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字食族】李汶轩:动漫异世界之旅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如果现实在虚拟中存在着,所有发生的一切还是现实吗?在游戏外的世界和游戏内的世界,到底何处才是真实的世界?这种对虚实概念抽丝剥茧的世界建构,是否只是海市蜃楼?

每个人的成长岁月中都经过一段绮丽梦幻的时光,端详最初童年时期,孩童世界总是充斥着绝妙的幻想。犹记小时候,早上电视台总播放一系列卡通片。当时沉浸在《精灵宝可梦》的世界中,想象自己能够与这些可爱逗趣的精灵互动交流,是多么精彩的一件事。每逢新的系列播出,便是开展一段崭新的奇幻之旅,探寻宝可梦世界中的谜底。

卡通化的世界呈现的是既朴实又充满无数种可能的虚设空间。当我们走入这神秘的异次元世界,瞬间那孩提时期深入骨髓的好奇心进而被启动。里头所接触的是属于孩童最真挚无邪的情感,以及深化了人与生俱来的普世精神。儿童时期的世界观,尽在动画的想象世界中雕琢,通过无限创意的卡通人物和情节中与现实世界交涉,认识这大千世界,从卡通灌输的以建立友谊、信任和勇气为基础的价值塑造人格。可见被成人世界嗤之以鼻,当作是幼稚甚至是虚假的卡通竟是孩童认识世界的踏板和观念形成的主要推手。它为还是儿童的我们,敞开了梦想和现实的窗门,为幼小的心灵细数宇宙中不为人知的奥秘。英语世界中的巨星总动员也令我至今回味无穷,小时候看了便是欣然可乐,成年后看了却令人思绪万千,有时又是啼笑皆非。卡通中透露出的人生哲理和以巧妙的思维隐喻或反讽现实的片段,让人久久难以平复悲喜参半的心情。

长大后,这种兴奋之情不久就被忙不迭的生活节奏给踏破了。从前习以为常的精彩,如今看上去似乎隔了一层厚厚且特殊的滤光镜,变成了不同的颜色。以前从未听到的声音如今可以听见,而从前能听到的声音如今却再也听不见了。告别卡通一段时间后,在机缘巧合下,我在服兵役空暇时发现了日式动漫,并开始沉浸在那充满奥义的异次元世界当中,不能自拔。

比起儿时的卡通动画片,日式动漫的风格和题材别有一种情调趣味。 我看的第一部动漫是穿越异世界旅行题材的《转生史莱姆》。史莱姆转生记中所建筑的世界秩序,是以人类和其他魔物共存的世界,并以魔王作为世界食物链的顶点。创世神星龙王自洪荒初生的世界以来,将技能与能量作为每个生物的独特构造。只有拥有强大的意志,才能获得特有技能,进而成为世界的佼佼者。属于魔王级别、原初天使、恶魔和龙种级别的特殊存在,被视为世界的调停和权衡者,主宰了世界的秩序。

故事讲述了转生穿越到属于这世界成为食物链垫底的史莱姆,如何靠自身的毅力和决心,为了拯救族人与生死为难中而觉醒成魔王。为了与敌人制衡而建立自己理想的王国,为了使统领的族人过上好日子,而背负战争的罪恶。他每每介于生死罅隙中徘徊,而被迫不断地进化成为更理想的自己。

故事中的主人翁虽然身负绝技,但他不到非不得已不会使用暴力,而是凭借政治布局和商业手腕与人类、魔王和其他族群周旋,斗智斗勇。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国际会议的辩论都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在诸国会谈被问及自己成为魔王的原因,他说:“我只想创造一个大家能欢笑度日子的家园,当然一个没有权利而空有幻想的人只是在做梦,可是一个单有权利而没有梦想的人,只不过是具空壳躯体。” 一句话,微言大义,宛如当头棒喝。

另一部是当人们被困在游戏的虚拟世界中,当中的虚拟人物被复活后,产生了自由的意志。《刀剑神域》探索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交界处被模糊后,人类将如何生存下去。从轻快的闯关,到多人群组游戏,瞬间成为分秒争夺生死权利的死亡游戏,其中的爱情、友情和人性受到了跨越时空非一般的考验。

如果现实在虚拟中存在着,所有发生的一切还是现实吗?在游戏外的世界和游戏内的世界,到底何处才是真实的世界?这种对虚实概念抽丝剥茧的世界建构,是否只是海市蜃楼?而当虚拟人物离开游戏走进现实世界,一进一出是否在投入一个世界时,便是让另一个世界留下空白?只有在异次元世界才能沉浸在如此富饶、耐人寻味的想象空间中,思忖生命的意义。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