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食族】李画扬:哑谜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那种平静的表面之下藏匿着一股愤怒,如同拉满的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那条龙鱼在嘈杂拥挤的客厅一角里游着,扣子一样的死鱼眼无神地瞪着,从未有过一丝闭合的迹象。客厅里充斥着麻将碰撞发出的闷声,偶尔夹杂着几句懊悔的叫骂。客厅里弥漫的烟味似乎只是我的幻觉,只有在鱼缸中斑斓的灯光下,可以隐约勾勒出烟雾的形状。

叔叔在客厅里放了一个鱼缸,在整个客厅都可以看到的地方,鱼缸里最显眼的就是那条银龙鱼。花里胡哨的鱼缸里,放了一大堆摆件和一堆色彩鲜艳的小热带鱼,唯有银龙鱼一尘不染。他满意地观赏着它,为它提供了最佳的环境、水质、饲料,那条龙鱼唯一要做的,只是不要死掉而已。

龙鱼光滑的鳞片看似如此锋利又柔软,然而它的双眼却始终流露出一股死寂的神情。那种毫无生气的眼神,每次看着它,都让我感到一丝恶心。然而,那个鱼缸却摆放在如此显眼的位置,我难免会瞥到。在只比它大三倍的,四四方方的鱼缸里,它时而游动,时而静止。

龙鱼刚被接回来那会儿,客人们来的时候都会观赏一番,聊着怎么把龙鱼养得这么好一类的话,无聊至极。那不过是麻将开始之前的缓冲罢了,她们毕竟不是来看鱼的。鱼缸紧贴着一面墙,而麻将桌恰好位于鱼缸前不远的地方,留下了狭窄的通道供人穿行。

每当家里来客人时,我往往会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尽可能不出现在客人眼前。房子里的隔音效果极差,而那些搓洗麻将的声音几乎淹没了所有其他噪音。我躲进房间里的时候,那条鱼就赤裸裸地暴露在那里,无处可藏。

也许是听多了骂声,被愤怒的情绪感染了,待都所有人离开后,我远远地观察着鱼缸里的动静,那条在我看来没有灵魂的鱼,将鱼缸里的水都染上了怒意。它是不满的,我猜测到。那种平静的表面之下藏匿着一股愤怒,如同拉满的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正值盛夏,人的惰性被无限放大,鱼缸里的水日渐浑浊起来。龙鱼还是平静,平静到稍显呆傻,乖巧地在浑浊的水里当好一个合格的摆件。一个来打麻将的客人,带了她的小儿子来。男孩趁大人不注意,贴在鱼缸玻璃上,死死地盯着龙鱼。他似乎觉得还不够,于是悄悄地掀起了鱼缸的盖子,将手伸入水中。

手指探入水中的那一瞬,鱼缸里“漂浮的尸体”猛地咬住了男孩的手指,顿时鲜血淋漓。男孩急忙用力甩开咬住自己的龙鱼,龙鱼随着惯性飞出了鱼缸,重重地摔在了木地板上。轻微地扑腾了几下,然后再也没有动弹。龙鱼坠落的闷声,恰好被搓洗麻将的声音盖过了。

男孩因疼痛而大声哭喊,手指上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涌出鲜血。大人们听到哭声,匆忙离开麻将桌前来查看。男孩的母亲心疼地安抚着儿子。而那条龙鱼,似乎就被她踩在脚下。直到她抬起脚,才发现脚下踩着柔软的东西,原来是那条龙鱼。此时,它已经面目全非,腥臭的鱼血源源不断地流出,那双眼睛里,只剩下麻木。

银龙鱼死了,然而我依然能够嗅到空气中的鱼腥味。龙鱼的尸体被叔叔草草处理掉了。当天,他又买了一条与上一条外表相同的银龙鱼,放进了原本的鱼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以至于当我看到新来的鱼时,有一瞬间的错觉。鱼缸依旧,鱼还是那条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