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字食族】黄信谊:朝圣河西

(黄信谊摄于鸣沙山)
(黄信谊摄于鸣沙山)

字体大小:

数千年后,在同一片疆域,荒漠中早已没有了那一行人昼夜穿行于此的印迹,但他们的生命早已和西北的每一戈壁,每一沙砾融合在了一起,凝成了历史的永恒。

一片炽热无垠中,狂风呼啸,扬起漫天的黄沙,吹散了商队的足迹。 翻涌的沙粒不断地流动着,一阵喧嚣后,又陷入平静,仿佛从未有人踏足于这旷野。拨开如薄纱般的沙尘,隐约能看见密密麻麻的一行人拉着骆驼队伍,晃悠悠地朝某个方向前进着。他们蒙着脸,埋头穿行无数座沙丘,他们既记不清已陷入这囹圄几日,也看不见前方的终点。最糟糕的是,骆驼背上水囊里的水已经所剩无几,身体缺水的情况下,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难, 宛如被抽干的死尸般。 恍惚间,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生或死,只有那不断回荡的驼铃声拉扯着尚存的一丝理智。

李章元将骆驼缰绳紧紧地缠绕在手腕上,粗糙的绳索将他的手磨得几乎脱了层皮,却不愿松开,想要靠着手腕上传来的痛楚保持清醒。他作为出使西域的使者之一,与同伴们肩负着开辟东西方贸易之路的使命,前路漫漫,任重道远。无数次,他的思绪都随着这漫天的飞沙四处飘落,飘落于远在千里故乡的那棵梨花树下。李章元出身于西北的蒲阪,每临春天,庭院里的梨花树便会满开,层层叠叠,风扬起时如雪花漫撒,轻盈地覆盖满园,坐在内室里都能闻见那股清冷的馨香。犹记得某个午后,孩子们冲进梨花堆里,打起“雪仗”,惹得雪浪翻涌,他同孩子一同站在和暖的春阳里,笑声不断。合家欢乐的景象如在清雅的画卷上渲染出的浓艳一笔,而如今这景象却被眼前的黄沙弥漫模糊,他想:这段日子,孩子们肯定又串个儿了,上次见蘅儿还在他的腰身处,现在怕不是快要到他肩头了。上封信件里提到母亲患上了咳疾,不知是否有好转。临走前与妻子一起种下的枇杷树,也不知是否已经结果。牵挂着过去,不知晓未来,随着时日的增加,这种不安感也随之涌上,仿佛自己已离家半辈子。

“叮铃……叮铃……” 李章元收回思绪,望向身旁的骆驼,这头骆驼从他们踏入沙漠起便跟着他。它负重前行,步履稳健,如他们所有人一样,背负着对长安的承诺与期盼。夜里,队伍停下歇息时,他会抚顺骆驼的毛发,与它倾诉自己的思乡之情和怀抱理想。骆驼默默聆听他的苦闷,一双眸子在黑暗中尤其清透明亮,无言地照进心里,成了彼此的一点慰藉。沙漠的夜晚寒冷刺骨,在月亮都躲起来的日子,兄弟们会掏出在乐涫存下的酒水,一人啜上一小口,美酒入愁肠,一时激起万丈豪情,一时落下相思的眼泪,泪水纵横间思绪也跟着交错,令大伙儿暖了身子,却感慨万千。

天破晓时,众人纷纷醒来,抖掉身上的沙砾,准备继续启程。沙漠的白天与夜晚一样折磨人,没走几个时辰,脚下的沙子就被头上的烈阳炙烤得灼热,每一步对李章元来说都犹如酷刑,沙子的温度仍无情地随着正午的太阳逐渐升高。扭曲的热浪使得前方的路微微颤动,李章元的脑子也同搅浆糊般开始变得混沌,他不禁拽紧了缰绳,颤颤巍巍地支撑着自己继续往前走,可眼前的景象却开始变得朦胧,难道止步为此了吗?“前面!前面有水源!” 一道洪亮的声音划破了热浪,点燃了快要泯灭的生机,人们纷纷探头,望向不远处的那片绿洲。呼喊声也将李章元从摇摇欲坠中拉扯清醒,忽如其来的喜讯让他一下泄了力,跌坐在地,哭了起来。那是西域某富庶城邦,他们的目的地之一。

数千年后,在同一片疆域,荒漠中早已没有了那一行人昼夜穿行于此的印迹,但他们的生命早已和西北的每一戈壁,每一沙砾融合在了一起,凝成了历史的永恒。凡踏及此处,时空重叠瞬间,都能真切地听见使者的哀鸣与高呼,在时间的长廊里不断回荡,经久不息……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