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4年的潮闽族群之乱 新加坡史上最严重的暴动

华人领袖佘有进(左)与陈金声(右)及其他商界领袖和私会党头子一起商讨停止暴乱。(互联网)
华人领袖佘有进(左)与陈金声(右)及其他商界领袖和私会党头子一起商讨停止暴乱。(互联网)

字体大小:

新加坡历史上有过多次暴动,最血腥以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是在160多年前的1854年。该次的死亡人数有四五百人。这次潮州与福建族群大暴动,发生在1854年5月5日,也称“五斤米大暴动”。

暴动起因源自当时的新加坡潮州籍和福建籍两大族群格斗,后人认为当时的私会党如义兴帮(有人认为不确实),曾牵涉参与这长达十天的大暴动。

小刀会成员大量涌入

在19世纪初,从中国移民来新加坡的潮州和福建两族群,为了对胡椒和甘蜜种植园的管控,以及种植业带来的利润产生矛盾与积怨。当时福建籍商人经营有道,在土产生意的竞争占有优势,令潮州籍商人深感不满及妒忌。也在这个年代,出现粮食短缺问题,从爪哇输入的米大为减少,造成米价飙涨。

1853年,大量的中国新移民涌入新加坡,其中为数不少是小刀会的成员。他们在厦门参与推翻清朝政府失败后,逃亡到新加坡谋生。这些亡命之徒身怀武器,好勇斗狠,动辄动武。龉龃的开始是福建帮拒绝资助这批多数是潮州籍的逃亡者,加深潮福两方言帮派的怨恨。

从小店铺买米开始

骚乱发生在1854年5月5日星期五上午。当时一名潮州籍苦力到一家小店铺买米,不知何故,顾客竟然为了米价,和福建籍店主发生争执,争吵越来越烈,在两小时引来上千看热闹的旁观者。当然,争执潮福双方都有各自的支持者,事情演变下去,连支持者也在街上发动搏斗,只见利器、铁支、木棍、砖头、石块到处乱飞。

混战中,附近很多的店铺被殃及,来不及关门的受到毁坏甚至被掠夺,惊动警察出动到来制止。当时的报章没有报道搏斗在哪里开始,推测是在菲立街(Philip Street)一带的街道,因为有记载说,暴乱后来蔓延到附近的漆街(Church Street)、沙球劳路(Circular Road)等,属于大坡区地带。

虽然有说广客帮也有人加入战围,和潮帮同一战线,但是没有记载,附近广东人聚居的牛车水发生殴斗骚乱的报道。

总督误判形势

警察总监汤玛斯·邓曼在暴动发生后,要求总督巴特威召来军队增援,但总督没答应。

警察总监托马斯·邓曼(Thomas Dunman,1814-1887)见事态严重,自知人手不足,规劝上司巴特卫总督(Governor William Butterworth,1801-1856)马上召来军队增援,应付混乱局面。可惜,总督误判情况的严重性,没答应警察总监的要求,还骑上一匹白马,亲自到骚乱现场视察(有说在禧街[Hill Street]),被暴徒袭击。总督这才觉察事态严重,召来军队,印度兵(sepoy)和停泊在海港商船上的70名军人,权当特警协助镇压暴乱。总督也向柔佛州的天猛公求助,天猛公派200名马来兵增援。

暴动并不因此而平息,暴动范围从市区蔓延到乡郊,如有很多华人聚居的武吉知马、巴耶利峇、芽笼、东陵、实乞纳。

根据殖民地政府的档案记录,暴动及死伤程度以乡郊更为严重。暴动延续五天后,在5月10日政府以轮船运送军队,从岛外各处登陆,直往市区进兵,骚乱才被平息下来。

总督备受非议

后来,殖民地政府请来两位华人领袖太平绅士陈金声、佘有进,以及其他商界领袖和私会党头子一起商讨、劝说停止暴乱,告诫影响经济严重性。

长达十天的暴动,导致四五百人死亡,300家园被毁,600人被捕,250人被控上法庭。经过17天的审判,六人被判处死刑(两人后来被处决);有约30艘帆船在5月13日载走不少人往中国北返,这些人相信被殖民地政府列为不受欢迎人物,被遣返家乡。

巴特卫总督备受报章非议,批评他在骚乱开始时处事不当,不够果断,让事态恶化,酿成大暴动。可是总督依然不愿采取强力镇压手段,亦不立法制暴处理,只赞同组织志愿步枪团(Volunteer Rifle Corps),作为随时可以动员的后备军团;总督只授予警察总监托马斯·邓曼荣誉剑,作为嘉奖他平定该次暴乱有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