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

在中国东北,白菜是过冬必备的蔬菜。100公斤起购是家常便饭,也可用来制作东北酸菜、韩式泡菜等。(张鹤杨摄)
在中国东北,白菜是过冬必备的蔬菜。100公斤起购是家常便饭,也可用来制作东北酸菜、韩式泡菜等。(张鹤杨摄)

字体大小:

10月的第二个星期,是游览关门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绝佳时期——就像东京的樱花,山里的红叶也仅有短暂的观景期。

跟红叶一样短暂的,是中国东北大地上的秋天。今年的秋雨格外多,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凉,气温陡然骤降,天黑越来越早。

人们一边囤积秋菜,也就是白菜、大葱等秋季丰收且耐储存的蔬菜,以应对漫长的冬天,一边翘首期盼供暖期的到来。在东北,中央供暖期从11月开始到来年4月结束——每年的一半都是冬天。

关于冬季,我和父母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对于生于北国,长在赤道的我来说,冬天是一种浪漫的回忆和向往。在父母看来,换季意味着不菲的供暖费、服装费;而对年长的老人们来说,每一个寒冬都是对生命力的一场考验。

可是如果没有四季,人的寿命要如何算起?单调的不仅是衣橱里的衣服,艺术和文学也少了些伤春悲秋的气质。

不过,住在赤道小红点上的一个便利是,在任何时间向南或北迈一步,春夏秋冬皆在眼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