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火】小馄饨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岁月好像留下了什么痕迹,但又没那么明显。(档案照)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岁月好像留下了什么痕迹,但又没那么明显。(档案照)

字体大小:

在我外公的医院外面,有着一家小馄饨店。小的时候,每次放假回到老家,我都会起个大早送外公去上班,和他一起吃这家的小馄饨。我第一次到这家馄饨店的时候,一大锅馄饨刚好煮完开锅。快要零度的冬天,那雾气伴随着馄饨的香味扑面而来,那个画面让当时小小的我记到现在。这家店很简单,四张长桌子和八张长椅子,在那木头桌子上摆满了瓶瓶罐罐。小辣椒、葱花、香菜、醋、酱油,反正你要的配料他都有。

小店的门口还放着一个躺椅。躺椅上坐着一位老婆婆,手里揣着热水袋,一声接着一声在那里吆喝客人。

“陆医生,这是你家外孙女啊,可爱的嘞!”老婆婆从躺椅上起来,拉起了我的手,跛着脚往店里走。

“两碗小馄饨,一碗大的,一碗小的。” 

没过一会儿,两碗冒着白烟的小馄饨就端了过来。我看了看我碗里的小馄饨,像零星白点在热汤中沉浮。我再看了看外公的碗,里面的小馄饨一个挨着一个,白白胖胖,快要溢出来了。我拿起勺子,舀起了一个小馄饨塞入嘴中。鲜嫩的肉和饨皮的滑溜感合在一起,使小小的我无比的满足。我内心暗暗下定决定,总有一天我要吃得比外公多。

那年我8岁,外公63岁,我吃了八个馄饨,外公吃了18个。

时隔五年,出国之后第一次回到老家,我拉着外公嚷着要去吃小馄饨,我相信这一次,我一定能比外公吃的多。到了店门口,还是那熟悉的四张桌子,门口的老婆婆还是老样子在躺椅上,只不过头发比上次见到白了许多。老婆婆看到我,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她脸上的笑容仍旧没变,招呼着我们进店。

“婆婆,这次来两份大碗的馄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带着点骄傲。

“不用了,还是一碗大的,一碗小的。” 

“外公,我可以吃一碗大的了!“

“我知道,外公吃小碗的。”外公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

这一次我确实吃的比外公多了。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还是那一碗大一碗小,岁月好像留下了什么痕迹,但又没那么明显。

那年我13岁,外公68岁,我吃了18个馄饨,外公吃了八个。

随着长大,生活开始越来越忙,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很久都没回老家了。

在我18岁的这一年,高考结束后,终于腾出了时间回去一趟。

我走到了那家熟悉的馄饨店前,那躺椅还在那,只不过躺椅上的老婆婆不知道去哪了。

“哟,小姑娘终于回来啦!”店内走出来了位阿姨,她是这家店的大厨,也是老婆婆的女儿。

我笑着点了点头,走进了店里。

“阿姨,来一碗馄饨,大的。”我看了看这家店,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阿姨,婆婆呢?”我从进店开始,我就试图寻找她的身影。

“她啊,两年前走了,病逝的。小姑娘,你要是再晚来一个星期你可就吃不到我这的小馄饨了,下个星期我们就搬走了,为了孩子,去城里打拼咯。”阿姨端上来一碟小菜送给我,拍了拍我的肩膀,就继续忙乎去了。

小馄饨店还是没变,碗里的馄饨还是一样的好吃,可是时间还是无情地刻上了属于他的印迹。年龄的增长,忙碌起来的生活,时间过得飞快,不留痕迹。但当我们停下来,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岁月的无情。他早在你没留意的时候带走了,改变了很多的东西。美好的回忆像是一床棉被,时间久了,缝的线都快掉了,颜色剥落。但是拿出来,在阳光下晒晒,盖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无比的温暖。时间过得好快,快到有些事只能回忆了。

这一年我18岁,外公70岁。我一个人在那家店,吃完了最后一碗小馄饨。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