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条路与一个甘榜

惹兰三巴旺克基的印度甘榜里最大的屋子,因地势低而建成浮脚楼。(受访者提供)
惹兰三巴旺克基的印度甘榜里最大的屋子,因地势低而建成浮脚楼。(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惹兰三巴旺克基(Jalan Sembawang Kechil)或许不是你居住过的甘榜,但前居民Sofea所分享的点滴,肯定多少与好些人的记忆有重叠。跟随Sofea走一回这条已易名的马路,追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甘榜的纯朴生活。

已消失的惹兰三巴旺克基。

许多长者感叹所居住的甘榜已变成钢骨水泥建筑,想向后辈指出确切住过的地方都很难。Sofea Abdul Rahman(56岁,幼教老师)是幸运的,至少在搬离30多年后还有机会走在同一条路上。

眼前这片树林从前是甘榜的一部分,Sofea缅怀当年的乡土气息。

整个甘榜是游乐场

相较于建国一代,Sofea属于后期的“年轻”甘榜居民,当时基础设施已较完善,如有柏油路和自来水。所以她的分享少了黄泥路和煤油灯的辛酸艰苦,倒是多了自由惬意的欢乐笑声。

Sofea在惹兰三巴旺克基(Jalan Sembawang Kechil)的印度甘榜出生,确切位置就在目前的三巴旺购物中心对面的三巴旺径(Sembawang Walk)。

她告诉《联合早报》,父亲从1940年代起就住在该甘榜。那里大多数居民是印度人,也住着少数马来人和华人。村民早年多数在附近的英国海军基地打工,如当清洁工或劳工,英军撤离后就转到船厂工作。

Sofea的家和大多数甘榜屋一样,以锌板屋顶和木板搭建而成。(受访者提供)

虽然出世时比她年长17岁的姐姐已嫁人,Sofea的童年一点也不寂寞。她回忆道:“当时父母亲不太管孩子,我就和村里的女孩子一起玩,整个甘榜都是我们的游乐场。如煮饭游戏,拿父亲的剃须刀片切叶子,然后用火柴来烧。我们还会拿木瓜茎,蘸了洗碗液泡成的水吹泡泡。”

马路对面地势较低,常淹水。在低处的一所淡米尔学校,下雨时就会搭帐篷,那竟然也成了小朋友的“玩具”。Sofea一脸得意地形容道:“我们虽然没有去过游艺园,但也体验了过山车的乐趣。淹水时我们就从路边直接跳到帐篷上,然后往下滑到水里,很过瘾。”

采访当天不时有军机低空飞过,这也让Sofea很兴奋:“小时候冲凉时最害怕飞机飞过。因为冲凉房的屋顶没有完全遮盖,很担心飞机上的人会看到,一听到飞机的声音就弯下身躲到一角。”

仅剩半条路和树林

1980年代甘榜面对拆迁的命运。Sofea还记得,居民陆续搬走后猴子经常跑到甘榜来骚扰,但她家还是拖了三四年,直到1988年才依依不舍地搬离。大多数居民被安排迁到义顺、宏茂桥或马西岭的政府组屋。

惹兰三巴旺克基接近三巴旺路的一小段,后来易名为三巴旺径。三巴旺径的左边是安老院和成人静养院,右边是共管式排屋。Sofea的旧家就在安老院一带。

惹兰三巴旺克基的其中一小段,后来易名为三巴旺径。

三巴旺径尽头的一片树林,从前是甘榜的一部分。如今虽然可从惹兰叻昆迪(Jalan Legundi)绕过去,玩心大起的Sofea选择“抄捷径”,轻巧地跨过栏杆,走向树林较深处“探访”不知谁栽种的果树。

惹兰叻昆迪的两排店屋建于1960年代,Sofea说店屋仍在,但店家换了好几轮,食客所熟悉的三巴旺白米粉就在此。她也感叹店前的绿地变成了小型商业中心,总觉得破坏了原有的岁月感。

惹兰叻昆迪的店屋建于1960年代(小图,受访者提供),如今店家已换了几轮,后半段的私宅也建高了。

Sofea于2019年和两名友人开设“Jalan Sembawang Kechil.Singapore 27.”面簿账号,记录和分享更多回忆。她也为文物局前阵子推介的三巴旺历史步道提供珍贵照片和信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