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昱呈:记忆的菱角

订户
菱角皮脆肉美,蒸煮后剥壳食用,亦可熬粥食用。(档案照)
菱角皮脆肉美,蒸煮后剥壳食用,亦可熬粥食用。(档案照)

字体大小:

昨晚友人发朋友圈:“竟然在(新加坡)超市买到了菱角”,并且晒上了图。

突然勾起了沉睡几十年的记忆,当即在朋友圈下方评论说:“我小时候年年夏天头顶木盆去湖里采摘菱角。”

不过,在我的家乡,生长的不是朋友晒的乌菱,而是角带锯齿的四角菱,味道绝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