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取火】何陈沁蕊:爱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我听说过无数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也单方面陷入过几颗青春的粉色泡沫。我将爱视为心脏最根源的那块肉。当我爱时,我的血会为你流淌,心便会为你跳动。

“原来爱能这么容易说出口......”

爱。

多么至高无上的字啊。

她在纸上,让其他的字词都黯淡了,像是折叠纸山上唯一的墨点,还是用血写的。

有多少关于爱的故事会流成一条血河。浓稠的、黏腻的、血腥的河流,载着一盏盏孔明灯,和它们其中的密语和思念,漂流至流血者血流的终点。

我听说过无数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也单方面陷入过几颗青春的粉色泡沫。我将爱视为心脏最根源的那块肉。当我爱时,我的血会为你流淌,心便会为你跳动。

我的爱不是游戏,而是生死关头。

我将爱安放在玻璃瓶里,保存在这博物馆最严密防守之处。

所以当我听到他那句轻飘飘的表白时,我是愤怒的。

“我爱你。”

他在我生日时这样说,就如偶然一片头顶飘落的枯叶。

毫无铺垫,毫无迟疑。

他是毫无忌惮的,于是他是毫无意义的。

那不是他的心,连一滴血丝都没有。

他将我这镇馆之宝当作三个字就能换来的廉价之物,拿一片孤叶换我整片森林。而且那三个字怎是能轻易说出口的?

一颗心的分量,本该难以吐出。

但是他不解。他没有看到期待的羞涩,只看到了逐渐难以掩盖的愤怒。

他回答我说他是真的爱着,我笑出了声。他衡量爱的天平的另一端并不是我那赤裸的心扉,而是轻飘飘的一句话、一朵花、一张卡。

上面没有爱,没有心。天平因空荡而平衡。

他没有见过爱,也没有心去爱。

然后他就从他所谓的爱后露出了尾巴。他说我爱得太理想、太幼稚,把自己想得太高尚!没有人有一颗为了别人跳动的心,也没有人会把自己的心牺牲给他人。

人是自私的,爱情也从不是,也不会是奋不顾身,不求回报的亲情。

我不吵了。自卑从根茎爬起。

他戳破了那曾让我飘扬,自认为高人一等的粉色泡沫。是,内心里我知道真爱是个飘渺的理想,知己是个海里捞针的探索,我不知自己会不会受爱神眷顾,让那只心头的箭不只停于我的胸膛,而是贯穿两颗跳动的心脏。

浪漫是幻想,但我还愿意去追溯这只梦啊。

我想看这腔满满的爱终将流进何处,无论她是否会有回应。

他说别爱得太认真,爱得越深就越痛,爱得越浅越快活。

是,爱先是享受。我的血液本就来源于父母的爱,在任何瞬间,尤其是这终鼻尖酸涩的瞬间。仅仅是他们的存在就已能将我浸泡在一股如心里蒸起桑拿一般的蜜意里,肺腑都氤氲着安抚着我的暖意。

但爱也是赠与。她能被轻易许诺,也能被隆重给予。

爱应是交换。

真心不一定换来真心,但只有真心才能换来真心。

我会去追寻一颗真正渴望爱的心脏!

然后我们将相拥,直到肋骨交错,交换这双赤裸的心扉。

我将我的心交给了ta,但我仍然呼吸着。

我呼吸着爱所给予的新生,我跳动着世间唯一属于我们的旋律。

爱能轻易说出口,但不必轻易。

祝我们都学会爱。

愿我们都寻觅爱。

盼我们都收获爱。

欢迎在籍学生创作投稿,请电邮:zbAtGen@sph.com.sg。投稿注明《取火》或《校果》编辑收,并附上作者中英文姓名、学校、电邮、邮寄地址、联络电话。字数1200字为限。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