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房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戏院比我的睡房更称职,他给了我被黑暗包裹的安全感,把我从光亮刺眼的世界藏起来。

作者一句话:戏院和睡房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只是戏院比我们的睡房更自由。

我理想中的睡房,是一个有安迪·沃霍尔的《帝国大厦》投影的睡房。睡在帝国大厦的影像中,仿佛睡在一个永恒的时空中,睡好像也就此永恒。有时在漆黑一片的房内辗转反侧,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随时要扑过来,或站在房间的角落瞪视我,直到清晨的一缕阳光进来陪伴才能安然入睡。一个人、一张床、一个建筑物、一部电影,房间终归是热闹些,总比一个人在死黑的房内独自在床上听自己心脏跳动的回声,或者是肠子蠕动的声音,来得好。我的睡房并不比帝国大厦来得称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