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治老年病患 须考虑另六大因素

医生应与老年病患共商决策,让他们享有绝对的行使决定的权利。医患双方的“共享决策”和“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在年长病患中更为重要。(iStock图片)
医生应与老年病患共商决策,让他们享有绝对的行使决定的权利。医患双方的“共享决策”和“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在年长病患中更为重要。(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预计到了2030年,新加坡全国超过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将占总人口的25%,达到约90万人。随着人口老龄化,多数老年人患上心脏病、心血管疾病的防治、诊断及治疗也将有所转变。

传统的治疗模式讲究的是精准诊断,对症下药,药到病除,但在治疗老年病人时,我们须要考虑更多因素。

陈淮沁 新加坡国立大学心脏中心高级顾问医生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定义,65岁以上的人被称为老年人。针对老年人疾病的发生、发展的规律及治疗方法早有专门的医学学科称之为老年病学。最近,在照顾一名90岁高龄的远房亲属过程中引发了我对老年病学,特别是老年心脏病学的诸多思考,觉得有必要科普一下老年心脏病学的医学知识,并再次强调其重要性。

我的这位亲属一向注重健康饮食并坚持锻炼身体,85岁时,从外表上看是精神矍铄,身体强壮,但是那时老人家的心脏瓣膜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病变,所以做了心脏瓣膜置换手术,术后结果良好,生活如常。然而在两年前,其心脏瓣膜开始呈现退化现象,导致严重心衰,住进加护病房,经过气管插管等一系列治疗,才缓解了症状,稳定病情。

当时患者已是88高龄,决定采取药物治疗。这样维持了一年半,病情逐渐恶化,走路气喘,生活质量大不如从前。一天晚上,患者突发性气喘,十分痛苦,家人紧急召救护车送他入院,医生诊断其心脏瓣膜严重损坏,血液大量反流,导致急性左心衰竭,加之肺部感染和肾功能衰竭,所以再次以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和做肾透析治疗。最终病情再次成功地稳定下来。

经过医生团队的集思广益及慎重考虑下,最终提供了一个治疗方案,即做第二次心脏瓣膜置换手术来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可我的远房亲戚却选择了放弃治疗,这让我非常惊讶,究其原因是他不想再拖累家人,选择顺其自然,采取保守治疗,更难得的是,他不畏惧死亡并坦然面对,直到生命的最后还和他的儿孙们谈笑风生。在选择放弃治疗的五天后,老人离开了这个人生舞台,他让我既敬佩又心生感慨。

预计到了2030年,新加坡全国超过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将占总人口的25%,达到约90万人。随着人口老龄化,多数老年人患上心脏病、心血管疾病的防治、诊断及治疗也将有所转变。

传统的治疗模式讲究的是精准诊断,对症下药,药到病除,但在治疗老年病人时,我们须要考虑更多因素,包括:

一)多种病症:约70%的年长者会合并两种及以上的慢性病。

二)虚弱:虚弱是由于多个生理系统失调,生理储备和防御能力丧失,更容易导致各种病况和不良预后的状况发生,临床上表现为无力,动作迟缓,身体活动能力降低,体重减轻,不能自理,易跌倒等诸多表现。

三)多种用药(服用四种及以上药物):吃药多会增加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造成不良反应的同时,药物开销也会增加且依从性低,让患者倍受心理压力。

四)认知障碍:老年人可能因大脑功能退化而引发严重的学习或记忆障碍,同时伴有失语、失智甚至妄想、产生幻觉等情况,此时,他个人的自我保健管理和治疗依从性会大打折扣,同时护理过程中的沟通和过渡期护理,以及病人的转移,也是巨大挑战。

五)功能状态:同龄老人会有不同的功能状态,老人的功能状态可直接影响病情的管理,治疗的依从性,到医院的复诊能力和并发症发生率的风险等。老人的病况本身也可能影响他个人的状态,比如:病患如有心绞痛可能会导致他长期无法自理,维持独立生活和保持生活质量。

六)治疗护理目标的设定:老年人在接受治疗时可能对个人的长寿并不太在意,更多是考虑到生活质量。病患的意愿应受到尊重,因此医生在沟通方面也应与病人共商决策,让他们享有绝对的行使决定的权利。医患双方的“共享决策”和“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在年长病患中更为重要,医方的治疗必须符合病人的需求,病人多偏好其生命质量和最佳利益等,所以病人参与临床决策正是我亲属病例所体现的重要概念。(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