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星期五连载小说】呼吸

(Unsplash图片)
(Unsplash图片)

字体大小:

废土宽广,大家都吸进呼出,在每次绵长或短促的呼吸中,我们总会找到某种储存记忆的节奏。我轻轻地感受气体的形状,在那种细腻得不可知的触觉中,我好像把时间也给抚平,从而轻松游荡在各个时间点的韵律之上,流转着我路过的人事。

故事简介:冷气时代,阿嬷将他卖给了空调区,从此他一别废土区的荒凉,置换了许多承载记忆的气体,形成了近乎无主体的状态。那样的他,结识了曾为知识分子的黄米,和同为肺人的杰瑞,三人一同研究起高温危机。但当阳光像熔浆一样落下,冷气带着所有意识蒸腾,他们发现肺铁过滤器开始紊乱,冷静性质的空气开放,占据所有思想。呼与吸之间,我知道你,你知道我,我们能不能彼此解救?

(24)

后来,我又被包裹着出了门,出了那扇最大最大的门。我以为我怀揣着一个尚未被命名的东西,当我落地时,我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揣着任何东西。我脚踏在我和阿嬷的小屋,小屋方正,却歪扭着我向白塔的目光,空调区正冒着长长短短的烟,我知道那里对我来说只是幻影。我的身边空无一人,阿嬷没在她的位置上,黄米的气息也只留在了肺里。我深深吸一口空气,润滑了我的机器肺。那个肺已经被人换过,不再是阿嬷给我搭建的肺了,我如何用力地呼吸,阿嬷也不会知道的。

废土宽广,大家都吸进呼出,在每次绵长或短促的呼吸中,我们总会找到某种储存记忆的节奏。我轻轻地感受气体的形状,在那种细腻得不可知的触觉中,我好像把时间也给抚平,从而轻松游荡在各个时间点的韵律之上,流转着我路过的人事。那些心情都是真实的,不是机械的,我还分不清楚,我不知道我与黄米他们的差别,我也不知道阿嬷瞒了多少话。现在我只是深深呼吸,如果找到了与世界互动的频率,我就不怕孤单了。

我被空调区分配着做耐热实验,但我总不想出门。没有那冰凉气团游经周身,我活在炎炎日下,血液冒泡得真切。某天血滚着涌着,一种情绪便笼罩着更小的情绪,慢慢膨胀而激烈。这里虽然人人呼吸自由,但周身的空气总会传递信息素,我的信息不断滚动,结合着一些嘈杂的风沙声。而我终于想到黄米的喃喃痴语,“举世皆废土,眼镜散寒光。”我跑向记忆中,杰瑞说的撑伞者之屋,我身上的铁石飞扬,散开热量,我第一次跑在废土大漠,阳光坦荡而慈悲。我抵达了那个屋子,屋子里坐着一位撑伞者,他即将阖目,却幸将看见了我,他说:“我还以为我是最后一代了”。他给我指了个方向,我便读了他手前的日志。我读懂了,他们说,白塔将倾,世界终将是机器动物的,阳光会像泡沫一样消失,人类躯壳的边界将开始浮现。

回去后我慢慢想,想了好几个强弱太阳日。我想等到最终极的那天,我会再走出门,找到那个黄米。那时候天下没有了冷气,世界起伏犹如沙子颗粒,我和黄米会躺在随便一处地方,听流沙陷落,那时过滤器里都是热气,我们再无从前的共识,或许我们还是会因为一件事大笑,笑声把风沙压下,肺铁摇摇坠坠。或许我们在沙丘的两面,一阴一阳,被太阳分割成互不理解的图案。但我宁愿相信他当知识分子时,做的最后一份研究,黄米发现,我们体内的过滤器并无不同,记忆只是虚构的定制品,大家都拥有共情的物质基础。所以我们总不至于无话可聊,尽管我是个机器人。我想和他好好说,离开空调区后的废土生活,我要悄悄告诉黄米,杰瑞如何策划了那次攻击白塔的行动,再听他语言混乱,其间夹杂着许多我听不懂的词。

我们躺着,像在土壤房一样,太阳很晒。黄米第一次碰到真实阳光,他的白皮肤因此泛红。他会很严肃地吞吐字句,假装自己还在做有益天下人的研究,实际上他只是躺在我身边,他的影子一动不动,只有沙子在动。我们都眼望太阳,一片片地扩大在白塔废墟上,周围人一概不见,声响一概不知。他们的脑电波消散在辐射中,而黄米的记事本翻了一页又一页,太阳的目光在上面金黄色地飘游。聊天聊到最后,我们逐渐安静,我开始想起些阿嬷与大停电的伤痕。之前黄米总让我忘记,想我保护好自己的心情,到了空调区一切有他照料,我便启动着遗忘与爱的两种进程。然而现在我又想起,是因为黄米的脸,逐渐有了沙粒的凹痕,他烫得吓人,我帮不了任何事,这时候呼吸也没有用。我会看见黄米闭上眼睛,睫毛描着光,他缓缓陷入时而柔软时而坚硬的黄沙,事实上他只是比我所在的平面下降一点,静止在了那个太阳点上。

我在无边无际的透明阳光下,测试着身上的铁石,铁石对四面八方的建筑毫无反应,那些废料或黑或白,或躺或立,都静静朝拜着太阳。我应该还是躺着,寥寥等待着这座荒芜地球的,又一次落日。

(完结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