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张鹤杨:给音乐上色

这幅由法国画家夏凡纳于1879年创作的作品,据称是萨蒂钢琴曲集《裸体舞曲》的灵感源泉之一。(互联网)
这幅由法国画家夏凡纳于1879年创作的作品,据称是萨蒂钢琴曲集《裸体舞曲》的灵感源泉之一。(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最近两首特别打动我的音乐:坂本龙一的《水》和德彪西给萨蒂配器的《裸体舞曲》。理由很简单:简单- simplicity。

传记纪录片《终曲》中,坂本龙一把收音筒伸进北极的冰面下,采集汩汩的水声。他说:“这是世界上最纯净的声音,是前工业时代的遗产。”我忍不住翻白眼:真的是有够做作……

不过当我回头听专辑“BTTB”的时候才发现,其中最打动我的那首“Aqua”(水),开篇的第一个和弦,几乎是那汩汩水声的音符转录。“BTTB - Back to the Basic”是每个学作曲人的初心和梦想的起点。

萨蒂的钢琴曲《裸体舞曲》,从和弦到乐句,所有素材都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有如一张简笔画。但是在德彪西的调色盘下,这幅简笔画瞬间变成了有远近透视且立体的油画。去看谱面,依然是力透纸背的简约:原来小提琴加弱音器的分奏与长笛的音色调和,竟有种镜头拉远的即视感;原来拨弦的声音可以如此寂寥。

我突然有点想给“Aqua”配器,就模仿德彪西的手法,说不定可以当作下学期的作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