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字食族】陈思洁:许愿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曾经的“想要”看似是个无底洞,永远填不满。可是渐渐地,“想要”又只是偶尔悄悄缠绕上心头的事,下一秒又消失不见了。

男孩在凡间出生的那一刻,我从生命之树诞生。那时,我的世界还只是一片模糊的黑,只有一道震耳欲聋的低音响彻我的灵魂,不断重复着一句话:

“许愿精灵,他是你的凡人,五月一日是他的生日。”

幸好听了第一万遍后,高层就把我派到了凡间,陪在我的凡人身边。

在凡间的精灵,有时难免会觉得有些无聊。不到他生日的那一天,我绝对不能现身。我说的话,根本没有人听得见,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回应。

其实,凡间也有趣得很,就像一本谁也猜不到结局的小说。静静地看着凡人的生活和不同选择,竟然还有一丝刺激,有关于自我和对他人认同的渴求,有关于道德的难题,有关于面包和爱情的矛盾……

不过,倒是有几个问题始终困惑着我。凡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最“想要”的就应该被实现吗?唉,当个好许愿精灵还真不容易啊……

曾经的“想要”看似是个无底洞,永远填不满。可是渐渐地,“想要”又只是偶尔悄悄缠绕上心头的事,下一秒又消失不见了。据我观察,“想要”这个无底洞外,存在更大的无底洞,凡人给它起名叫“现实”,是它吞没了许多的“想要”。

乡村的孩子几年还见不到去城里打工的父母一面。他们在最贪玩的年纪,连新玩具都不要了,他们只想要爸爸妈妈回一趟家。那谁解决温饱?谁为一家人更好的未来负责?凡间就有许多这样无奈的现实问题。

凡人或许不知道,但时刻感受着他内心波动的我发现了,现实是他最脆弱的一根心弦。

“爸,我在想我以后到底要做什么,要不——”

父亲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抬头看向他,认真地说:“不用想太多,相信你都能做好。只要多吃点蔬菜,早点去睡觉。不要以后像爸爸妈妈一样,还要花大钱去看病,知道吗?”说完,视线又回到了手机里还未处理的事务上。

“哦。我有吃菜啊,还有晚睡又不是我的错!”他低下了头,寻思着还要说些什么。

突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随之闪过一丝落寞:“我想去乐高乐园……”

父亲沉默不语,只是低着头,双手假装在忙着打什么字。

那一年的生日,我藏在烛光里,生日歌响起,我给了他一个许愿的机会。每年他都会提前好几天慎重考虑,因为我将用自己的灵力为他最“想要”实现的那一个愿望助力。只是,一年限制只能给一定的灵力,灵力有效期也仅有一年,那是凡间与精灵界达成的约定。

他闭上了眼睛,我感受到他内心深处有强烈的波动。一直藏得很深的一个画面试图涌出心头,却屡屡失败,像被强行封印了一般。那是一个由乐高积木筑成的世界,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玩耍的欢笑声。

啊,我好像看到了,那封印是多年累积成的一行字:现实的愿望才能实现。

他对着蛋糕上的几根蜡烛许了愿。

啊,我失望地抱着刚收到的愿望,那个应该实现的愿望。

烛光熄灭,我在黑暗中偷偷尝了一口他的蛋糕。当然是经过他的允许啦!

那是我第一次品尝凡间的食物,他说那是他最爱的黑森林蛋糕,有黑巧克力的苦,樱桃的酸,奶油的甜,像极了平凡人的人生。

他是地面上的凡人,很好,也很现实。他说天上绝不会掉馅饼,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说人们都喜欢甜味,可是凡间能做出的蛋糕可有限了,人们吵来吵去,最关键的终归两个问题:谁去做蛋糕?如何切蛋糕?

其实,我知道的,我只是他内心的一个幻想。他从不觉得自己会是什么幸运儿,也从不相信什么许愿精灵和灵力的存在。因为最终让愿望成功实现的从来不是我,也不是什么灵力,而是他的一双和凡间的无数双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