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字食族】彭怡茜:乌龟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有时候我觉得生活也许只是一只纸老虎。你退缩了,他就赢了,你就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缩头乌龟。但你如果迎难而上,绷着身子一步一步地走向它,在你碰到它的那一瞬间,就会发现它只是一坨被雨淋湿的废纸捏成的破烂。

我总觉得,社会一直想把我们驯服成一只又一只的缩头乌龟。

乌龟很好当吗?反正我驼背久了会腰酸背痛。

可是乌龟宁愿承受着一辈子的不适,也不愿意挺着背,冒着失去生命的风险为自己犟一次。

也不知道值不值得歌颂。

你说赞许吧,它永远蜷缩着。你说它懦弱吧,它能保证自己的生命不受伤害。

朋友说,它很酷啊,外界纷纷扰扰,没有人扰它清净。

我却觉得,这样苟活着,挺折磨的。

当然,你我都不是乌龟,有什么资格评判乌龟呢?

乌龟:刚睡醒,勿扰。

以前很多人告诉我,你只有到了社会上,才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好像不需要。

这个假期开始接触网上的买卖平台,开始做一些买卖。没办法,奖学金合约里不允许做兼职,只能靠这些“歪门邪道”赚零花。

但也就是网络上,才能见证碳基生物的多样性。

(先说明一下,我做的买卖,是关于追星的一些周边。卖出的方式种类丰富,可以是团购,可以是由一人买进再高价卖出,或是以抽奖的方式随机卖出。)

这天,有个人找到我,说想试抽。

(给不清楚这是什么的朋友们解释一下,“试抽”就是花一笔较小的钱,看看你可以抽中什么,想要的话再花更多钱将它买下,以避免一下花大钱买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于是爽快地付了钱,等待我给她展示她所抽到的物品。

我当时在外地,没办法给她看。于是我告诉她只能过两天展示,她也没多问便同意了。

不久之后,她以“急需用”为理由,向我要求全额退款。(说实话,我怀疑她只是反悔了。)

其中弯弯绕绕,复杂至极。反正最后,我们无法达成协议,她威胁说要报警。说实话,看到她这么说时,我确实有些害怕。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这样的纠纷,我不知道要怎么解决。

但当时的我就是不服。于是我告诉她:

“你大可以报警处理,我相信警察可以给我们最公正的解决方案。”

发送这句话后,我的手其实是颤抖的。

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不知道迎接我的会是什么。

但幸好,她只是威胁而已。于是她同意了一半的退款,和我的条规一样。

这也许是我这个假期里最大的波澜起伏了。(当然还有旅行时手机摔了个五马分尸,但那是后话。)

当然,这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插曲。

但想想,如果当时的任何时刻,我有一丝退缩,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了。也许我小小的网店就会被人冠上“软柿子”的称号,任人拿捏,任人欺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没有选择退缩。

网上是如此,我不敢想象现实里会有多么的糟糕,加倍的糟糕。

妈妈15岁就独自一人从马来西亚到新加坡打工赚钱。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懂得察言观色,畏畏缩缩,总是会选择退让。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因此,很多时候我告诉她,我想尝试做一份兼职,她总是说:以后受苦的机会多着呢,干吗赶着吃苦?

不无道理。

至少现在,我还是一只不畏强权的,绷紧脖子的乌龟。

以后我是否会退缩?我也不清楚。反正人最后似乎都会成为一只又一只的缩头乌龟。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特殊之处可以让我成为一个例外。

没关系,反正大家都一样。

有时候我觉得生活也许只是一只纸老虎。你退缩了,它就赢了,你就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缩头乌龟。但你如果迎难而上,绷着身子一步一步地走向它,在你碰到它的那一瞬间,就会发现它只是一坨被雨淋湿的废纸捏成的破烂。

但是,多数人依然会选择前者。

不敢赌,宁愿安稳地输,也不愿意尝试,哪怕有百分之九十的成功率。

说实话,这也是我一直不明白的问题。为什么赌场里人山人海,许多赌徒愿意花全部身家“all in”,只为那百分之一的机会翻身,却在现实里畏手畏脚呢?我不理解。

爸爸: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可能等到乌龟伸直的脖子,被穿着足球鞋的人(是人吗?)踩在脚下,用力前后摩擦,将她曾经引以为傲的傲骨碾个粉碎,她才能够体会吧。

乌龟:咦,好可怕,先睡了,勿扰。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