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尘

订户

字体大小:

取火

我不喜欢叹气

再浅的哀愁

也能把我刮得不着方向

老风扇太吵

空调太安静

但这不是他们的罪状

它们伪善地掠走周遭的潮湿与热

赎金却是

挥之不去的惰性

台灯前

窗台上

是我微小的 无根的

只要给我光

我就会狂舞不息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