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食族】高静娴:幸运中的不幸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面对在水中无法呼吸直到死亡与黑暗的深海,我也不想以此方式死去。

混乱的机舱内,乘客们陷入了疯狂的喧哗,拒绝接受即将坠机的现实。反而,知道即将死亡的我,闭上眼睛脑海里播放着人生走马灯。从出生到现在的重要时刻浮现。想一生没有一番作为,有些许遗憾。想会伤心的家人与朋友,眼眶逐渐湿润。想着逝去的亲人,是否要与他们再次重逢,死亡又好像没那么可怕。曾无数次幻想死后世界,但从未想过以此惨烈方式死去。在人为灾难死去,非常不幸。但越害怕一件事情,发生的概率就越大,恶梦将成事实。身处空难的我,就像灾难纪录片里的人们一样无助无奈。看过的无数灾难片浮现在脑中,确实感受到那些人们对死亡的恐惧。

第一,想起韩国梨泰院事件。去年万圣节、159条年轻生命在这红砖小巷窒息而亡。从未想过去一个人太多、地方太小会间接导致死亡。本该热闹欢乐、狂欢的街道瞬间成为人间炼狱。那些年轻人只想在疫情后,好好感受节日气氛、庆祝美好青春年华。谁知会被压在一个个人身下,氧气慢慢变稀薄直到窒息,年华也逐渐逝去从此消散。遇难者的身体倒塌在一起,生还者拼命往高处爬可一低头就能见证令人终身难忘、骇人的景象。遇难者在有知觉下慢慢缺氧到失去意识,痛感加上死亡恐惧侵蚀精神。过程漫长又痛苦,我才不愿意以此方式死去。

之后,想到了韩国世越号。过了九年、沉睡在深海的304人还在等待救援。大部分为将毕业的学生。满怀期待的毕业旅行终成亡命之旅、一去不回返。沉船时,船长叫他们待在原地等待救援,自己却第一个逃跑。他丧失职业操守,妄顾乘客生命成为杀害无辜的恶魔。幸存者因不遵从指令,侥幸逃生。反之,遇难者因太过听话,错失最佳逃生机会。海水逐渐涌入船体把他们淹没,等待的政府救援永远没有到来。最后他们被人性的自私、政府的无能迫害,沉睡在黑暗深海,永远无法毕业。面对在水中无法呼吸直到死亡与黑暗的深海,我也不想以此方式死去。

回忆起这两个事件是因罹难者与我一样,生命还没绽放就要逝去。这些死亡方式都太惨烈,任何无辜人类都不该以此方式失去生命。但我似乎无法选择,这是人生最漫长的一分钟。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与引擎的轰鸣声让时间瞬间凝固,我失去了意识。醒来时,眼入白色,身体无法动弹。心想真的死了吗?这时,生命仪器的滴滴声打断思绪,啊原来我还活着。本该开心的时刻,被记忆碎片打破。飞机坠落时失重感、尖叫声、混乱的画面占据脑海使我痛苦万分。我想我永远无法再踏上飞机。痛苦记忆会在脑海里浮现,开心时闪过,无法入睡时侵蚀我。“你能存活下来真是幸运。”成为最刺耳的话。是否死去比一辈子背负心理创伤更好。这样想真对不起其他受难者。但在我没觉得活下来是件幸运的事前,真希望没有人会再对我说我很幸运。

这时回想起纪录片里的幸存者们,有些承受不住创伤决结束刚捡回的生命。像那位策划毕业旅行的老师,劫后余生后承受不住对逝去学生的愧疚。决定留在大海继续做他们的老师,因活着对他来说可能比死更痛苦。曾想上天给过他们第二次机会却不珍惜。可经历整个过程后,我终于明白幸存者的痛处。直到他们觉得自己幸运,永远不要往他们贴上“幸运”这个标签。因我们永远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才顺利活到今天。

对于幸存者与遇难者家属,时间无法成为痛苦的解药,不管过了多久伤疤还是会痛。而幸存者们一辈子背负无法抹没的创伤活着,究竟是真正的幸运,还是一种幸运中的不幸?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