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居

李心仪:抵达

远离冷漠的全家便利商店,遍寻不到洗手间,坐在外面喂蚊子。(作者提供)
远离冷漠的全家便利商店,遍寻不到洗手间,坐在外面喂蚊子。(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她们抵达转运站的时候,她庆幸这段路程短得恰到好处,没有消耗所有的话题,于是两人能够和蔼友善地分手,留下美好偶遇的记忆,

她在午夜的客运上看着坐在她斜前方的女生。女生的脚边躺着一个日用小背包。总觉得毫无交集的人偏偏会碰撞到一起,而小心计算的亲近、刻意经营的感情都将无疾而终——这是她劝诫自己不要对任何关系抱有期望的方式。

顺应这样的定律,旅程中途,她昏昏欲睡之时,斜前方的女孩转头看她,对她说:

“你在哪一站下?”

“台南……”

“我也在台南下,我们是不是坐过站了?我们好像已经到高雄了诶。”

她一脸懵地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的景象,仅能见的路灯和车尾灯被雨幕冲刷成斜长的光痕,巴士仍然平稳快速地向前。掏出手机看着地图,导航显示所在位置的箭头也瞌睡地转圈四处摸索,从来欠缺方向感的她一阵慌乱,似乎真是坐过站了,她和那位素不相识的女生就按了下车铃,咚咚地下车了。

巴士驶离后,才茫然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坐过站,距离目的地台南转运站还有约两公里的路程。此刻仍下着不大不小的雨,她们从行囊中各自拿出雨伞和雨衣,女孩一脸歉然地看着她,尴尬地笑出声。她莞尔,觉得刚刚仍是冷漠的陌生女孩此刻正对自己微笑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

“要不要一起搭辆小黄?”

“其实只有两公里诶,我可能会选择走路。”

“那我们一起走吧。”

后来在聊天途中发现女孩是台南人,在台中念书,经常在两地往返,她更觉好笑,遇见一个同样方向感堪忧的旅伴,尽管这趟旅程只有两公里的路。雨愈下愈大,她们挨得比陌生人靠近才听得见彼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女孩学习烹饪,最近刚要开始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兼职,她的摩托车停在台南转运站,要到那里取车再回家。她住的青旅要远一些。

她们抵达转运站的时候,她庆幸这段路程短得恰到好处,没有消耗所有的话题,于是两人能够和蔼友善地分手,留下美好偶遇的记忆。在离开前她去看了她的摩托车,在车前自拍。庆幸的同时她感觉微微的不舍,为了在这场偶遇前,接连好几日的寂寞,以及即将要继续孤身前往的旅程。

雨下得很大,她从Decathlon特意买的宽大的雨衣把她的身体连同她的背包遮住了,不过挂在肩上的Ikea袋子和脚上唯一一双运动鞋不能幸免于难。她看着人行道前的小绿人亮起,转头瞟了一眼对面已经停在交通线前的车辆,才向前走。没走两步忽然感觉背上的背包猛然一倾,没有稳住身子就跌坐在地。

后知后觉地发现,两个女生在黑不啦几的半夜走路,在雨中穿着黑色的大号雨衣是多么蠢的一件事。

她凶了司机一句(但也是由衷的疑问):你没有看见我吗?低头看着微微疼痛但没有伤口的身体,灰溜溜地离开,继续走到青旅楼下的全家。

凌晨一点,后怕的情绪涌上来,但距离青旅前台开始营业还有七个小时,只能坐在全家的冷板凳上在冷气中哆嗦。用湿纸巾把些微泛红的皮肤擦干净后,她买了即热浓汤、水果杯和马铃薯沙拉压惊,咒骂起Decathlon的设计和台南的交通。坐了好久,她终于走到收银台询问附近有没有洗手间,只收到一个冷漠的回答:没有。附近呢?我不知道。忍受全家小哥对自己的狼狈和蓄势待发的愠怒的漠然,虽然那时候她确信自己看见了他的白眼,她回到座位。这时学姐传来讯息,成为第一个知道这场车祸发生的人。

IG上,女孩加她为好友,发送了那张自拍照,她犹豫着要不要和女孩说刚刚发生的事情,却终于还是对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她说:她安全抵达了。

【旅社资料】:无(无家可归的一晚)

某间不附洗手间的台南全家便利商店:差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