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取火】吴玉麟:重游故里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如同被偷走了珍视多年的宝物,那儿的一砖一瓦都进行了“大换血”,早已不复从前。时光永远都在大步地向前迈,我的童年却永远被定格在那儿。

夜幕降临,一双无形的手将星光揉碎,落在地上。我拉着行李箱走到了这个即使奔波一天也要到达的地方。扑面而来的便是一阵熟悉的凛冽腊梅香。而映入眼帘的则是个刚翻新不久的中式别墅,一棵棵腊梅树便坐落于其中的庭院。我绞尽脑汁,想要将它和我记忆中的那个家重合,败,无奈遂止。在外求学十二载,每次回来它都有些许改变,这次的翻新更是使它变得大相径庭。

我走向前,仰头轻嗅这棵我原本俯身便能闻到的腊梅树——其金黄色的花蕊即使在寒冷的腊月,依然是生机勃勃的。真不愧是傲雪凌霜的腊梅。相较之下,我在热带的狮城待久了,无法适应宿迁的气候,被风雪摧残得瑟瑟发抖。倒也算是相映成趣。遥想数年前我和父母在庭院里一同种下了这棵腊梅树,期望我成长为如梅般清冷,却又坚韧不屈的人。此后每一年庭院里都会多一棵腊梅树,代替我陪伴家人度过春夏秋冬,盼望一人学成归来。

我走进别墅里,陌生感只增不减。原本的墙壁上刻着我和哥哥每一岁的身高,顽劣时甚至在上面画着自己的“得意之作”。它就像个承载着珍贵回忆的时间长廊,每当看到它时,就能经历穿越时空之旅。但如今它已被重新粉刷,连接着现实与往昔的桥梁被毁,属于我们的童年也被一并抹去。

原本储物间的位置不知何时冒出个电梯来,在别墅的身体里凿了个大洞,穿梭在三层楼之间。想当年我们一家都是踩着咯吱作响的红木楼梯上楼,“吱吱呀呀”的声音就像钢琴上的音符,每个踏上它的人都是演奏者,别有一番趣味。即便现在有了更便捷的电梯,我还是选择更为熟悉的楼梯。可惜的是琴键不再发声。原来就连这个工作多年的老伙计也不在了。

我应当是惆怅的吧?如同被偷走了珍视多年的宝物,那儿的一砖一瓦都进行了“大换血”,早已不复从前。时光永远都在大步地向前迈,我的童年却永远被定格在那儿。

家应当是盛满回忆,使人触景生情的。如今的这个倒像是个华丽的民宿,不再令我不舍。

那双手将星光拾起,以日换月时,我拉着行李箱走了,继续着我的求学之旅。不敢想象下次回来时,它又会变得如何的面目全非。但既然熟稔的已成过往,那便继续创造新的回忆吧。

欢迎在籍学生创作投稿,请电邮:zbAtGen@sph.com.sg。投稿注明《取火》或《校果》编辑收,并附上作者中英文姓名、学校、年级、邮寄地址、联络电话。《校果》字数1200字为限。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