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捐赠5大迷思

字体大小:

照片由国立脑神经医学院、脑库新加坡提供

截至今年9月底为止,共有128人注册为大脑捐赠者,两人完成捐赠大脑。脑库新加坡期盼有更多人愿意在过世后捐赠大脑,协助医疗研究。受访捐献者家属、脑神经高级顾问医生与脑库新加坡副管理人分享他们的经验与见解。

人死后捐赠器官除可拯救他人性命,也可作为医学治疗、教育或研究用途,给世人留下最珍贵的礼物。

脑库新加坡(Brain Bank Singapore,简称BBS)期盼有更多人愿意在过世后捐赠大脑,协助脑部医疗研究,为开发神经和精神疾病的新疗法尽一分力。

家属盼望有助找到治疗法

区爱群(70岁)与已故先生叶润林都是向脑库新加坡注册的大脑捐赠者,而患有失智症的叶润林在去年过世时完成了大脑捐赠。女儿叶婉慧(45岁)说:“有些家属可能担心在摘除大脑的过程会使捐赠者的脸部受损,以我父亲为例,手术其实做得很好,前来瞻仰父亲遗容的人说并没有注意到任何异常。”

叶婉慧与其母都鼓励捐赠大脑,因为她们看到至亲过去因失智症所受的煎熬,不希望还有人再受这种苦楚。叶婉慧忆述:“爸爸在生前无法像一般退休者安享晚年,服用中的药物只能减缓病症。在患病期间,爸爸对自己处理日常事物的能力下降感到尴尬和沮丧。到了病情末期,他因为吞咽困难导致进食障碍,引起并发症,最终过世。”

正因如此,区爱群希望她与先生作为大脑捐赠者能为日后相关研究与治疗做出贡献,让面对失智症等神经系统疾病的患者不必再经历其先生的遭遇。

区爱群说:“以前的人或许会认为死无全尸会死不瞑目,但人死后剩下的躯体若还能做出贡献,相信他们死而有知也会感到安慰。”

区爱群与发病前的先生叶润林合照。(受访者提供)

在约定时间内完成捐赠步骤

叶婉慧当初为父亲报名为大脑捐赠者并没感到半分迟疑。她与家人商量,确定无人反对下,便联系脑库新加坡,说明父亲的病情以及她是其父制定持久授权书(Lasting Power of Attorney,简称LPA)的受托人。

脑库新加坡负责人向叶润林的主治医生取得证实叶润林缺乏智力的文件后,也请叶婉慧提供受托人的书面证明。接着,她们与脑库新加坡负责人会面,详细了解整个捐赠过程,填写同意表格,完成后便在现场领取捐赠者卡片。

叶润林在去年11月过世,脑库新加坡接获通知后,致电慰问叶婉慧,并讲解准备提取捐赠者大脑的安排。叶婉慧说:“从我父亲转到相关医院接受大脑提取,到移交给殡仪馆,我们都获知发生了什么,而他们也确保在约定时间内顺利完成捐赠步骤。这让身为家属的我们不必操心也不用处理这些事物,葬礼能照常举行。”

脑库新加坡成立于2019年。国立脑神经医学院神经内科高级顾问医生黄愫琳说,截至今年9月底为止,注册为大脑捐赠者的人数共有128人,完成捐赠大脑者共有两人。

黄愫琳医生: 已加入遗体或 器官捐献计划 的人,可特别 选择捐赠大 脑。

捐赠大脑的三类群体

亦担任脑库新加坡副主席的黄医生说,每个注册为大脑捐赠者的人都有自己的原因,但通常可分为三类群体:

第一类属于个人或家庭成员患有神经或精神相关疾病的群体。他们希望从本身或亲人的疾病中找到积极正面的作用。通过大脑捐赠,期盼对日后的医疗研究与治疗有所助益,防止更多人遭受相同的疾病折磨。

第二类捐赠者是想造福后代,为自己离世后创造价值。这类群体往往在立遗嘱时,与身边的人公开讨论临终问题,以及反思可对后代生活产生的影响,而选择联系脑库新加坡。

第三类群体则是已经加入遗体或器官捐献计划的人,特别选择捐赠大脑。这群人除了想在过世后帮助训练医科学生外,也希望提高对神经和精神疾病病因的理解,找到防治方法。

张琪玲:已故捐赠者的大脑将从后脑勺部位提取,无须剔除头发,并且借由头发遮盖手术后整齐缝合的切口。

脑库新加坡副管理人张琪玲提出以下捐赠大脑的常见迷思,希望能消除人们的疑虑:

1.捐赠大脑会给亲人带来不便?

生前登记为大脑捐赠者的人在过世后,其近亲只须通知脑库新加坡,便可交由该机构做一系列的安排。

捐赠者的脑部组织会尽快被取出,确保能以最佳状态保存,用于脑部研究。完成大脑提取后,捐赠者的遗体会尽快运回家属身边,以便做葬礼安排。

2.捐赠大脑后无法在葬礼上敞开灵柩?

大脑提取过程将尊重捐赠者并谨慎完成,包括从后脑勺部位取获大脑,尽可能减少对死者任何视觉影响。术后的切口会被整齐地缝合起来,也无须剔除逝者的头发,而是借由头发遮盖切口。因此,家属在办葬礼时依然可选择敞开灵柩,让吊唁者瞻仰逝者遗容。

3.已申请在过世后将遗体捐作医学教育,大脑便会自动用于医学研究?

遗体与器官捐献计划受不同法律监管。因此,已主动加入医药(治疗、教育及研究)法令(MTERA)并承诺把遗体全身捐献出来支持医学教育的人,若还想捐赠大脑,须要另外向脑库新加坡注册,允许将捐赠的大脑用于研究。

4.脑库新加坡只收集大脑?

完成注册后,捐赠者可选择只捐赠大脑和脑脊液,或可包括脊髓和其他身体组织的样本,如肌肉、肠道、脾脏和淋巴结等。这将有助研究员理解神经系统疾病的损害为何仅限于大脑和脊髓部位。

5.只有受到脑部疾病影响的人,才能成为捐赠者?

本地研究员须要同时研究健康的大脑与受疾病影响的大脑,以确定潜在病因和治疗方法,才可更好地了解大脑的正常老化过程。因此,患失智症、帕金森病、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精神分裂症等脑部疾病的人,以及大脑健康状况良好者,都能登记为大脑捐赠者。

有意了解更多详情,可致电65926952或阅览www.brainbanksingapore.org网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