脐带夹:我在这端,母亲在那端

作者收在盒子里的脐带夹。
作者收在盒子里的脐带夹。

字体大小:

我的抽屉里藏有若干东西,其中一角放置着一个小木盒,里面藏着一个脐带夹。自我出生以来,它即已跟随着我。

母亲告诉我,它在我出娘胎时,医生就用这个塑料夹子夹住牵系我和母亲的脐带,用大钢剪把我和母亲剪开,把我们母女分成两个不同的个体。

脐带夹夹住的一端是我的小肚皮外的一截脐带。妈妈说,这是为了防止脏东西溜进我的小肚子,一直挨到被夹住的一小截脐带干瘪脱落,我便开始有自己的肚脐眼,相信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肚脐的由来。

妈妈说,这一个肚脐夹见证我和母亲血淋淋的关系。当我用指头压开这白色塑料夹子,上头仍沾有血迹,用今日的脱氧核糖核酸检视,即可证明我与母亲的血缘关系,它成了一项证物,也是我珍惜的纪念品。

我珍爱这个夹子,它其实是母爱的表征,母亲怀胎十月,好不容易把我生下,院方的一张出生纸只是一纸说明,一张初生儿的照片,也只是一个图像,唯独这个脐带夹,它见证我们母女共生的事实。经它这么一夹,带子那一头流的是母亲的血,这一边却是我的不同于母亲的血液,事实证明我们体内流的是两种不同的血型,谁说这不是一个神奇的夹子?

脐带夹虽然残酷地夹住维系母亲与我共有的一条生命线,却也给我独立的个体,夹不住的却是我们的亲情,跟母亲分体以后,我们母女很快地建立起亲密关系,这关系不同于我在母体和母亲的血肉关系。后来的演变证实,一个懂事的我诚然要比一个懵然无知的我更能体认母亲的至爱,想到这里,我又怎能不感念我的脐带夹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