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与病人的缘分

(iStock图片)
(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虽然医学是门学科,但我也不能不信有缘分这回事。

很多时候,病人与医生都是在偶然情况下成为医生与病人。

王先生是个80岁的先生,是我的同行的病人,但那医生已退休了。刚好王先生在报上看到我的报道,因而找我求诊。

做了评估后,我建议他做血液检查和核磁共振弹性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Elastography,简称MRE)。王先生好奇为何他以往所跟进的专科医生在十多年的诊断中,只做定期的血液及超声波检查。

可查出肺部脂肪和纤维化

我解释,核磁共振弹性成像能确定肺部内有没脂肪,也可查出有没纤维化。虽然比超声波贵一倍,但这是我对王先生的肺部第一次做评估,是有需要的,而且是值得的。

很少病人会跟专科医生争论,所以他答应了。

同时间,70余岁的王老太太也要求做肝病评估。原来她也有脂肪肝病。她和王先生看同一个医生,顺便也来看我。诊断后,我也推荐她做一样的检查。

当天下午他们来复诊,两人的脂肪肝并不严重,只有少量脂肪,既没严重发炎,也没任何纤维化,只要节食及运动便可。

检验探出肺结节

但我在偶然间发现王太太有个1.2厘米大的肺结节。核磁共振弹性成像能看到肺的底部。

肺结节是个可大可小的问题。虽然多是良性,但也可以是恶性,即肺部内异常病变组织。治疗有三大方法:一是开刀把整个结节取出来;二是每三到六个月做定期电脑断层扫描;三是做针刺活检。

每个选择各有好坏。现代医学就是这样,没有绝对正确的选择。最后王太决定开刀,减少后顾之忧。那1.2厘米的结节原来是第一期肺癌,开刀后并不需要化疗或电疗,开刀切除是治愈性治疗。

若不是他们的专科医生退休,若不是他们刚好看到我的文章,他们也不会来看诊。他们的医生通常只做肝部超声波,是因为看了我才做核磁共振弹性成像。若不是因为做了核磁共振弹性成像,便不会无意发现那1.2厘米的肺结节。那原来是早期肺癌,若不是及早发现,王太的情况可就不乐观了。

我对他们说,王太真的很幸运,无意地发现早期肺癌,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医生与病人关系就是这样,很多与缘分有关。有缘的病人,就会得到上天保佑,逢凶化吉,化险为夷。虽然医学是门学科,但我也不能不信有缘分这回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