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博客】12月的某一天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无垠太空的时间压力。(作者摄于“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
无垠太空的时间压力。(作者摄于“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

字体大小:

人事如同日落无法预设强求,只好继续品味眼前的街景——待见天色全暗,但愿还有日出。

今晚J就要抵达桃园了。经过了近四个月的远距,我将与他重逢台北。这是谁都始料未及的。离开的时候,新加坡仍实施室内口罩令,而台湾则坚持入境隔离,以为下一次见面将是隔年。我们从未如此长短地分开过。三分之一年的期间,他时不时寄送小卡,以稚趣的笔迹横竖些许只字片语。后来的几封信还附上疫情前到清迈曼谷旅行的照片。距离上次的长途跋涉已有整整三年,而如今我们将再次一同启程。世界似变若无,人事不过如此。

于是昨晨我极力将“现代中国与世界”的课堂笔记阅览一遍。从鸦片战争到义和团运动,历史横卧得如此理所当然,却又不以为然。世界实则一座圆明园,有些过去已然消匿,其余则化成了废墟。我疑惑地面对一卷完整不了的历史,一切似乎事不关己,然而字句现实无比。只不过要搪塞一份考卷,更何况及格便足矣,何必如此纠结?可是,我在马克思《不列颠在印度的统治》里读到了岛国与自身。西方中心论、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后殖民主义等,它们面目狰狞地直视着我,那是杯中茶水难以承载的重量。我索性将笔记合上搁置一旁,决定出房透气。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