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字食族】李汶轩:变形的世界

(李汶轩绘图)
(李汶轩绘图)

字体大小:

一旦人们对外界的视觉与听觉的感官形成麻木时,内心首先会被恐惧所俘虏,尔后感知的投入就瞬间由外往内扩张。

街道上的路灯鱼贯排列成直线,半明半昧的灯光晕开四周的漆黑。夜阑人静的夜晚,徒步在迥异弯曲的道路上,一步步穿过黑暗的屏障。于是缓缓地,随着灯光的指引,潜入黑暗的一角。黑暗,这无声的世界像沉入水里一样寂静。

如果说社会像个多桨的巨型机器,人应该会不断地跟着它无休止地转动。转动得快的催促着踩得慢的,转得慢的埋怨快的一方。巨型机器不能停,只能越跑越快,停下或背驰都是罪恶。转着转着,不知多久,只剩下一些机械的空壳在熟练地转动,转到皮开肉绽,转到撕心裂肺,甚至忘记为何而转,总之不得停歇。于是,世界开始变形了。

一旦人们对外界的视觉与听觉的感官形成麻木时,内心首先会被恐惧所俘虏,尔后感知的投入就瞬间由外往内扩张。充斥着脑袋的是一阵走马灯,似是而非的幻象,听到的一些只言片语的吵闹声像虫子一般在心坎里打洞。此时,真相开始撒谎而谎言变得肆无忌惮。

沉醉之际,突然身上隐约感觉到一种毛茸茸的触感。想睁开眼睛却发现他没有眼睛也没有耳朵,只有两支长长的触须左右摆动着,辨别那站在眼前的事物。情急之下,身体一部分的某个感官被启动了。顿时,眼前的轮廓变得清晰起来,头上毛茸茸的触感原来是一只猫咪的手掌。为什么只看到手掌,那只猫咪跑去哪里了呢?抬头一看,那庞大的猫轮廓正俯视着他。他惊呆了,还以为是怪兽要把他给吃了,拔腿就想逃。身上的六只长满尖刺的长腿在地板上迅速地移动着,匍匐进入了一个洞口。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周边无数只红色的,锐利的眸子给怔住了。无数只老鼠扑向了他,在一阵抢食的混乱中他便趁乱逃脱,钻出鼠洞。逃出了洞口,只见锋利的猫爪从头上掠过那看似凶恶狰狞的老鼠,一时片刻沦为猫的盘中餐。见状,其他的连忙抱头鼠窜。

随之,那猫用嘴叼起猎物,径直离去。远方只传来一句“多谢了蟑螂”。这一句话回荡在脑袋中挥之不去。“蟑螂?是说我吗?”

当他看到自身的丑陋,顿时浑身瑟瑟,恶心至极。他纳闷一只猫怎能说话了呢,便赶忙跟了上去。

那只白色的猫好像又胖了许多,想是老鼠的肉跑到它身上了。一身肥肉跑起来就如同一个打滚的球,甚是好笑。跟上了肥猫的步伐,他们经过了一扇大门后,眼前豁然开朗,俨然呈现一个崭新的画面。高楼林立,街道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不似之前那一群食人鼠的凶恶。我是不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了,眼前的一幕有如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拉扯着他。他还来不及高兴,那只猫的声音便在脑中响起“你有心思妄想这些事,不如走快点。你若跟丢了,万一有谁要把你吃了我可不会停下来救你!”

“ 我想变成人,不想一辈子困在这里做小强。” 他终于说出藏在心理久违的话。奇怪的是他竟然像人一样说话了!我不是蟑螂吗?

“说什么蠢话,你不就是人……”话还没说完,顿时四周发生了偷天换日的变化。他意识到周围的吵杂声倏然静止了。

“完了,快跑! ” 等到肥猫急促的声音响起时,为时已晚。只见路上的行人纷纷停下来,头转向他们,就算自己没眼睛也能感觉到有无数颗锐利的双目正紧紧注视着他的灵魂深处,那种眼神好似一只饥饿半天的鬣狗见到了肥美的猎物。更可怖的是,之前那人的面貌已经不复存在。瞥见那原本颜值俊美的脸蛋上划出一道诡异的微笑,像是在平坦的草地划出了深深的鸿沟。于是,狰狞的蜕变发生了,人的模样被扭曲成了非人的兽物纷纷机械似地朝他们的方向蜂拥。肥猫及时用嘴刁起了蟑螂,撒腿逃窜。熟练地跨过几个街道后,来到了一个龌龊不堪的巷弄。隐约看到刚才那群发狂追着自己的东西在追赶他们才松了口气。

喘过气后,肥猫通过心灵感应说道:“适才你看到了,他们是这里最危险的生物,不是你表面所看到的样子,甚至还比之前的老鼠更可恶,我们是惹不起的。” 它见蟑螂一脸困惑的表情便解释道:“刚才你能说人话是因为你还没完全蜕变,虽然你的外形是蟑螂,但你的内心却还是原来的自己。这个地方一开始只会暂时改变你的外形, 离开这里后就会消失。”

“那我该如何逃出去?”

“通过交易的方式,但交易过后,你或许也离不开这世界了。” 肥猫正色道。

忽然,猫指着天空中挂着的两个像洗脸盆大小的圆月。

他又惊愕又无语。

“难道你没发觉吗,为什么我直接通过心灵感知而不说话。无论你逃到哪里,你依然逃不过它的注视,就连现在它也在冷冰冰地俯视着我们。”

“它?”

“它就是这地方的存在,我们现在站的位置是它的排泄道,所以周围都是被它们蚕食后留下的残渣。只要它在,它们若想要得到任何东西都必须与它做交易。”

这时,蟑螂才留意到自己的旁边摊着一只苟延残喘的扭曲形体,不知是生是死,好像都没差。

“什么交易……” 他倒吸一口凉气。

肥猫转身展示它缺少尾巴的背后:“当时我为了逃离这令人窒息的鬼地方,到郊外捕食避开那些可恶的审判官而牺牲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怎么会这样?没有其他办法吗? ”

“你放心,它只有在非不得已才会亲自出手,平时就靠调教得熟练的属下办事,刚才追赶我们非人样的东西便是它最老实的帮手。办法倒是有,交易不一定是你身体的部分,甚至是你内心藏着的记忆、思考能力、人格、尊严、自我意识等等,一切你觉得有价值的东西皆可与其交换,这便是生存之道。它们常说‘其失去后的反应便是下腹时最美味的一刻。’”

“别说我没警告你,一旦你开始上瘾了,你的下场只有两个。一是你会像那群凶恶的东西动辄相互蚕食来满足那无止尽的需求,或像你脚下这被它们榨干的废柴,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你会怎么做?选择一辈子做蟑螂或与它们做交易?”

天上的眼睛眨了一下,瞳孔中是一个无助的他,迫切的眼神积极地期待着他跨出的第一步。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