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约黄昏,笑看日落

对于青光眼患者来说,怎么保住视力至关重要。(iStock图片)
对于青光眼患者来说,怎么保住视力至关重要。(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世界充满光明,大多数人无法想象失去光明的生活。然而,我们周遭却有人生活在黑暗中。

每400人中一人有夜盲症

夜盲症或色素性视网膜炎是一种遗传性疾病,视网膜中的细胞会分解和耗损——视网膜是排列在眼睛后部的光敏组织。这会导致周边和昏暗光线下的视力较差。约每400人中有一人患这种疾病,临床特征为在较暗的条件下越来越无法看清楚,病情进展为“隧道视力”,最终可能完全丧失视力。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是这样。有些病情较轻的人还是可以保留视力的。重要的是由眼科医生使用视网膜电图(Electroretinogram,简称ERG)评估,并进行视野测试,及基因测试。因此,获得适当的评估是非常的重要,因为这些患者也会发展为青光眼和白内障。通过治疗,我们可以帮助患者在生命的后期保留一些视力,让他们过上正常生活。

当我还是眼科实习医生时,我的工作范围包括让疑似患有夜盲症的患者做ERG测试。患者必须坐在完全黑漆漆的环境中,他们的视网膜则需要半小时左右才能适应黑暗。

当一个人坐在黑暗中,他能听到其他最细微的声音,例如时钟滴答声,甚至还有医院手推车经过实验室大门时所发出的吱吱嘎嘎的响声。声音漂浮在空中,感觉就像脱离了身体,虚无缥缈,很是奇妙。

我和病人就一起身处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感觉就像被困在发生故障失去动力的电梯中。庆幸的是,我们互相陪伴,搭讪交谈。在ERG室里,我之前在心理卫生学院工作时学到的倾听技巧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想看生命中最后的日落

有一天,一个中年男子来问诊,提到他在晚上无法看得清楚。起初他以为只是近视而未多加留意,直到显著影响工作后,他才前来就诊。初诊结果,他被安排做ERG。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一次黑暗中的对话。

他是一名教师,正处于精力旺盛的年纪。每当学校假期或闲空时,他都会策划举办家庭聚会或参与户外活动 。

当我看到报告结果,显示色素性视网膜炎在明显变化中,我感到一阵寒意。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向他和他的妻子解释病情。男子看来很难过,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情况轻微,还能继续工作。后来,在我继续接受眼科培训后,我们失去了联系。

多年后,他被转介到我的青光眼诊所。在我还未认出他之前,他就先跟我打招呼,也许是他想起了和我一起坐在黑暗中的经历吧!不过他看起来比以前更沮丧,他认为视力的恶化将无可避免地逐渐加剧,甚至很悲观地说到要看看生命中最后的日落。

经过检查,我发现他除了原有的视网膜色素变性之外,还患有青光眼,以及一定程度的白内障,而这些问题其实都息息相关。通过治疗,他的视力有所改善。所以我花了一些时间向他解释这些情况,以及相应的治疗方案,希望能帮助他继续目前的生活方式。

我们最终决定使用微创植入物动联合白内障手术,这包括使用非常微小的钛合金植入物,以帮助将眼房水(Aqueous humor)从他的眼球中排出,从而降低眼压。

手术至今已过了几年。他的视力仍然很好,而且不再有青光眼症。尽管他在夜间需要更多的光线才能聚焦看东西,不再开车,但这远比失明要好得很多。他常常戏谑还能看到日落余晖,已是最大的礼物。

分担病人忧虑尤其重要

对于青光眼患者来说,至关重要的是保住视力。虽有些疾病的结果很糟糕,不可逆转,但现代医学已能让我们尽早确认疾病的严重程度,找出相关的问题,对症下药。

我也从中领悟到,在诊断病情过程中,医生更加需要了解病人的恐惧,即使病情无法治疗,分担忧虑尤其重要。

有人曾说过,黑夜再黑,黎明终究降临。每当看到美妙的日落时,我都会想起和那名教师一起渡过难关,“人约黄昏,笑看日落”。能看得见,已足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