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博客】中秋就是应该吃椰挞

明年中秋除了吃椰挞,记得配点水果。(作者提供)
明年中秋除了吃椰挞,记得配点水果。(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新学年开始后第一个节日一定是中秋节。新加坡中秋节不放假,所以说实在我并不会特别期待中秋。但出国留学时遇到中秋节就会感触良多:中国放一天假,有些住得近的同学还能趁机回家一趟,而手机应用上的各类广告更牵起了思念(与购物欲望)。中秋佳节?买月饼送给父母吧。入秋?出门在外记得买点秋裤。在欧洲基本上没有任何相关广告,唐人街也没有特地布置一番,一排排红灯笼从两个月前至今从未摘下。亚洲超市里一个月前就开始摆卖香港知名品牌的月饼,但没有特意打广告,和疫情前新加坡各大商场的推销活动有着天壤之别。习惯了新加坡不温不火的中秋节(商场有促销,但气氛远不及新年),中国轰炸式的广告令人厌烦又难免牵起思念,欧洲完全缺少气氛的中秋又显得有些冷清。

一个月前看到几家亚洲超市开始售卖月饼,一开始还不以为然,反正太早买月饼显得有点“怕输”,而且也不想储存这么久。当时心想,反正欧洲国家不庆祝中秋,而且我所居住的H市华人应该不多,几家亚洲超市肯定有充足货源,中秋当天购买也不迟。岂知中秋当天和宿舍的台湾友人走遍唐人街各大亚洲超市与商店,店主都说已售罄!这下子可着急了,狗急跳墙的最高境界就是我直接到饺子店问他们是否有卖月饼,被老板投来异样的眼光。

后来只好到香港人开的茶餐厅买了些糕饼来取代月饼。我们买了老婆饼、莲蓉酥和椰挞(蛋挞被前面的顾客买光了),准备回去宿舍找其他欧洲室友一起庆祝。H国当时日落时间较迟,因此等到晚上10时许才能看见月亮。虽然我们常说新加坡人精通双语,不过要和完全不同文化的同学解释中秋的由来以及各种糕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句”Are lotus seeds safe to eat?”(莲蓉可以吃下肚吗?)让我啼笑皆非。我们一直以为“正常”的事情对他人而言未必正常。中秋当晚,冲泡伯爵茶时我提议倒入牛奶,其他欧陆人愣住几秒后说那是英国人独有的怪癖,害我只加了一滴牛奶就收手。

当晚偶尔刮起冷风,预示着秋季即将到来。心情其实非常混杂,常言道“每逢佳节倍思亲”,但在欧洲少了那种轰炸式的广告,仿佛就完全没有中秋这个节日。但另一方面,仰望着月亮,又不可能不知道今天是八月十五月圆人团圆的日子。本来以为远在欧洲又吃不到月饼会感到心酸,不过并非如此。离开家里久了,这种不适感纵使会逐渐递减,但又不可能完全消失,就是一种淡淡的牵挂。

和两位新加坡友人双J谈起这件事情后,受邀到她们家吃月饼,这次吃的是香港的六黄月饼。终于吃到月饼也满足了,但是想起我摄入的热量后,觉得中秋节还是吃椰挞比较好吧。省钱又相对健康,我的荷包和腰围肯定会同意我的想法,希望嫦娥不介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