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取火】郑凯忆:她和她的攻略对象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爱情无以名状无迹可寻,没有道理没有逻辑没有时限,爱情的发生或是轰轰烈烈的转瞬火焰,或是细水流长的慢动作,又或是孤注一掷的一见钟情,它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暧昧游移,无边界……《取火》10月特别企划“最不可能的爱情”登场了。——编者

雨,总是模糊不清。

世界被蒙上一层雨,叫人看不出真实的景。所以到底哪个,才是雨的样貌?

第一次遇见她,是在没有人的公园。

雨水划过皮肤,冷的彻底,但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里,去哪个没有雨的地方。

她说她恰巧路过,然后笑着给我递伞。

明明她的笑如此虚伪,眼神却干净的像映着光泽的镜子。

我看着她奔走在来时的路——她可以不用淋湿自己的。

雨还在下,但是我站在伞下,雨打不到我。那里,曾短暂的是个没有雨的地方。

再然后,她带我去了据说很灵的寺庙。

我们坐在屋檐下,看溅上来的雨一点、一点浸湿鞋子。

被点燃的粗香直直立于香炉中央,烟随着风飘出了寺庙外,与绵绵细雨融为一体。

她起身进了庙,跪在了佛祖前的软垫上,双手合十,轻轻垂落着头。她把碎发别在耳后,要掉,又不掉。

我问她在求什么,她没有说话。

她只是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条红绳子,系在我手腕上。

她说这些红绳子是庙里的和尚自己编的。难怪有些粗糙。

“所以,”

“保你岁岁平安,幸福美满。”

保我岁岁平安,幸福美满。

外头的雨还在下,越下越大。雨,几时会停?

遇见她后的第十三天,她喝得烂醉。

不自然的红晕爬上她脸颊,她像个树懒一样挂在我身上。

混乱的酒味刺激着神经,但还是紧紧扶着她上车,送她回去她的住处。

微暖的泪水触碰到手背的时候,我才看清她哭肿的双眼。

“我好想你啊,”她在我手背上蹭了蹭。

我不就在这儿吗。

“能再快点儿见到你就好了。”

不是昨天才见过吗。

“好想你啊。”

“……好”

那天在商场看见她,看见她买了一条男士领带。

我很开心。

她身边就我一个男士,她爸爸也很早就不在了,不是送我的,还能送谁啊。

所以我很自然的开心了,安安静静坐在家里等她送礼物来。

可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我还是什么都没有收到。

烦。很烦。

我又开心了。

今天她送礼物来了,是那条男士领带。

虽然她的笑容很假,虽然她选购的领带也不那么好看,但也……还行吧。

最后一次见她,我们一起在下着雨的晚上跳舞。

我们张开双臂转圈,肆意和风对抗。雨很冷,但她的手是暖的。她拉着我转呀转,直到伴着雨水的世界也开始在眼睛里旋转,我们倒在了公园的红色塑料跑道上。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浸透,没有人在乎。其实淋雨的感觉,也没有那么糟糕。

滴落的雨缓缓描绘着她的五官,她生得不算漂亮,可我就是能够在很黑很黑的夜里第一眼看到她。

她的笑声回荡在耳畔,抵过铺天盖地的雨声。

她说,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好像,突然,就看不清雨后面的世界了。

我当然知道她不属于这个世界,我当然知道那天在庙里她求的是早日回家,我当然知道她那时想的是她在另一个世界的家人,我当然知道她送我男士领带只是因为系统监测到了好感度的下降,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她需要完成的攻略任务。

只是,我不只是想当一个任务。

于是,我假装我在乎,但系统的好感度又怎么会作假呢?

所以,她还完成了她的攻略任务,她还是被系统送回了属于她的世界,她的家。

她很开心,我也应该为她感到开心。

我以为,她至少会感到不舍,至少会有过一刻的动心。

雨似乎永远不会停。

“呐,红绳子,我刚刚费了老大劲儿,替你求来的!”

“庙里的和尚自己编的,厉害吧人家!”

“手给我,我帮你系。”

“所以,”

“保你岁岁平安,幸福美满。”

欢迎在籍学生创作投稿,请电邮:zbAtGen@sph.com.sg。投稿注明《取火》或《校果》编辑收,并附上作者中英文姓名、电邮、邮寄地址、联络电话。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