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夜……

澳洲大陆南端的墨尔本,与南极隔海相望。夏季日落长达两三个小时,夕阳无限好,黄昏也无限好。(张鹤杨摄)
澳洲大陆南端的墨尔本,与南极隔海相望。夏季日落长达两三个小时,夕阳无限好,黄昏也无限好。(张鹤杨摄)

字体大小:

自言自语

月黑风高夜,杀鸡放血天……

上个月在澳大利亚朋友家的农场休假时,邻居好心送我们一只农家鸡。我们决定在夜幕降临时分去拿,以免弄得鸡飞狗跳,鸡心惶惶。

如我们所愿,小母鸡被抱出来时只是细声咕咕地叫,反让我们更不忍下手。最有经验的“师父”说,让我们为这个生灵默哀一下,然后是外科手术。

好虚伪啊,我承认。但这是我人性中无法抗拒的一部分,因此我更加尊重完全茹素者;回想曾在烧烤店里对着以盘为单位的鸡心大快朵颐时,竟是如此面目狰狞的贪婪——这是一个城市游子回到人类老家后对大自然的首个忏悔。

隔天我端着香喷喷的咖喱鸡拜访邻居家。用餐前,我想起日本人常说的“いただきます”,有人说这是对做饭的人表达感谢,而我作为那个做饭的人,体会更深的是对食材本身的感激。那一刻,才懂得“牺牲”二字的意义。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