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博客】护照上的尘埃

世界就是这么小,居然在国外遇到一群新加坡国立大学交换生。(作者提供)
世界就是这么小,居然在国外遇到一群新加坡国立大学交换生。(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新柔长堤通关时间长达3.5小时,这不是南柯一梦,而是新加坡边境日益开放了!无论是同龄的朋友还是之前比较担心疫情的叔叔阿姨都开始出国游玩,或者预定好了机票准备出国,逐步回到疫情前的生活。劳动节、开斋节与卫塞节长周末,海陆空关卡人山人海,社交媒体平台上,同龄人士基本上兵分三路:曼谷、峇厘岛及欧洲。

此次疫情似乎令我看开了许多,之前总是认为未来还有时间到这到那旅行,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有所改观。这两年来许多国人无法出国游玩,而许多在本地工作的游子则难以返乡探亲。时间线拉回到2020年初。当时疫情刚在亚洲蔓延,各界对于疫情的传播力充满了疑问,许多国家直接封锁国门,这两年下来那本红色的护照都已经积满尘埃。倘若两年前我们能预知冠病即将来临,又有多少人会在2019年多出国、多回家呢?但是,拖延症“病入膏肓”的我们总是把各种计划展延,岂知一拖就拖了两年。时不我待,每个人都在等待退休后才环游世界,但届时的身体状况也是个未知数,等待的结果终究是等了个寂寞。当然,这里也并不是鼓励大家在30岁就辞掉工作环游世界,虽然我很佩服可以过上类似生活的旅游博主与数码游牧人。

这个世界那么大,还有那么多的地方等待我们探索,趁年轻时多出去看看世界。这或许是一生当中最无忧无虑的年龄段,途中不需要担心公司的运营状况、不需要担心孩子的学业成绩、不需要担心在印度尼西亚热带雨林中没有手机信号买不了股票……疫情确实让我看到了人类的脆弱,连肉眼都看不到的病毒居然可以导致这么多人丧生,他们的人生规划就此被打乱。

想要一个人出国就尽管去吧!以前我总是蠢蠢欲动,但又因担心人身安全而迟迟裹足不前。而且一个人的旅行听起来又好像显得特别疯狂,周遭的人又似乎会认为独自出国的人生性孤僻。

不过之前到了欧洲交换才让我发现其实一个人出国纯粹是一种出行方式,没有必要将其理想化或浪漫化,更没有必要将其污名化。独自出国也并没有“标准答案”,既有到曼谷考山路饮酒作乐的背包客,也有到峇厘岛深山疗伤的游客,也有希望逃离城市喧嚣的穷学生。有了谷歌翻译与谷歌地图,旅人一手握着地图,一手握着一本短语手册在陌生国度鸡同鸭讲的时代似乎早已过去。这意味着独自出国变得更加方便与安全,但同时又似乎减去了旅行的那股新鲜感。

当然,凡事都有正反两面,一个人旅行有时会较为麻烦,凡事都得亲力亲为。有时希望能和身旁的人一起分享美景,但却只能将这种画面通过相机捕捉下来,在现场默默地欣赏。但是,也没有必要把一个人出国看作是孤僻的代名词,独自出游最大的好处莫过于自由、随性。

我自认为性格内向,但单独旅行反而促使我放下脚步欣赏周遭事物,同时也让我更想和周遭的人交流。途中我在各家青年旅馆遇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旅人,我们一起去吃晚餐,一起在宿舍厨房里畅谈,和不暗英语的民宿老板比手划脚。这些琐碎的事情都拼凑成我对那趟欧洲之旅的美好回忆。一个人出国并不会感到孤单,反而迫使我踏出舒适圈。

瑞典音乐制作人艾维奇有一段广为流传的歌词,“总有一天你将会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记得活出永志不忘的人生”。希望这次暑假能重新出发,再次把护照上的尘埃扫一扫。人生短短,开心就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