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从粤海清庙梁雕工艺 探索对潮州文化的继承

陈冠帆重新审视了粤海清庙体现出的潮州工匠的精湛技艺和宝贵贡献。
陈冠帆重新审视了粤海清庙体现出的潮州工匠的精湛技艺和宝贵贡献。

字体大小:

  受外婆影响,爱上潮州文化,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历史的陈冠帆研究粤海清庙完成论文,让更多人看到了粤海清庙及潮州文化的价值,因此获得了义安公司的杰出奖学金。他认为构建自己的身份认同非常重要,潮州工匠来了新加坡后融合了其他文化和民族的工艺特色,创造了新加坡的潮州工艺,也丰富了新加坡潮州人的文化。

10月21日下午三点,下了一场暴雨,让粤海清庙色彩丰富的雕梁画栋显得有些暗沉,但寺庙的访客并没有因此断绝。雨势刚小一点,就有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携手走进殿中,听工作人员细细讲解了如何拜月老求姻缘最灵验后,便捧着一炷香开始虔诚地跪拜祈求。

然而,在年轻人中,粤海清庙并不仅仅作为“最灵验的月老庙”而存在。陈冠帆(24岁)就是被潮州文化所吸引,为了探索潮州的梁雕艺术而走进粤海清庙。

激发大家对潮州文化的兴趣

“我和外婆的关系很好,她经常和我聊她在中国的故事,她是如何来新加坡的,早期的新加坡是什么样子。这种视角有趣而独特,十分吸引我。因为她只跟我说潮州话,我也得学着说。我就和她一起用潮州话聊天,看潮州戏,渐渐地,我也爱上了潮州文化。”在外婆的影响下,陈冠帆开始尝试承担保护和发扬潮州遗产的社会责任,想让更多人了解潮州文化,激发大家对潮州文化的兴趣。

陈冠帆现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历史,并辅修东南亚研究和艺术史。去年有一门课堂作业需要写一篇研究论文,出于对潮州文化的兴趣,他选择了粤海清庙作为研究对象。“我认为粤海清庙对新加坡来说意义非凡。”

粤海清庙,俗称老爷宫,是新加坡潮州人的第一座庙,新加坡最古老的道教庙宇之一,亦是本地潮州人最早的聚会及议事场所,由义安公司管理。陈冠帆认为粤海清庙的独一无二之处在于“别的寺庙都是供奉一神或一个主神,而粤海清庙则延续了左右两宫连接的格局,右是天后宫,主要供奉天后圣母;左是上帝宫,主要供奉玄天上帝。”

坐落在新加坡中央商业区的粤海清庙,在熙熙攘攘的都市生活中,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它的建筑艺术和周围钢筋水泥的高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嵌瓷工艺和木雕艺术尤其出色,也成为了陈冠帆的研究核心。

一般古庙只在屋脊和垂脊处添加嵌瓷,而粤海清庙的屋脊、垂脊和屋面、壁饰到处都是嵌瓷的人物、亭台、花草与动物造型。其中体积较大人物造型有120个,体积较小人物造型也有上百个,每个人物表情都不一样;亭台楼阁有20多座;屋脊上还有四条造型精美的腾龙,全部以嵌瓷工艺完成。

 

粤海清庙殿中左右两侧梁上龙呈现出不一样的造型,是“对场作”的杰作。(关俊威/摄影)

传统工艺正在消逝

粤海清庙上帝宫正殿金光焕然,但仔细一看,左右梁雕龙的造型并不一样。在接受采访时,陈冠帆给记者特别讲解了这种有趣的现象——“对场作”,也就是将建筑以中轴线分成左右(或前后)两边,让两批不同工匠比拼才艺,展现各自风格,因此设计出来的花款虽不相同,但风格和谐,相映成趣。

“然而现在很难找到这样出色的工匠了,在新建的寺庙中很难再有这样惊艳的艺术感受,粤海清庙所展示的这些传统工艺正在消逝。”陈冠帆感慨道。

陈冠帆从艺术审美的角度分析了粤海清庙中的潮州工艺,揭示了它们对潮州文化的继承,对华族传统和东方神学的发扬,以及对形成新加坡独特文化氛围的贡献。他完成了这篇出色的论文,让更多人看到了粤海清庙以及潮州文化的价值,也因此获得了义安公司的杰出奖学金。

陈冠帆说:“对于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来说,粤海清庙这种古建筑是非常重要的文化空间。它们提醒我们,我们的祖先来自中国,来自潮州,构建着我们的身份认同。”

构建身份认同重要

陈冠帆认为构建自己的身份认同非常重要,它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当你不确定自己的身份时,很难与人分享你要传达的东西。在了解世界之前,你需要先了解你自己。你需要知道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有了自己的立足点后才能够影响别人。”

“但身份认同也并不固定,它是流动的。比如虽然同是潮州艺术,潮州工匠来了新加坡后又融合了很多其他文化和民族的工艺特色。在这里我们创造了新加坡的潮州工艺,我们也成为了新加坡的潮州人。我们带给了新加坡一些新的东西,一些充满活力的东西,一些我们独有的东西。”

粤海清庙的画栋雕梁也在潮州工匠们的手里变得立体,成为了文化、艺术、美学和历史,“这是我们生活的开端,也是我们生活的升华。”

 

在了解世界之前,你需要先了解你自己。你需要知道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有了自己的立足点后才能够影响别人。——陈冠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