人同情的目光落到她身上,如芒在背。

失魂落魄中,马督工表示慰问:“我知道你很痛苦,要不休息几天?”

卫桦在心房周围竖起高墙:“不了,宝夏是为裁剪局而死,我更要发扬她的精神,牢记使命。”

几天后,一份成功报告出现在马督工的桌上。“不愧是我局的王牌篡改师,日后可委以重任!”殊不知,卫桦熬过多少深夜,掉了多少头发,呕心沥血才合成了这份东西。记忆篡改师的精神力异于常人,在绝对必要时,会激发出精神沟通的技能,仅限于心有灵犀的两人。卫桦坚信,宝夏在生死之际念着的,必然是重于泰山的东西。后来,卫桦会明白,宝夏死得其所,且将心愿交托给了值得信赖的人,未尝不是一种圆满。活着办事的人面对的,是一条比死亡坎坷千万倍的道路。

卫桦大概率会倒在成功的前夕,沉睡于破晓前的至暗时刻,不过这不重要。因为卫桦和宝夏这样的人有千千万万个,她们的肉体永远回不来,但精神每天都在复活。

(“字食族”关键词创作系列之五)

关键词创作系列,请关注《取火》Instagram:@litupourworld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