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嘎坡电影月经

新加坡国际电影节 策展与选片挑战有哪些

第34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记者会现场。获颁本届影坛杰出演员奖的中国影星范冰冰将携新作《绿夜》来新,其旧作《观音山》《二次曝光》也在电影节放映。(档案照)
第34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记者会现场。获颁本届影坛杰出演员奖的中国影星范冰冰将携新作《绿夜》来新,其旧作《观音山》《二次曝光》也在电影节放映。(档案照)

字体大小:

太多电影,太少时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已开始售票,还没有决定要看哪些电影?青春+专栏作者出席新加坡国际电影节记者会,了解主办方策展的思考,选片的挑战。

《联合早报·青春+》专栏作者四腿(左)和P出席新加坡国际电影节记者会,第一时间掌握本届电影节有哪些必看电影。

本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SGIFF)将于2023年11月30日以马来西亚奥斯卡奖提名电影、余修善(Amanda Nell Eu)导演的《虎纹少女》(Tiger Stripes)开幕,并在接下来的11天年接连上映众多好戏。

《虎纹少女》(Tiger Stripes)是本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开幕电影。(档案照)

SGIFF将放映101部电影,其中包括64部长片以及37部短片。其中,今年的新加坡电影备受瞩目,共有三部新加坡电影参与亚洲长片竞赛单元,其中包括了杨国瑞在洛迦诺电影节获奖的《好久不见》、姚志卫入围柏林电影节的《明天比昨天长久》以及妮可沃福(Nicole Midori Woodford)入围圣塞巴斯提安国际电影节的《曙光残影》(Last Shadow at First Light),是自1997年以来最多新加坡电影入围的一次。据了解,今年SGIFF也收到了144部新加坡短片以及12部长片报名参与电影节的竞赛单元。

此外,新加坡“全景单元”(Singapore Panorama)也迎来四部长片与四部短片的全球首映。主办方今年收到的1161部报名参与竞赛单元的电影中,东南亚短片占了568部,亚洲长片则有437部。

电影《五月雪》剧照。 张吉安入围九项金马奖提名的电影《五月雪》,也入围了SGIFF的竞赛单元。(档案照)

三部马来西亚电影触碰社会敏感神经

SGIFF策展人童祈为(Thong Kay Wee)在访谈中说,今年马来西亚电影的势头挺强,收到了许多参展电影,但只有三部杀出重围。其中包括《虎纹少女》、张吉安入围九项金马奖提名的《五月雪》(本次也入围了SGIFF的竞赛单元)以及Badrul Hisham Ismail的《Maryam Pagi Ke Malam》。前者触碰了敏感的五一三课题,后者则谈及穆斯林女性的自主权以及回教法的议题,目前仍未传出有在马来西亚上映的消息。

越南导演范天安(Pham Thien An)在今年康城影展获金摄影机的《雾中潜行》(Inside the Yellow Cocoon Shell,又译《金色茧房》)将在今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放映。(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提供)

SGIFF也将放映越南导演范天安(Pham Thien An)在今年康城影展获金摄影机的《雾中潜行》(Inside the Yellow Cocoon Shell,又称《金色茧房》)、印尼导演里亚尔·里扎尔迪(Riar Rizaldi)的《Monisme》(竞赛单元)、拉夫·迪亚兹(Lav Diaz)的新片《湖泊的本质真相》(Essential Truth of the Lake)以及《十年缅甸》(Ten Years Myanmar)等众多东南亚电影。

童祈为指出,东南亚电影出现了跨国制作的趋势。比如《雾中潜行》的资金来源就有法国、越南、新加坡以及西班牙;《五月雪》则汇聚了来自马来西亚、台湾、新加坡以及法国的资金与人才。

童祈为说:“这样的跨国合作能帮助电影工作者获得更多资源,让东南亚导演完成他们的电影。SGIFF作为支持区域电影的重要平台,非常需要支持并放映这些作品。”

今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希腊大导尤格·蓝西莫(Yorgos Lanthimos)获金狮奖的《可怜的东西》(Poor Things)门票发售秒杀。(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提供)

两部国际电影戏票皆已售罄

这次展映的国际电影足以令一众影迷哭晕在厕所里了。这次有门票发售秒杀的希腊大导尤格·蓝西莫(Yorgos Lanthimos)获金狮奖的《可怜的东西》(Poor Things)、近几年拿奖拿到手软的日本导演滨口龙介《邪恶根本不存在》(Evil Does Not Exist)、中国独立电影工作者王兵的纪录片《青春》和《黑衣人》、意大利电影导演阿莉切·罗尔瓦赫尔(Alice Rohrwacher)的《奇美拉》、英国电影人安德鲁·海格(Andrew Haigh)的《都是陌生人》(又译作《亲爱的陌生人》,All of Us Strangers)、芬兰导演阿基·考里斯马基(Aki Kaurimaski)的《枯叶》、德国导演佩措尔德(Christian Petzold)的《红色天空》、中国动画电影导演刘健的《艺术学院1994》、中国电影工作者张律的《白塔之光》等众多电影。

其中,由迪士尼发行的《可怜的东西》和《都是陌生人》没有在新加坡院线上映的计划,仅在此次电影节放映,截止文章截稿时间,两部影片戏票皆已售罄。

笔者最惊喜的单元莫过于与亚洲电影资料馆(Asian Film Archive,后称AFA)合作的“地标”(Landmark)单元,一共挑选了五部最新修复的电影展映。其中包括匈牙利导演,贝拉·塔尔(Bela Tarr)的《鲸鱼马戏团》(Werckmeister Harmonies)、美国导演大卫·林奇(David Lynch)的《双峰》(Twin Peaks: Fire Walk With Me)、塞内加尔导演乌斯曼·塞姆班(Ousmane Sembene)的《汇票》(Mandabi)、伊朗导演Bahram Beyzai的《陌生人与雾》(The Stranger and the Fog)以及印度导演阿里巴姆·萨姆·夏尔马(Aribam Syam Sharma)的《被选中的人》(Ishanou)。

童祈为认为,这类的合作除了能让资源获得整合以外,“纵然这个只有五部片的小单元,但拓宽了电影节的视角。”

场次有限的挑战

回顾电影的发展反映了主办方对电影艺术的重视。回顾好电影能让新老观众重现看见这些被淹没的老片,也展现了策展方对于电影史的注重,是为新旧之间找到连接点的重要桥梁。

童祈为提到他们所面对的挑战是有限的场次。“我们仅有80到90场的电影放映时间,因此能选择的电影其实不多。我们必须忍痛放弃一些电影,在这样的限制下尽量选择我们认为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纵观今年的选片,固然有些选择并不是特别意外,但正如童祈为说的“每个人都有片子可以看(We have something for everyone)”。

选片汇集了来自多达50个国家和地区的电影实属不易。这大概是所有电影节都面对的问题:时间太少,片子太多。SGIFF作为东南亚首屈一指的电影盛会,是否应该有更明确的区域性定位?怎么在这样的定位下发掘更多区域电影的遗珠?这些或许是主办方和电影爱好者可以思考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