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音乐人生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十多年前开始学习南印度古典声乐,常常被问:“你为什么会学印度歌?”其实印度歌并不是我唯一能唱的歌。在我的童年,音乐就进入我的生活;音乐是我人生中永恒的共鸣,绚烂的色彩。

街边的锣鼓

68岁的我,三岁就看福建街戏。带我去看街戏的,是1950年代一个来自中国福建厦门乡下的青年人,他是父亲的同乡,两人结伴来南洋谋生,叔叔是单身的建筑工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