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娶女婿二女儿 陈恭锡李俊源翁婿亲上加亲

恭锡路以陈恭锡命名。(档案照)
恭锡路以陈恭锡命名。(档案照)

字体大小:

19世纪闻人陈恭锡的孙子陈纯庆,娶了另一闻人李俊源与原配所生的二女儿李宝珠,可谓亲上加亲,因为李俊源是陈恭锡的二女婿。

牛车水恭锡路(Keong Saik Road)是新加坡人街知巷闻的街道,多被人称为恭锡街。这里所发生的故事也多,故此有很多以恭锡街的人、事与物为题材的华英文著作。

那么名字被用在街道上的陈恭锡,究竟是何方神圣?他对新加坡有什么贡献,值得殖民地政府用一条街道以他的名字命名?

恭锡街在1926年命名,那时候陈恭锡已去世17年。时隔多年,殖民地政府竟然没有忘记陈恭锡,可说是对他为新加坡所做贡献的肯定。或许,当时陈恭锡在这条街道一带,拥有房地产,殖民地政府才想到以他的名字命名。

致力于女子教育

陈恭锡热心教育。(翻拍自《新加坡华人百年史》)

陈恭锡(1850-1909)在马六甲出生,祖籍是福建海澄人,推测出自峇峇家庭。在少年时北赴槟城,进入一所教会学校。陈恭锡19岁受聘于林光远船务公司(Lim Kong Wan & Sons)当文员,他也当过慕娘公司(Borneo Company)仓库管理员。相信是凭着他对船务运输业的学识,他和父亲、叔父创办了一家小船务公司,后来扩充为知名的海峡轮船公司(Straits Steamship Company),经营航运十多年,成为该公司董事直到离世。

陈恭锡长袖善舞,同时经营木炭业、杂货批发、咖啡店,以及香烛店,生财有道。在社交方面,他结识海峡殖民地总督史密斯爵士(Sir Cecil Clementi Smith,1840-1916),成为好友。1886年起,陈恭锡被委任为市议会委员多年,他卸下委员职务后,被殖民地政府册封为太平绅士。陈恭锡也是华人参事局委员,照顾华人福利。

陈恭锡热心教育。1885年颜永成学校创立,该校开始时是一所民办私立学校,后来是辅助学校。创办人颜永成(1844-1890)去世后,陈恭锡担任校董及信托人。他和奥德临主教Bishop Oldham交情很好,协助他创办英华学校,也协助圣若瑟书院的发展。

陈恭锡最显著的社会服务是致力于女子教育,大力推行女子入学接受教育。他亦为争取妇女权利,做出巨大贡献。殖民地政府委任他为保良局委员。1906年,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成立,他是发起人之一。

子女为社会杰出人士

李俊源是陈恭锡二女婿。(翻拍自《新加坡华人百年史》)

陈恭锡的夫人洪氏,育有三子三女,他们非常注重子女教育,还聘请传道士的夫人 Sophie Blackmore当孩子的英文老师,结果儿女都成材,成为社会杰出人士。

他的二女儿陈德娘(1877-1978)嫁给社会名人,慈善家富豪李俊源(1868-1924)。1927年启用的大坡俊源街(Choon Guan Street)就是纪念他对新加坡的贡献。陈德娘在一战时参与红十字会工作,1918年获得英国王室颁授MBE员佐勋章,是新加坡女子第一人获得这荣誉。同时前往伦敦获得英王乔治五世及玛丽王后亲自接见,可说是难得的殊荣。第二位新加坡妇女在1950年获得英国王室颁授OBE官佐勋章的,是蔡杨素梅(Mrs Elizabeth Choy,1910-2006)

陈恭锡二女儿陈德娘。(翻拍自《新加坡华人百年史》)

陈德娘活跃于社会工作,是社会闻人,也是新加坡华人妇女协会的创办人,保良局的名誉赞助,新加坡华人女子学校(SCGS)校董。1924年2月,新加坡第一所游乐园“欢乐园”(Happy Valley)开幕典礼,就是主人林德金邀请她为典礼的主持嘉宾。

陈恭锡的次子陈祯气(Tan Cheng Kee,1875-1939)是一名出色商人,他是爱德华七世医学院的理事会理事,荣获封赐太平绅士。1909年他购得在美芝路的新娱乐戏院(Alhambra Theatre),后来又购入隔邻的曼舞罗戏院(Marlborough Theatre)等几家戏院。马来西亚建国元勋陈祯禄(1883-1960)是他的堂弟。

陈恭锡晚年健康欠佳,由于患上肾脏病,他不得不提早退休,在樟宜的别墅休养。后来搬回去密驼路寓所,在那里去世。

陈恭锡的后人婚姻

陈恭锡的后人有一段亲上加亲的良缘。女婿李俊源把他和原配所生的二女儿李宝珠,许配给岳父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孙子陈纯庆(Tan Soon Keng)。盛大的婚礼于1916年12月在丹戎加东豪宅举行,当时的总督、中国驻新加坡代领事都亲临祝贺,一时成为佳话。

李俊源另外一个女儿李宝娘(Lee Poh Neo)是陈恭锡的外孙女,嫁给林义顺(1879-1936)的二儿子林忠邦(1904-1956)。义顺区忠邦城的前身忠邦村(西山村),便是以林忠邦命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