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字食族】陈思洁:有罪的无辜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偶然间,那天最后一道阳光透过窗帘细小的缝隙,照进了他黑暗无望的房间。他的手仿佛受指引般缓慢地抬起,伸出的食指频繁抖动着,不知道在指向什么可怕的东西。

每天,他只要醒来一睁眼,就会感觉有好几双眼睛在暗处紧盯着他、观察他的每一个一举一动。

凌晨4点半准,晨跑过后,他都会到公园里最大的那棵树,在树下的凳子上躺下休息。通常,他一躺下立马就开始打哈欠,没过多久就进入深度睡眠了。只不过最近,他躺下后总是时不时感觉后背发凉。

什么人啊,这么没有修养。

他迟疑地转头一看,却发现什么东西也没有,四周哪怕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过后8点准,他就会自己醒来,然后到大街上逛来逛去,悠哉游哉地唱着歌儿。只不过最近,有人从他身边走过时,他总是会止不住全身颤抖,歌也不唱了。

什么人啊,五音不全还厚脸皮,唱歌那么难听还这么大声。

可是,他过后仔细巡视一番,却怎么也察觉不到任何异样。不过,他确信一定有那么一个瞬间,有人的眼神是落在了他的身上,而他们绝对不是抱有善意的。

午餐时间,他都会在公司食堂的杂菜饭摊点一大盘他最喜欢吃的肉,连叉子都不用拿,坐下来直接用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只不过最近,他一看到肉,嘴里就有一股莫名其妙的血腥味,吃一点肉过后总是很撑,想吐。

什么人啊,吃那么多肉,都这么胖了还吃!

过后,他只好换成午餐吃一小盘青菜了。

如果只是一天,他可能也会觉得没什么,可是问题是,同样的感觉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奇怪,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去问了许多朋友无数次,可是每次他们都说,一定是他工作到疯了,压力太大了,都开始出现幻觉了。最不可思议的是连他的公司老板都准备好给他几天带薪假,还建议他去旅游,到陌生的地方多转转。可是,他又没有要赶任何业绩,家里也没有孩子要养和照顾,哪儿来的压力大呢?

果然,这些人都不靠谱,他怀疑一定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朋友介绍了他的中学班主任,说班主任退休前天下什么问题都见过,肯定能看出他到底怎么了。

于是,他便抱着满怀希望去老师的家请教她。

老师开了门,微微撇了他一眼,正准备转身请他进屋时,她又迅速地转回了头,呆呆地看了他许久。他也呆呆的,一动不动,话也不说,就静静地看着老师,眼里带着期许。

直到他发现其实老师说的话也很没什么用。她只是一直在安慰他。他不想听自己用草绿色的皮肤和土黄色的头发度过一生是怎样的困难,也不想听自己异常尖的牙齿刮伤舌头是多么的痛。他不觉得那些是他的问题,它们只是别人的问题而已,而他来的目的也只是想听听自己真正是哪里出了问题而已。

他看老师这里也没有希望了,只好声称自己身体不舒服先回家了。

到家后,他躺在床上,细细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心里开始有些害怕。最后,他决定明天还是听老板的,拿假不要去上班,在家睡觉和休息还安心点。

真是个怪胎,老板这明摆着是想要开除他啊。

偶然间,那天最后一道阳光透过窗帘细小的缝隙,照进了他黑暗无望的房间。他的手仿佛受指引般缓慢地抬起,伸出的食指频繁抖动着,不知道在指向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现实中看似呆滞的眼神,其实焦距在时空外的一群物体上。突然,他恍然大悟,最近奇怪的事情都不是他的问题,更不是他的错。

“是你——”

他狠狠地瞪向读着故事的我们,撕扯着紧绷的声带才勉强挤出那一点沙哑的声音。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