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字食族】陈思洁:迟到了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毕竟,不就是砍伐几片森林而已,几片绚丽多彩的珊瑚白化而已,心 “聋” 了的我们又听不见、心 “瞎” 的我们又看不见,全然不影响我们继续正常生活。

今年,一条蛇出现在我的学校内,一群水獭猛然进来咬死了学校鱼塘里几乎所有的锦鲤。放眼全球也有许多新闻报道有巨象闯入马路,野猪和猴子闯进住宅区,成堆的死鱼被冲上海滩。

望着众人惊慌失措,我静静地思考着一件古怪的事。单说新加坡这么大的一座城市,平常也只见人山人海,极少看见野生动物出没。不细想还真难意识到,我们还在和它们共享一个世界。

要真遇上了,我想人们脱口而出的问题也大概会是:“为什么它们会在这里?” 

其实,简单的问题背后还藏着不少心酸,不妨换一种问法:“为什么它们不在那里?”

假如它们听得懂人话,它们或许会疲惫地反问一句:“那里是哪里?”

这时,我沉默了。既然到了决定逃出来的地步,是不是就代表已经没有所谓的 “那里” 了?它们原本的家大概多多少少已经被我们占了,甚至被我们毁了。

想想它们一幅幅全家福破碎成零零散散的逃亡身影,一片片碎块与无数充满恐惧的眼神颤抖地拉着我的心弦直到一根根开始绷断。

第一根。它们一次又一次与自己最亲的家人、朋友分离。草食动物在提心吊胆中,四处躲着人类和天敌,不停寻找下一个安全地。过程中,有些同伴被砍倒的树木压着,有些困在森林大火之中,有些被人类攻击受伤。有些年幼的孩子迷路了,有些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始终疼爱它们的父母。无助中,有些只能败给命运,有些为了继续生存下去,逼迫自己独自踏上曲折坎坷的前路。

第二根。它们无力地拖着自己的身躯前行,忍受着饥饿的痛苦。肉食动物蓄力拼命扑向眼前若隐若现的猎物,好几年锻炼出的完美捕猎技巧却连连失败。先是扑了个空,再是虚弱地倒在那无情的大地上。有些逃进人类活动区域的动物,因生存本能或受到惊吓而疯狂失控,严重则攻击人类,可想而知它们最后几乎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了。

第三根。它们与基因对抗,强忍一切不适,拼命试图适应那逐渐恶劣的生活环境。气候变化引起海洋温度上升,海水中的氧气更稀薄,简单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了。色彩斑斓的珊瑚本孕育着四分之一的海洋生物,如今许多都彻底死亡,只剩下苍白的骨骼。曾依靠它们生存的生命,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还在苦苦挣扎以获得一线生机。

它们的恐惧,它们的悲伤,它们的哭泣,它们的无助能有多无声?是我们的心 “聋” 了吧。

毕竟,不就是砍伐几片森林而已,几片绚丽多彩的珊瑚白化而已,心 “聋” 了的我们又听不见、心 “瞎” 的我们又看不见,全然不影响我们继续正常生活。

一直到森林忍无可忍开始发飙,大海深恶痛绝开始咆哮,我们才听见,我们才看见,我们终于开始担心未来世界的模样。

用个经典的比喻吧。我们的地球发着高烧,我们发现后,已经很晚了。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须要急送去医院治疗。可是哪怕已经迟到了,有的商家口口声声都是 “环保,拯救我们的地球” 却迟迟没有丝毫行动。我们已经迟到了,却还是有人嫌麻烦,迟迟不肯做出改变。难道我们真的要等到还没送到医院,就已经被判断为死亡的那一刻吗?难道我们真的要等到火烧眉毛了才推进急诊室急救吗?到了那时候,哪怕是上帝来了,也都没有什么妙招了。

我们不是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我们已经迟到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